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新闻集团:中共摘取人体器官的现实

人气: 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中共有大量的人体肾脏、肝脏和其它器官可供人挑选。因为成千上万的人被弄到器官移植医院等待屠宰。器官移植业对中共而言是利润丰厚的生意。

明慧网编译澳洲新闻集团News.com.au)九月十九日报道,试想一下:你被绑架了,在没有任何审讯和定罪的情况下,被关在一个小号里长达几个月或几年。在那儿,中共当局用酷刑折磨你,强迫你看诬蔑录像,让你跟中共保持一致的观点。

 法轮功学员成为中共迫害的主要目标

时不时的,你被从污浊的、过度拥挤的牢房拖到另一个房间,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针管就扎到了你的手臂上,然后将你的血尽可能多地灌满一个个小瓶子。然后狱卒命令吸毒犯们用暴力把你按住,获取你的尿样。

你大声呼叫,但没有人理睬你的呼救。他们不给任何解释。这样的事一直在重复发生著。

经过多年的酷刑,你可能侥幸能活着出去。也可能会被秘密杀害。

你更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你还活着的时候,医生从你的身体上摘取器官,一个接着一个的摘取。

中共当局可以说,你失踪了。也可以说你一开始就根本不在那儿。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可能什么也不说。

同时,有钱的富人蜂拥到器官移植医院进行器官移植。他们有大量的人体肾脏、肝脏和其它器官可供挑选。因为成千上万的人被弄到那里等待屠宰。器官移植业对中共而言是利润丰厚的生意。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就是成千上万中国公民的现实,他们一直因器官摘取而被迫接受强制性的医疗检查。

据报告,中共继续在全国的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中犯下侵犯人权的暴行。中共的统治下,没有人是安全的。但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学员们,成为中共迫害的主要目标。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在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将他们谋杀,将他们关进黑监狱。即中共建立的不经起诉或定罪等程序,直接关押公民的一种不受法律约束的劳教所和拘留中心等。

没有禁止活摘器官的法律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对中共批准的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报告进行了系统的研究。

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澳大利亚发言人索菲娅•布莱丝金(Sophia Bryskine)说,“该组织特别关注中国,因为中国不同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在中国,仍然大规模地在国家批准的层面发生著系统性强摘器官行为。

布莱丝金说,没有正式的法律禁止这种行为。事实上,(中共)一九八四年的条款仍然允许将死刑犯作为器官捐献者,尽管该行为违反所有国际准则。

布莱丝金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就此问题向中共施压。

她说:“这就好像在说,我们会逐渐停止杀人──这是不能接受的。中共并没有承认,为了器官一直在杀害良心犯,他们只是说,他们停止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布莱丝金说,很多在押人员甚至没有经过法律程序。中共的法律系统太腐败了。这种状况必须停止。

美国知名伦理学家、纽约大学医学伦理学部创始人及主管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提供了他对中共器官摘取问题的观察。

他说:“在美国或欧洲,你必须先死掉才能成为器官捐献者,而在中国,他们把你弄死。”

数位定居澳洲的中国人对澳洲新闻集团表示,全世界都需要站出来,谴责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以及侵犯人权的暴行。

吸毒犯:打人时不要损害他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刘金涛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可能很难相信,中共正在大规模地摘取器官,因为他以前也有同感。

二零零六年,刘在未经起诉或定罪的情况下,因为信仰被抓捕并被关押了两年多。刘说,他长期被关押在北京的几家看守所和劳教所,遭受酷刑和凌辱。

刘说,他记得当监狱对他和其他被关押者进行健康检查时,他感到很困惑,因为他们根本就视人命如草芥。

“我被放进一个关押吸毒犯的房间,”刘说,“他们打我的时候,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手段──他们把我按倒在地,对着我的后背拳打脚踢。当时一个年老的吸毒犯走进房间,提醒他们打我的时候不要损害我的器官。”

刘很快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像中可能发生的更可怕。

他说:“我听说过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情,尽管我正处于被拘禁和殴打中,但起初我还是认为这种行为太惨烈而难以相信。”

“从感情上讲,我想也许那些叫喊不要弄伤我器官的人只是不想让我死。然后,我的逻辑告诉我,为什么这些人会在乎我的生命呢?”

“他们为什么不说‘不要伤害这个人’,而是‘不要伤害他的器官’。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关心的是我的器官,而不是我这个人。”

但刘说,他是幸运者之一,中共很多政治犯根本不会活着出来。他说,他的一些政治犯朋友们被狱警拉出号房,再也没有回来。

体检是为了看器官是否适合用做移植

法轮功学员张凤英被反复进行强制医疗测试后,以为自己会因为器官而被杀掉。

二零一三年,张因在北京一家市场外派发法轮功传单被抓捕和监禁。她曾被关在数家看守所和劳教所里。在被关押期间,她和其他数百名犯人一起,多次在医疗程序中被检查身体,据称,目的是为了评估他们的器官是否适合用做移植。

张凤英说,她被强迫从她的胳膊和耳垂采血样。她说,她问过医生们,他们为什么采她的血,但他们从来没回答过。

她还被迫提供尿样,做X光检查和心电图。她说,她曾随同大约一百名被拘留者一起被驱赶到一辆面包车处,被强迫接受更多测试。张说,在二零一四年被释放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在外科医生的手术台上死掉。

张凤英在接受强迫性医疗检查之后,她以为自己会因为器官而被杀掉。

被屠杀的法轮功学员数量远超最初的估算

在国际社会施加压力后,二零一四年,中共正式禁止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宣布将改为以自愿捐献为基础的系统。

但据广泛了解,中共继续大规模杀戮无辜民众,目的是将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

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强调了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数量和中国移植基础设施“急剧膨胀”之间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差异”

今年六月发布、由加拿大前政治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以及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写的另一项确凿的报告表明,中国实施的器官移植案例超过政府透露的官方数字十倍以上。

麦塔斯在声明中说:“(共产党)称,每年的合法移植总数约为一万例,但我们只要考查二、三个最大的医院,其移植总数就能轻松地超过中共官方的数字。”

该报告估算,中国的医院每年进行六万至十万例器官移植。

据报道,未经政府公布的数万例器官移植,来源于被杀害的政治犯,他们因信仰或政治理念原因被关押。

报告中说:“我们得出结论,一直以来因器官被屠杀的法轮功学员数量远远超过我们最初的估算。”

“最终结论是,中共为了获得移植所需要的器官,一直在对无辜民众,主要是对法轮功学员,以及维吾尔族、藏族及家庭教会成员进行大规模屠杀。”

作者们断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接受医疗检查,之后他们的检查结果被放进活体器官来源资料库,因此能够迅速做到器官匹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9-20 3: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