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江雪的重量

 作者:文逸飞

南宋 夏圭〈雪堂客话图〉。(公有领域)

    人气: 16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他,一个人,一件蓑衣,独坐在江边。
大雪纷飞,……
没有人,
甚至没有一只飞鸟经过。

柳宗元自小被称为神童,他“精敏绝伦”,二十一岁进士及第,妻子是礼部、兵部郎中杨凭的女儿;二十四岁任秘书省校书郎,三十一岁时,就已是京城的监察御史了。

真是前途无量呀!他又得到了“帝师王叔文”的赏识,被提拔为礼部员外郎,准备大力重用。

不料,这却成了柳宗元一生的致命伤。

柳宗元/ 网路图片
柳宗元(公有领域)

中唐,一个混乱的年代,表面平和的皇朝早已支离破碎,顺宗皇帝全心器重王叔文,盼望解救国家危乱的局面;王叔文兴起一系列除弊革新的措施(史称永贞革新),结果却引起朝臣及藩镇的联合反扑,顺宗退位,王叔文被赐死,革新失败,前后只持续了一百八十多天。

柳宗元因为与王叔文的关系而遭贬谪,他受命前往邵州(今湖南省邵阳市)担任刺史,还没到任,半途就又被贬为永州(今湖南省永州市)司马。就这样直线向深渊堕去,一步一步,远离京城,也远离了仕途的一切希望。

永州,一个不毛之地;柳宗元,一个人人赞誉的奇才,仕途从未受挫,却突然被贬谪到这荒僻的所在,那心中痛苦真是难以言喻。

初到这偏远之地,甚至没有房舍可住,水土不服与内外忧煎,他被病痛所攻占,“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或时寒热,水火互至。”(〈寄许京兆孟容书〉)

他曾想学屈原沉江自绝,却又想起家无子嗣,不能对不起宗族。(〈惩咎赋〉)于是咬紧牙关,苦撑了十年。

元和十年(西元八一五年)正月,柳宗元终于接到诏书回京。他奔波数月,好不容易才回到长安,然而在长安城没待多久,就又再度被贬谪至柳州(今广西省柳州市)。

这一次,他再没有机会回京了。

明 朱瑞〈寒江独钓图〉。(公有领域)

仿佛无止尽的磨难呀!

自幼喜好佛道的柳宗元,这回不再只是论理,他被迫实际修炼自己的心。

柳宗元自放于山水之间,在孤寂中磨砺内心,体悟真理。他的思维更加洞察,他的灵魂开始洗净,他除去了骄傲与浮夸,他的文字如凝澈的雪峰,清峭绝俗。

独立于人间的幸福之外,在风霜中,他写下了传诵千古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荒寂的群山呀,甚至不见一只飞鸟掠过,
大雪堆积,所有的路径都无人再通行;
只剩一只孤单的小船,
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渔翁,
独自在寒冷的江雪中坚持垂钓著。

短短二十个字,勾勒出一片荒芜寒澈的景象:大雪封山,渺无人行,飞鸟绝迹,唯有一只还不肯冻结的小船,和一个不愿屈服的渔翁。

即使迫害如冰霜严酷,即使,众人都选择闪躲,即使所有理想已无法展翼,至少他保有了纯净的自己,最孤绝却坚定的勇气。

雪,还是不停地落,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
渔翁,忽然晃动了那只在冰雪上等待奇迹的竿子。

明 袁尚统〈寒江独钓图〉(公有领域)
明 袁尚统〈寒江独钓图〉(公有领域)

时光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柳宗元逐渐忘记一己之痛,转而悲悯民生所苦。

柳州这个“荒疠”之地,贫民百姓竟然常将自己的子女典当,以换取熬过饥饿的金钱;一旦过期没钱赎回,亲生子女便成了富户终生的奴婢。

困境中的人是否总是没得选择?只能无奈面对家庭破碎,在悲伤中勉强苟活着?

