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甘肃官员遭处理 杨改兰们会走出绝境吗?

8月26日,甘肃省康乐县28岁的农妇杨改兰用斧头砍杀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一周后,杨改兰丈夫料理完家人后事,随即也服下农药告别人世。这起发生在中国贫困农村的人伦惨剧,震惊了中国社会,引发争论。(网路图片)
人气: 50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8月26日发生的“杨改兰一家六口因穷困自杀案”,引发舆论风暴,多方评论《盛世中的蝼蚁》并指责政府失职。9月16日,甘肃康乐县政府新闻办通报,称相关人员负有不可推卸责任,康乐县政府副县长马永忠等6人被处分。但有评论质疑,这些官员被处罚后,中国就不会再出现杨改兰了吗?

8月26日,甘肃省康乐县28岁的农妇杨改兰用斧头砍杀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一周后,杨改兰丈夫料理完家人后事,随即也服下农药告别人世。这起发生在中国贫困农村的人伦惨剧,震惊了中国社会,在中国社会引发争论。

9月16日,甘肃康乐县政府新闻办通报称,鉴于这起特大案造成影响,相关方面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州县纪委和监察部门对相关人员提出了处理意见,对县、 镇、村三级工作失职责任人员实施问责,即分别对县政府副县长马永忠、景古镇书记白仲明、镇长吕强、副镇长陈广健、阿姑山村支书李进军、村委会主任魏公辉6人给予不同程度的处分。

杨改兰是极端特例?

甘肃发生的这起灭门惨案,所引发的悲哀、愤怒、痛心、疑惑、不解,猛烈地冲击着人们。人们在问,杨改兰为何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告别人间?她是一个极端特例吗?

近日网络盛传一篇是网络作家格隆撰写的一篇针对杨改兰一家六口自杀的文章《盛世中的蝼蚁》。文章质问官方吹嘘的所谓盛世:“如果没有杨改兰令人窒息的‘自我灭门’,谁会相信我们这个‘盛世’下有这样惨绝人寰的生态与人群?”文章在大陆媒体上目前已被删除。

迫于舆论的拷问,当地政府迅速站出来,急着撇清自己与这起灭门惨剧没有关系。而官媒《环球时报》随即发表单仁平的评论文章《杨改兰事件令人悲伤,煽情何其简单》,称杨改兰事件是一个个案,更是一个极端特例,她个人对此负有很大责任,在道德上应被谴责;并辩称中国是最近几十年全世界扶贫最成功的国家,虽然仍然存在一些漏洞;这么大的国家,工作成就只能是相对的,有疏漏则是绝对的。

对此自由亚洲刊登的评论《杨改兰何以走入绝境?》称,《环球时报》的回应非常冷血。文章表示,“官媒的这种谴责是站在当权者一边,没有一点人性;这样的悲剧完全是政府的腐败所造成的,真正需要扶贫的却得不到;好大喜功的政府到处撒钱,就是没钱关心一下穷苦底层人民;生活在自己土地的人民因为贫困采取极端方式,说一句‘国家大难免有漏洞’来解释似乎太过粉饰;谁愿意在幸福的生活中杀掉自己的孩子,单先生,您会这么做吗?是什么样的生活逼得人活不下去了,难道我们就不该深思吗?”

文章认为,在中国农村许多地方充满了荒诞、不公与腐败,杨改兰绝非个例,并称政府应对杨改兰惨案负责。

据大陆媒体此前曝光,杨改兰的家庭低保名额被取消后,分给了该村村书记的亲哥哥和侄子等人。

美国之音在《时事大家谈》节目中探讨“杨改兰: 盛世蝼蚁还是个体悲情?”中,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说,这不仅是一个家庭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在所谓的“盛世”中出现这样的事情是中共政府的耻辱。这反映出了中国福利制度和救助机制的僵化,以及对人性的漠视。一方面杨改兰这样的贫困家庭拿不到低保,而另一方面有很多根本不是贫困的家庭却获取低保补贴,社会的不公正制度非常普遍。

你的奢华 我的赤贫

署名蔡慎坤的评论文章《你的奢华 我的赤贫》中写道:在中国,像杨改兰这样的赤贫家庭,绝不是孤例。1985年,中国设定的扶贫线是人均年收入200元(人民币,下同),2009年这一标准提高为1196元,2012年又提高到2300元,26年来这个扶贫标准提高了11倍。

而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财政收入增长了103倍,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GDP增长了93.41倍,从1985年到2010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了814倍。而这个扶贫标准只提高了11倍!

文章表示,一边是奢华的中国,政府打造美仑美奂的形象工程:旗袍美女载歌载舞的夹道欢迎和精细服务;五彩焰火以及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壮丽画面;对外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大量援助。而另一方面对于自己这块土地上存在的赤贫现象,并没有真正下足功夫去消除。

时事评论员袁斌撰文《谁来关心仍在贫困中挣扎的杨改兰们?》中列举了多项中共的面子工程:奥运花了8,000亿,世博花了6,000亿,大运花了3,000亿,买美国国债花了4,000亿;支援非洲600亿美元,免去辛巴威到期债务4,000万美元,给委内瑞拉250亿美元,给厄瓜多尔75亿美元,给巴基斯坦460亿美元,给俄罗斯318亿美元,给巴西530亿美元,给缅甸200亿美元⋯⋯军费花了6,000亿,干部病房疗养花了6,000亿,G20花了2,000亿⋯⋯

他表示,如果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把纳税人的血汗大把大把的花费在打造虚荣的面子上,而是花费在改变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现状上,它的里子怎会如此令人震惊心酸?杨改兰一家6口又怎会因为贫困而自杀?

责任追究可以拯救杨改兰们?

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发表处理6名官员的通稿中称,这一事件暴露出工作中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教训是深刻的。该声明中还说,矛盾纠纷排查调处不主动不及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调处化解矛盾不主动不及时等。

英国BBC中文网9月16日发表评论文章《杨改兰案件:从官员处理到盛世蝼蚁现象》表示,当地官员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是有责任的,但关键是,处理几个官员是否就能解决中国低保和扶贫工作存在的广泛制度问题,以及对农村女性的心理关怀等?

“杨改兰事件是否还会在其它地区重复上演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有点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9-17 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