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绝“党的领导” 郎平成功启示录

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决赛中击败塞尔维亚,睽违12年再夺金,主教练郎平再度成为大功臣。有分析指,郎平摆脱中共“举国体制”的束缚,破除党领导一切的规则,是中国女排取胜的关键。(Getty images)

人气: 105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史轩之综合报导)郎平带领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中夺金,她的成功再度引人关注。有分析认为,郎平破除党领导一切的规则,是中国女排取胜的关键。诸多经验表明,没有中共党组织的束缚,企业、政府运作会更有效,中国会更好。

前奥运女排冠军郎平1980年代退役后,远赴美国学习,2005年受邀出任美国女排主教练,2008年北京奥运带领美国女排战胜了中国队,她因此被中国人视为“叛徒”。

从国家明星级运动员到“叛徒”,再重新登上英雄之位,郎平于2016年8月29日对《南华早报》说,她并不在乎这些标签,她所做的只是出于自己的专业。

“我并不介意,人们有权拥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喜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有我的专业,而我的专业就是排球。”

2013年,郎平应邀回国带领中国女排国家队,条件是当局不干预球队的管理。短短两年多,郎平将中国女排从亚锦赛第4名的谷底,带到2014年世锦赛亚军、2015年世界杯冠军和2016年奥运冠军的巅峰。

网友“雷歌”详细分析了郎平成功的原因,这篇题为“郎平:一个‘叛徒’的回归之路”的文章在网路上热传。

嫌官场肮脏 拒绝当官──首次对体制说不

文章称,国内的体育名人很多,但基本都是举国体制的产物,只有郎平,虽然也成名于体制,但成名之后却主动摆脱体制的荫庇,走上一条自我救赎的奋斗之路。文章接着回顾了郎平为何摆脱体制的桎梏以及她为此经历的颠簸人生。

文章说,1986年,夺得女排大满贯后的郎平,带着一身的伤病退役。有关部门给她安排了一个副厅级的北京体委副主任职位,但她对做官毫无兴趣。她后来在自传中坦承,自己不愿做官,完全是因为受了刺激。

据其自传所述,在湖南郴州排球基地集训时,是那种透风的竹棚子,条件很差。有一天基地主任叫郎平一起去一趟国家经委,去了才知道,这个基地主任是向国家经委要钱,郎平也不得不帮着说话,或许是她的大名起了作用,很快就拨了钱。但后来郎平才知道,这笔款到位后并没有马上用来建设训练基地,有人把这一情况告到纪检委,还提到是郎平去要的钱。

体委查下来,要郎平写检查,还严厉斥责她“当了世界冠军,就不知天高地厚,到处要钱”!

郎平觉得很委屈,称是队里领导安排她去的,钱要回来了用在什么地方,她根本不知道,可领队矢口否认是他让郎平去的,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郎平在自传中说:“这个事件的阴影在我心里好像再也抹不去。有些人是这样当官的,当了官还得顺着别人说话,不管这是不是你的思想,上面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

郎平觉得官场太肮脏,从此发誓决不做官。当时,退役球员出路很少,她又自绝于体制安排的官位,因此只好自谋出路。

摆脱体制桎梏 历尽坎坷成为独立强大的个人

1987年4月,郎平离开北京,到美国后,因为拿的是公派自费的签证,所以不能工作,没有经济来源。

由于不想依靠别人,郎平去美国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的大学学习体育管理,边做校排球队助教边读书,没有工资,只免学费。

为了独立自给,那年夏天她在十个夏令营做教练,教孩子们打排球。来参加夏令营的孩子,纯粹是为了玩,她需要从早到晚陪着、哄着他们。

为了省钱,她自制三明治,作为上学时的午餐,一周的午餐费只花五、六美元,吃到后来见到三明治就想吐。

期间,她还应聘到意大利甲A俱乐部去打职业联赛,带着伤痛上场。有一阵软骨碎片就在关节里跑,又卡在了骨缝里,导致剧痛,刺激骨膜出水,四周都是积液。比赛前,郎平先让医生把积液抽出来,打完比赛再抽。

郎平说:“没办法,多痛苦、多麻烦,我也得坚持。你拿人家的钱,干不了也得干,我真是卖命地打。”

1995年,中国女排陷入低谷,经袁伟民力邀,郎平回国做了中国女排主教练。执教仅一年,郎平就带领女排摘得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银牌,又在1997年亚锦赛和1998年亚运会夺冠,同年在世锦赛获得亚军。1999年郎平因为身体原因辞去中国队主教练。也有文章称,郎平当年离开时被某个有“资历”的人挤走。

1999年,郎平远赴意大利执教,率意大利摩德纳女子排球队在2000年获意大利女排联赛冠军、2001年夺得欧洲女排冠军联赛冠军、2002年再夺得意大利联赛和杯赛双料冠军﹔2002年~2003年赛季开始,郎平转而执教意大利诺瓦腊俱乐部,率领诺瓦腊女排夺得意大利超级杯和2004年意大利联赛冠军。