柳宗元改变不了自己的厄运,但他决定去挽救他人。

他以父母官的资源,设法提供贫户工作,让他们能自力将子女赎回;如果家人已死无人能赎的孩子,他便用自己的薪资去将他们买回。许多百姓一家团聚了,骨肉分离的痛苦终于结束;许多孩童重新拥有了未来。他们感恩莫名。

何等宽广仁慈的襟怀,何等无私的照护呀!南方士子都仰慕他投奔前来,寻求指引与帮助;柳宗元没有拒绝,他再次承担起沉重的责任,教导士子们处世为人,提点他们文章,许多士子成为名士,百姓如逢甘霖,尊称他为“柳柳州”。

令人敬仰的柳柳州,就这样在遥远的荒地里过完了一生。

如同风雪中持竿的老翁,他没能为自己钓起什么,却以一己之力顶住了寒风。

就像善良与邪恶之间不能妥协,热情与冰霜之间也不可能妥协。

一位乱世中的君子,究竟需要多少承担?柳宗元始终没能成就少年时的理想,却成就了许多人的未来。

孤舟上的渔翁没有放下竿子;那一望无垠的洁白呀,就像他无法污损的心志!……要想走出常人,就得忍受孤单。

而江雪的重量,早已透露于诗中,那是:

千‧万‧孤‧独@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贾岛对韩愈再三拜谢,两人变成了好朋友;韩愈骑上马,与贾岛一路讨论著诗文回去。一如月下划破寂静的声响,贾岛与韩愈的相逢,也敲开了他人生与仕途的大门。贾岛后来以韩愈为师,并正式还俗参加科举,只可惜内向孤静的性格,使他郁郁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挤、贬谪,与谤议间度过。
  • 离别,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悲伤的,壮年时离别,是一种沉痛的割舍;暮年时离别,是一份对逝者的自伤;然而,离别发生在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却可能于殷殷相送中,寄托了更多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祝福。
  • 盛唐,是帝国领土最为扩张的时期;塞外辽阔的风光,英雄策马的景象,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是每个好男儿心中都有过的梦想。在这个时期也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边塞诗人,他们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鸣,也被人们所广为传唱,而其中最杰出的当推王之涣。
  • 李白应是深具仙根的,据《李太白全集》里记载,他与东岩子在山中养了一千多只珍禽,并能召唤它们;这段时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诗文中具有的“神仙气息”。
  • 孟浩然年长李白十二岁,当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诗人了,而年轻的李白才初出茅庐呢。他们一见如故,时相往来。李白仿佛像见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亲近与登攀;孟浩然的胸怀磊落,恬淡自然,让李白写下了“吾爱孟夫子”的满腹钦仰:
  • 公元七二七年,年轻的李白来到湖北安陆,一脚踏进秀丽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这里有山峦叠翠,花树如仙,甘泉清冽、鸟语低回,……
  • 韩愈因为谏阻唐宪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韩愈贬去潮州(广东)当刺史,限日动身。潮州当时开化较晚,距离京城又遥远,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韩愈仓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却遇到一场大雪,凛冽寒风之中,大雪积累了数尺深,连马儿都无法前行了,前后看不见道路;韩愈困在荒野中,又饥又冷,不禁绝望:“难道我今日要死在此处。”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有人冒着严寒扫雪而来,韩愈又惊又喜,一看竟然是韩湘子。
  • 然而,国境的安宁,四海的升平,是要以战士的风霜与离乡背景做为代价的。那塞外雄伟的风景,背后是刺骨的风沙,与深闺梦里的眼泪。边塞与闺怨,就成了唐诗题裁中互为表里的内容。
  • 爱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东西,偏也是最难以掌控的事物。两情相悦的那一刻是如此欢喜,而当所爱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汉朝就有这样一首诗,它倾诉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爱情后,如何勇敢去面对,并充满尊严地以道义劝勉之。
  • 元宵节,其实也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这一夜灯火通明,没有宵禁,单身男女总在此夜邂逅或相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