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废墟的现场有巨型吊臂和铁工,他们告诉我们切割哪里我们才去切割,避免造成更多的塌陷,然后再用吊臂把东西吊开。
因为我们是外州来的,所以还比较清醒,我们也有防护措施。但是纽约的消防员没人在乎这些,他们已经迟钝了,只是忙着救援,像机器一样干着事,他们看起来都像行尸走肉,只想履行自己的职责,把自己的兄弟挖出来。
有一个晚上,我们看到一个纽约消防员在用电锯切割钢筋,飞溅的火星把他的裤子点燃了,他还蹲在那里没有反应,我们呼喊著“兄弟,嘿!兄弟!你的裤子着火了!”。然后他“哦”了一声,才转过头看到,拍了几下灭火,然后继续像机械一样切割钢筋。
这就是我们在这的原因,支援他们,我们知道他们需要帮助。但是我们刚来的时候,他们并不在乎,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搞定,这是他们的事 。但是后来发现,纽约虽然拥有世界上别庞大的消防队,但却没法解决这么大的灾难,他们需要别人的帮助。
人们从世界各地赶来帮助我们,这个国家又团结了起来。纽约的很多民众,放下自己的事,排成长队赶到现场支援,有的给我们早餐,自己做的点心,还有人24小时举著牌子,上面写着“感谢消防员”。
纽约曾经排名是全美最冷漠的城市之一,美国其他地方的人都有一个观念:纽约人都只在乎自己,忙着自己的事。但是经历了911我们改变了这个想法,人们互相帮助,那之后纽约一跃成为全美最友好的城市。(梁辰/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