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向阳妻子向国际求助 狱中秘密信函曝光

人气: 33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被天津当局去年非法抓捕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珊珊,在天津东丽看守所关押期间,冒着巨大危险,亲笔写了一封给国际人权组织的求助信,几经辗转,最近才传到了海外。

李珊珊求助信中,描述了自己和丈夫周向阳所遭受的不公对待及折磨,尤其是丈夫周向阳一直在绝食抗议中共非法抓捕,有生命危险。李珊珊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对他们给予关注,向他们伸出援手。

李珊珊亲笔信,希望国际社会伸出援手。(NTD图片,知情人提供)

附李珊珊的亲笔信,内容如下:

尊敬的国际人权组织负责人:

你们好!我叫李珊珊,是中国大陆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我和丈夫周向阳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天津东丽区看守所,已经近2个月。

2012年4月,在海外人权组织和国际特赦的呼吁和营救下,我丈夫周向阳得以提前从天津滨海监狱(原名天津市港北监狱)获得自由。但天津国安警察并没有放松对我丈夫的监控。

我丈夫获释时,我还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迫于国际人权组织和社会舆论的压力,这段时间,一位特殊的“领导”(略胖,男,50岁左右,2次找我谈话,了解我的家庭背景和思想动态),通过谈话得知此人是公安部的,曾在政法委工作,专门研究法轮功学员,并被派往海外研究监控法轮功学员,他告诉我,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庭基本情况,家庭收入、存款,他们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他与我交谈时,言语间愤恨地说:“李珊珊,你家这点破事儿,谁跟你们沾边谁倒霉,你们就像瘟疫一样散毒……”

2013年6月,石家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解体,却以我表现不好为由继续将我与吸毒人员关押在一起,期间以恐吓抓捕我丈夫和家人为手段,对我进行心理暗示。直到2013年11月8日,在家人强烈抗议下,我获释,当天去劳教所门口接我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录了像。

我跟丈夫回天津后(因丈夫身份证户口是天津户口,我夫妇二人打算在天津生活),11月15日,石家庄国安警察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至少30人被抓被非法抄家,其中很多都是当时被劳教所警察录了像的。

回天津一周时间内,有大港区警察对我丈夫进行跟踪、监控,经核查,跟踪车辆中至少有4辆车是套牌黑车,考虑到这种恐怖手段,我们不得不搬家。

两个月后,也就是2014年初,我唐山老家的父母跟我说社区居委会的人多次到家里骚扰,打听我的消息,家人不能安定生活。

2014年5月左右,我与丈夫都有了自己的工作,生活日趋好转,这时又有大港(滨海监狱所在地)警察打听我丈夫的情况,寻找我夫妇二人。

2014年9月份,我丈夫打工的公司“天津永和迅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突然要收员工身份证明,警察又进行骚扰。

2014 年11月份开始,东丽区刑警七大队警察兼派出所利用各种手段跟踪我夫妇二人,派人盯我家车牌号(车是我父亲方便我夫妇二人回家探亲和工作买的,车牌号也是唐山地区的)。甚至找到我们租房的房东核查身份,为了不给房东添麻烦,我们不得不再次搬家。搬家当天,租房社区暗中盯梢地不停打探我二人消息,我们搬家后很长时间,警察多次在我工作时间发骚扰简讯,试图套出我的工作单位和我家住址。

2014年12月下旬,有便衣3人直接闯入我工作单位“天津港驰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办公室,以检查水质为名义对我公司办公室非法查看。经核实,我所在公司整个大楼没有安排检查水质的,物业管理也说从未检查过什么水质。

一周内,公司老板发现有人私自进入办公室乱翻,并对公司电脑和电话进行了监听、监控处理,同时毁坏了我平时阅读的电子书,我工作的QQ也被盗用,有“网路血魔”的QQ号变换方式(对我)进行骚扰,同时盗取我电脑桌面工作文件,导致经常性大量内存被占用,耽误我公司业务沟通、往来,导致电脑无法正常工作;公司座机被监听,多家业务合作伙伴埋怨我公司电话要求更换,无奈换上新电话和新的电脑数据机,第二天网警再次植入病毒,对电脑恶意攻击,电话线路被切断,响铃拿起后无声音,反复3次方能正常接听,故障反而更加严重。(证人:公司现场负责人张泽文,业务刘琼)

