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吕锡民:俄罗斯向亚洲扩大能源出口

人气: 1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4日讯】2014年5月21日,历时二十年的中俄天然气谈判取得重大突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上海共同签属《中俄东线天然气合作项目备忘录》,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亦签订《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

依据双方商定,从2018年起,俄罗斯藉由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开始向中国供气,输气量将逐年增加,最终达到380亿立方公尺。在中俄东线管道天然气合作的同时,中俄天然气西线管道也将在未来的30年内每年向中国出口300亿立方公尺天然气。

根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内部资料显示,在中俄天然气东线、西线正式完成以后,该公司在2020年可望每年向中国输出680亿立方公尺的天然气。届时,俄罗斯供应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17%,中国取代德国成为俄罗斯最大天然气客户,俄罗斯陆上供气从欧洲扩大至亚太地区。

俄罗斯作为全球第二大天然气输出国,长期以来严重倚赖欧洲市场,近年来,由于北美页岩气的增长,以及乌克兰的紧张局势,使欧洲此一传统市场的不确定性增加。与此同时,中国作为潜力巨大的洁净能源市场,对天然气的需求却非常旺盛。藉由此次中俄天然气交易成功,世界上最大能源消费国之一的中国找到新的洁净能源供给源,俄罗斯也从欧洲转向其他能源供给渠道之际打开新的出口市场。

过去几十年,俄罗斯80%的石油和超过80%的天然气出口市场在欧洲,过度依赖欧洲市场对能源产品的消费需求,存在单一市场本身重大风险和缺陷。在亚洲地区,俄罗斯于整个90年代几乎完全失去政治和经济吸引力。如今在石油和天然气日渐短缺的时代,东亚能源高需求国家需要加强与能源出口国的密切合作关系,丰富的能源资源使俄罗斯的影响力重返东亚。俄罗斯向亚洲扩大能源出口市场,除了能够得到稳固经济收益之外,并且在全球地缘政治上具有平衡战略的重大意义。

回顾历史,在苏联政体瓦解之后,俄罗斯藉由国内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当作与西方社会的谈判筹码,企图在国际政经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基本上,俄罗斯对外政策已从当年苏联解体的向西方一面倒态势转为现今的欧亚双向政策。一方面与欧盟结为能源贸易伙伴关系,另一方面也积极加入许多亚洲合作组织,希望透过欧亚地区的经济影响力,重振俄罗斯在全球的大国声威。

当石油和天然气通过管道运输时,油气管道政治随之产生。在油气市场的垂直供应链条下,为实现自身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生产国、过境国与消费国展开竞争。欧洲、中亚—里海和亚洲是俄罗斯油气管道布局的三大地区。就市场角色而言,俄罗斯不仅是欧洲能源市场上的重要生产国,同时也是中亚—里海能源出口的关键过境国,以及向亚洲能源市场积极挺进的新兴出口国。这些在地区能源市场上的不同角色决定着俄罗斯在管道政治中结构性权力的多样性。

但是,“页岩油气革命”和“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在欧洲市场上的传统能源地位造成冲击,非常规油气发展为寻求能源进口来源多元化的欧洲带来更多的选择。美国原油出口解禁后,首批低硫轻质页岩原油于2016年1月运抵欧洲,同时来自北美、中东和北非的液化气也逐步替代俄罗斯管道气。因此,欧洲在能源对外依赖度上相对降低对俄罗斯的进口依赖。

毋庸置疑,随着欧洲能源市场上的主导地位逐渐从卖方转向买方,俄欧竞争力因此出现此消彼长。尤其是在“乌克兰危机”后,乌克兰正式与欧盟签订《乌欧联系国协定》,让欧盟与乌克兰之间产生更紧密的政治经济联系,这意味着欧盟在对俄罗斯能源关系上,将获得更大的议价权力,而俄罗斯的传统能源武器效力必将因之减弱。

长期以来,俄罗斯在全球能源生产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俄罗斯曾是全球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及最大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然而,由于美国页岩油气的冲击,俄罗斯目前已退居为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在欧洲和亚洲能源供应体系中,俄罗斯对欧洲石油出口比重不断下降,但对东北亚石油出口比重却大幅上升,这意味着俄罗斯石油出口市场多元化程度的逐步增加。

与石油不同,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仍占据卖方垄断地位,但在亚洲天然气市场上,俄罗斯仅是新兴出口国且主要集中于液化气出口。显然,俄罗斯目前天然气出口的多元化程度仍十分有限。尽管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供给冲击,导致俄罗斯在全球能源生产体系中地位的下降,但是通过垄断欧洲天然气市场和加强油气出口市场的多元化,例如,中俄东西线天然气管道兴建计划的签订,俄罗斯在欧洲和亚洲能源供应体系中仍据有重要一席之地。

结论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成功,非常规油气的迅猛发展引发全球能源市场的深刻变革,极大削弱俄罗斯的传统油气出口国市场地位。另外,“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在欧洲或中亚—里海的生产体系或管道政治竞争中,俄罗斯的能源结构性地位均遭受不同程度的削弱。因此,亚洲成为俄罗斯能源管道政治结构中唯一的增量区域,以能源为核心加强与该地区进口国的合作,无疑是俄罗斯走出欧洲地缘政治困境的重要出路。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6-09-14 5: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