2005年初郎平开始担任美国女排主教练。2007年女排世界杯,郎平执教的美国队以9胜2负的成绩获得世界杯季军,拿到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2008年北京奥运上,美国女排在小组赛中以3:2的比分击败中国队,并以小组第二的成绩进入决赛阶段比赛,并在最后的决赛中勇夺亚军。这是美国女排自1992年的银牌之后首次获得奥运奖牌。

因为美国女排在郎平的带领下打败了中国队,一些中国球迷恶毒的骂她是“祖国的叛徒”。郎平无奈的说:“我是一名职业教练,执教美国队只是一份职业,并不是为了击败中国。”

或许因为这些传言的压力,几个月后的11月25日,郎平正式宣布不再担任美国女排主帅。

二度执教女排 坚拒“党的领导”──再对体制说不

2012年,中国女排在伦敦奥运遭遇滑铁卢陷入低谷,次年新任的排管中心领导再次盯上了郎平,比三顾茅庐还要虔诚,主管领导多次南下广州力邀郎平执掌中国女排帅印。

2013年,郎平二度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近日,有大陆媒体人在微信爆料了当时的内幕。

爆料说,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提前半年就与郎平谈话,动员她服从大局,但被她拒绝。

当年中国女排主教练是公开竞聘。竞聘日下午3点就要开竞聘会。但直到当天上午11点,体育总局与郎平仍在谈判,郎平对体育总局所提要求仍一步不让。

郎平提出自己的条件,包括球队一切由她说了算,总局不能派人包括党支书;总局只能提供经费、场地、协调队员入队;她还声明不参加竞聘,否则就走人。

体育总局被逼无奈,最终作出让步,答应了郎平的条件,那场“竞聘会”也被迫取消。

《郎平:一个“叛徒”的回归之路》一文称,从郎平当时再三推辞,迟迟不应的心态看,她对执教中国女排充满疑虑。联想到1999年她坚决辞职那一幕,不难想见,她对中国体坛的体制性弊端应有切肤之痛。在国外执教这么多年,对比十分明显。在旧的体制框架下,处处都是掣肘,郎平有心无力,知道自己很难突破。

事后郎平透露,当年排管中心的承诺包括,她对女排选人用人的绝对话语权、搭建复合型教练团队、甚至改变国内职业联赛规则等等与现有体制和传统模式差异极大的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排管中心提供人财物方面的支持。正是这些由自己坚持立场换来的承诺,使郎平在中国女排获得了国内教练无法获得的操作空间。

文章说,郎平上任后,大刀阔斧地改组女排队伍,只留下惠若琪、魏秋月、曾春蕾少数几个老队员,而朱婷、袁心玥、张常宁等一批95前后的年轻队员被破格提拔,如最年轻也是个子最高的袁心玥,从国少队连跳三级,直接进入国家队,这在以前很难想像。对新人,郎平悉心培养,又大胆使用,使这批新秀迅速成长为国家女排的绝对主力。

复合教练组也迅速到位,包括各省抽调的多位技术专项教练及从美国聘请的专业队医、康复师、体能教练等等,郎平领衔的教练组及专业支持人员超过15人。带着几个陪打和一个队医就去征战大赛的窘境已成过去。

举国体制下对运动员一直是半军事化管理,个人活动空间很小。女排队员被禁止走出公寓大门。不少运动队,晚上9点之后还要收缴手机等电子产品。郎平则借鉴了美式思维,对女排的管理充满人情味,不让队员在严格的氛围下太过压抑自己。她平时鼓励队员展示个性,在国外比赛后,允许队员逛街购物,整个球队的气氛显得轻松而融洽。这使队员们每到紧要关头,都能迅速调整和调动起来,这种精神面貌的不同常常会决定比赛的走向。

在郎平带领下 中国女排走出低谷

2008年北京奥运失利后,2013年4月郎平执教前,中国女排又接连在大赛中铩羽,输给土耳其、韩国、俄罗斯和泰国队。2010年11月,在日本举行的世界女排锦标赛上,中国女排惨落第10名,这是近30年来在排球三大赛上最差的成绩。

2013年郎平出任主教练后,同年8月,中国女排获得世界女排大奖赛香港站冠军,9月又获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亚军。不过,在同月的亚锦赛中,中国女排半决赛输给泰国和韩国,首度无缘亚锦赛三甲,这是亚锦赛中国女排最差的成绩。

2015年,在中国举行的亚锦赛上,中国女排第13次获亚锦赛金牌,同年,在女排世界杯上,以10胜1负的成绩夺冠,这也是郎平教练生涯中首个世界冠军。

2016年,在女排大奖赛上,中国女排战胜美国队和巴西队,结束了对巴西的“18连败”。在里约奥运4强赛中,中国女排在比赛中输掉首局,第2局又以大比分落后,但最终以3比2淘汰东道主巴西队,进入4强,在决赛中又击败塞尔维亚夺冠。

郎平成功的关键:拒绝“党的领导”