2015年2月22日大年初四,我夫妇二人开车回老家拜年。回天津的高速路上,明显感到车体异常晃动并伴有异常响声。几天后我丈夫去4S店对汽车进行保养,发现车底盘被吸附一个“T15600锐眼远 程监听监控”装置。(证人:唐山丰润区八里庄庞大奇瑞汽车4S店,我的父亲李金明),此装置在3月2日抄我家时确认是东丽区刑警七大队警察安放。同时我们怀疑,刹车部位是否做过手脚,这是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

2015年3月2日早晨7:30左右,我刚打开门准备去上班,猛地闯进20多人,身着便衣扛着两台录像机。他们把我丈夫蒙上头,鞋也没给他穿上,眼镜也没带,气势汹汹将他绑架走,随后绑架我并进行抄家,从客厅、两间卧室,细小的角落也不放过,拿走了我们刚买的DVD、新手机、我丈夫和我的笔记本电脑、网卡、U盘,并扣了包括房租在内的1万元现金、银行卡;他们找到偷偷安在我家车底 盘底下的“T15600锐眼远程监听监控”后,叫来那个安装监控的警察,使了个眼色,把它拿走了。(注:我们发现此监控器后,将其从各个角度拍照,包括购买型号,条形码等,储存在笔记本电脑内,电脑被抄了)

以上内容均属实,望国际人权组织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给予重视,中国政府在 2012年“十八大” 以后出台了《人权保障法》,但从实际执行方面,有空喊口号毫不作为的情况,作为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这种被长期跟踪、骚扰、迫害,体现了中国政府对于“保障人权”政策的冠冕堂皇,形式上口头上宣言,表现给国际社会看,实质并无改观,下面的内容是我目前的亲身经历:

我和丈夫于3月2日晚上7:00左右先后被投入东丽区看守所。由于多次遭遇绑架迫害,我提前要求办案警察拿些衣物和钱,办案警察无视我的要求,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时间里,没有卫生纸、卫生巾、衣服无法换洗;提讯我时我抗议基本权利不能得到保障时,警察表现为嘲讽和无视。我写的如何处理扣押我家现金和信用卡的委托也被故意拖延,因委托上提到请律师情况,办案警察刘阳等推脱说我家电话打不通。随后又有警察试探我与家人日常联系频率,依然故意拖延我家属的知情权,这种行为是在钻法律的空子,故意切断律师在最佳时间为当事人争取权利的途径。

37天后我和丈夫被非法下了逮捕令,检察院一工作人员4月7日对我进行提讯时,基本不容我说话,审讯草草的总共不到20分钟。他带着一股愤恨情绪,说我反政府,我每次想说话都被压回去,他说不听我给他洗脑,但事实上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他就主观上开始拒绝沟通。我提出他工作态度带主观情绪后他更火了,扬言要判我5年,咱们法庭上见,看你们结果如何等等。

检察院预审张德建等二人提讯我时,我要求与看守所驻所检察官沟通,驻所检察官也没有对我的情况约见。

在我目前被关押的女号124监室,目前还在做奴工产品,一种手工粘制的小型塑料花朵,颜色各异,据说用于出口。不光是女号,全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包括男号都要做这种廉价的手工劳动。(每个监室约20人左右,共24个监室。)交活交得多的监室,看守所民警奖励吸烟、放大风(就是能在监室外空场上晾晾被褥,多晒晒太阳)

这里的日用品和食品一般要高于当地市场零售价格,特别是利润高的代购食品,甚至超出其实际价格好几倍。

我所在的124监室,有在押人员被关拘,受惩罚(使用酷刑)情况,一个黑龙江佳木斯女孩因与同室人员吵架被带刑具手镣脚镣,看管民警没有采用“沟通教育感化”的方式化解该在押人员之间的矛盾,导致其情绪不稳再次与其他人发生矛盾,看守所所长继续使用酷刑(双手双脚伸开呈“大”字形躺在地上,四肢锚上铁链,除上厕所外, 无法改变姿势),还要我全监室在押人员连坐,每天派2个人照管,24小时换休。

劳教所解体后,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有增无减,手段更加隐蔽,采取的方式。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目前我的丈夫周向阳还在绝食抗议对我夫妇二人的非法抓捕。看守所不允许我夫妇接触,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说我俩“结伙作案”。我希望这封信能够对我的律师起到帮助作用,同时我(声明)所揭露的都是事实。

由于完全与外界隔绝,我万般无奈,恳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关注我丈夫情况,关注他的生命安危。麻烦我的律师将此信代转给大纪元,我请求关注我丈夫生命安危,万分感谢!

周向阳妻子:李珊珊

2015年4月15日于东丽看守所124室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9-20 7: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