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导演赵德胤:用电影撕开时代伤痕的一角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报导)台湾导演赵德胤携带他最新拍摄的故事片《再见瓦城》出席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并在北美首映。这是该片继威尼斯电影节全球首映之后的又一次登上艺术展台。这位台籍缅甸华人青年导演,在短短6年时间里,克服资金缺乏、时间紧迫、人员不足的困难,完成故乡三部曲(《归来的人》、《穷人、榴梿、麻药、偷渡客》、《冰毒》)等影片的拍摄,并登上国际舞台。

赵德胤的电影讲述缅甸社会底层华人生活的故事。他用冷静而直白的视角,直面贫穷、苦难和罪恶。用写实的手法、平静的格调,展现社会环境和专制对个体命运的扭曲、人性的压抑和不公。揭示全球化大时代背景下,个人命运与现实抗衡的无奈和挣扎。赵德胤用电影把时代的伤痕撕开一角,让观众去感受主人翁的命运和气息,并从中找到自己不同程度的人生体验。

台湾成就导演梦

今年34岁的赵德胤出生于缅甸腊戌,曾祖父,祖父祖母、父母都是从云南来到缅甸。16岁时,赵德胤以优异成绩考取台湾海外招生联考。在当地,办一本护照的钱够建一栋房子。他的大姐把在泰国打工5年挣的钱资助他去台湾。他说自己是个很幸运的人:“能来台湾,就如同中乐透(彩票)一样。”那时他的梦想是挣钱还清债务,回家乡建一栋房子。

在台湾,赵德胤的命运发生急转弯,事事都变得顺起来。虽然也有奋斗的艰辛,但总是遇贵人相助。2006年,他的毕业短片《白鸽》被教授拿去参展,入围斧山影展,参加近30个影展。他不仅获得台湾和国外的补助金,版权也卖得相当可观。奖金不但解决经济问题,也增加了他对电影的自信。于是他有了追求电影艺术的梦想。他曾报考电影学院,但因为经济原因只好放弃。

2009年,赵德胤参加由导演侯孝贤主办的金马电影学院首届学员,拍摄了《华新街记事》短片。2011年,他的首部剧情长片《归来的人》入围了釜山影展、鹿特丹金虎奖竞赛等20几个影展。接着又拍了《穷人、榴梿、麻药、偷渡客》,《冰毒》《再见瓦城》

“来台湾是我一生做的一件最正确的事。”赵德胤说,“台湾的民主、自由是艺术发展的最好土壤。台湾成就了我。”

环境的差异激发创作动机

在台湾的生活,让赵德胤看到了一个与缅甸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台湾是一个自由、民主、文化繁荣、物质丰富的社会;而缅甸是一个专制统治、贫穷落后的社会。在缅甸能看到图书是件很难得的事。而在台湾,上图书馆免费,图书随手可得,他如同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宝藏。

在台湾,赵德胤看到那些同龄人都在忙于追求个人的价值;他们生长在物质丰裕的环境里。而他却承载着家庭的使命和责任,要挣钱养家糊口。“来台湾念书、工作、选职业、选专业,一直到后来的拍电影,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挣钱,养家糊口。”他做过工地工人、餐厅厨师、平面摄影师、平面设计师、广告导演等。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就还清家庭的债务,并履行承若,为家人建了一栋房子。那一年他才22岁。

“台湾和缅甸相差太大了。”这种巨大的反差,冲击着他的心灵。

赵德胤从未想过当导演,因缘际会,是命运把他推到这一步。那些短片频繁的获奖让他也看到电影的价值:不仅获得一个挣钱的途径,也可以用电影讲故事。他“有话要说”。当生活问题解决以后,他开始构筑梦想。他要电影来描述他所看到的世界,用电影来表达他心中的信仰、价值观。

用电影说话

《归来的人》描述的是一位自台湾工地打工十几年后,回到故乡缅北腊戊,对故乡的疏离和归去两难的内心挣扎, 展现与故乡久别重逢后,时过境迁的尴尬及对生存条件思考。

《穷人、榴梿、麻药、偷渡客》诉说缅甸工人理想与严酷现实的剧烈冲突,对生存困境无奈、无助及等 待后的反抗。

《冰毒》描述一位摩托车伕与一位被人贩子卖到四川的年轻女人在经济压力下的短暂爱情。

《再见瓦城》讲述一对生活在缅甸乡下的华人,为了改善改 善生存条件,偷渡到泰国打工的凄美爱情故事……

赵德胤说,人生其实很复杂,电影很简单,只是把人生的局部浓缩再放大而已。作为新导演,注定会拍他熟悉的生活,故事的原型就是他家乡的父老乡亲朋友。故事虽 然讲的缅甸,但其实是世界性的。农民抛弃原来的生活搬到城市;为了生活,一代人一代人不断的离散。他们背井离乡,在外面做的苦工、餐馆的洗碗工……他们在异乡没有根基,成了永远的外来者。对家乡人来说,只要离开了家乡,就已经是“上等人”了,不可能再回来。加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亲情的疏离和变化,故乡也回不去了。

赵德胤的电影里那些沉闷的吸烟,充满期盼的电话,没有结果的谈话,呈现的是人物的等待、期盼和内心焦虑,与现代都市的繁忙形成鲜明对比。这些画面深刻地记录了主人翁对贫困的无奈和生存的挣扎。

艺术家的情怀

赵德胤有一种同龄人少有的坚韧气质,他说这是来自母亲。他的母亲不识字,但坚持让儿子读书。她曾步行一天一夜去外地卖竹笋,挣钱供儿子上学。在台湾拍电影要有钱,有人,他都没有。他遇到的挑战太多了,但他都走过来了。他说凭的就是“坚强”。

有一次,他好不容易找到投资人和一个演员。可是临出发前2周,投资取消了,演员也走了。但赵德胤坚持拍下来了。他能写、能拍、能剪。上大学的设计专业很多跟电影是相通的,给他帮忙不少。他的电影里那些人物就是他亲人和朋友,他们直接成了演员。他冒着危险去缅甸拍外景,以便节省成本……

一个艺术家表达的 一定是他的信仰、人生观和价值观。赵德胤对人生、社会的关怀毋庸置疑。他的电影与他个人经历分不开,那是他无声的宣泄。《海上皇宫》短片里有一段画外音,这段祷告词或许能窥见导演心灵深处的呐喊:“愿西方世界里,宇宙中存在的,所有生灵万物,远离所有险恶与苦难,远离所有嗔怒与恐惧,远离所有贫穷与饥饿, 愿他们心情平静,得到自由。”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