《郎平:一个“叛徒”的回归之路》说,正是凭借全方位的突破,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内,郎平就带中国女排走出亚锦赛第四这样前所未有的谷底,步入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巅峰。

文章还说,郎平不是“祖国的叛徒”,而是“从30年前自觉摆脱体制的笼罩,努力成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个人,到今天回归中国女排,并努力带领女排从僵化的旧体制中突围,郎平给我们展示了一种超越体制的强大力量。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对于中国体坛的意义所在”。

评论指,体育在中国不只是竞技,更是政治。在“举国体制”下,运动员只是官员争取政绩的棋子,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争取金牌。他们必须完全服从体育部门的安排,不能有自己的个性。个性在国家机器内是不和谐的,是异变,将被彻底压碎。

新唐人《今日点击》节目主持人石涛说:“郎平抗争制度的想法是最单纯的,保证她个体的自由,和基本做人的权利。”

评论人士袁斌在大纪元网站刊文说,“郎平第一次对体制说不,开启了她思考方法上的自我排毒,人格上的自我救赎,这是她成长史上至关重要的一次飞跃,这个飞跃让她最终成为了一个全新的独立而强大的个人,没有这个基础她绝对成不了驰骋世界排坛的著名教练。郎平第二次对体制说不,使她得以带领中国女排从僵化的旧体制中成功突围。试想,如果郎平继续沿袭旧体制、老办法,即便她有十八班武艺,会有用武之地吗?会有时隔12年的再度夺冠吗?”

博主慎思在《央视报导女排的尴尬》一文中说,“不知道这次在郎家军的成功能否惊醒梦中人—–举国体制并无益处”,更重要的一点,即便是为夺冠着想,“举国体制也是扼杀团结的杀手,这次(奥运)集体项目集体衰落就是证明—-除了女排,是因为有郎平这样一个出色教练”;郎平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细节说明,集体项目中成员的“精诚合作是多么重要”。

评论人士剑平在新唐人网站发文说:“举国体制并不限于体育,举国体制的病根在于中共一党专政。在中共一党专政下,领导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它不管你什么科学啊、道德啊、人性啊、法律啊,它可以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有评论说,郎平最了不起之处在于,她开启了中国体坛破除“党领导一切”的先例。

石涛表示:“郎平开启了破除党领导一切的迷信,这是她成功的根本。”

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郎平年轻时当中国女排主攻手,写过入党申请书;中年后做中国女排主教练,则拒绝“党的领导”。她的思想变迁,代表着反叛“举国体制”的觉醒的一代。

但评论指出,中共的举国体制是为其独裁政权服务,并非哪一个个体所能改变,要结束举国体制,就必须结束中共一党专制,而要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就必须解体中共,这样才能建立起尊重和符合人性的正常体制。

没有党组织 企业和政府运作更有效

大纪元“解散党组织”系列评论之二《没有党组织中国才会太平》指出,中共党组织违反现代管理规律,没有党组织,企业和政府运作更有效;没有党组织,中国会更好。

文章说,共产党维持自身权力和剥夺民众权利的目的之一,就是保证自己获得最大利益。这就注定了它对人民和社会来说,是一个非生产性的、代价极其昂贵的、反现代管理规律的和反人性的邪党。

中共迫害和奴役人民,又强迫人民供养它。民众辛勤劳动创造的大部分财富,都被强制用于供养共产党。中国人民60多年来供养了世上最庞大最昂贵的一个党的官僚体系。

中共权力渗透到政府经济部门、企事业单位和一切部门,甚至民营企业。它的所谓经营管理具有掠夺性、反人性,且无道德底线,与现代管理讲科学、讲效率、讲代价的方法完全相反。

为说明上述这一点,文章列举了一些实例:中共以公有化的名义,把社会和私人财产变成党控制的国有财产,再将国有财产变成党干部的私有财产。中共长期以低工资剥削职工,改革开放后又用各种买断方式甩掉被榨干血汗的职工。中共一味地追求GDP的生产模式,导致严重的产能过剩和环境污染。中共强夺强卖土地和片面发展房地产,又造成大批农民失地抗争和房地产泡沫化。中共摧毁传统文化和道德良知,导致毒食品、假食品和高价斩人食品泛滥,而党干部却长期享用各种特供和特权。尤其恶劣的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军队、武警、医院等系统参与大规模活摘和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场大屠杀变成牟取暴利的生产流水作业,突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文章表示,几十年来,中国人与中共打交道得到的教训是:除了被剥夺被迫害,就是被欺骗。因此,铲除中共党组织,是回归正常生产规律和政府职能的必由之路。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没有类似中共对政府和企业的渗透和附体,政府和企业都能正常、有效的运转。在中国近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一条规律一直在起作用:党组织这只有形的手在哪里干预得少,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在哪里主宰得多,哪里就发展得快;反之就发展得慢。

文章得出结论:“古今中外的历史表明,没有党组织,中华民族更辉煌,中国社会更和谐;没有党组织,中国才会太平。”#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9-04 5: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