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long-legs

书摘:长腿叔叔(6)

作者: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上星期五晚上,我们拉麦芽糖吃,是我们佛格森楼的舍监请所有没回家过节的同学吃糖。我们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乐融融聚在一起。厨房好大,墙上吊挂着一个又一个的铜锅与烧水的茶壶,其中就连最小的烤锅也有洗衣服的锅炉那么大。佛格森楼住了四百个女生。身穿白围裙、头戴白帽的主厨搬出二十二套白围裙和白帽──真不知道他是打那儿弄来的 ──然后我们摇身一变,成了二十二名小厨师。

拉麦芽糖有趣极了,不过样子不太美丽就是了。

麦芽糖终于完成的时候,我们浑身上下、厨房和门把到处黏呼呼的,接着我们排成一列,每个人手中握着大叉子、汤匙或煎锅,鱼贯穿过空荡荡的走廊,来到教师休息室,有五、六位老师打算在那里度过一个宁静的夜晚。我们先对他们唱几首学校的歌,并且请他们吃我们做的点心。他们很有礼貌地接受了,不过还是一脸的怀疑。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吃得津津有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看,叔叔,我的教育很有进展吧!

你难道不觉得我应该当个画家,而不是作家?

假期还剩两天就结束了,我会很高兴看见其他同学返校。我住的塔楼有点寂寞;四百人住的地方只剩下九个人,到处喀哒喀哒响,挺恐怖的。

十一页信纸──可怜的叔叔,你看得一定很累!本来只想给你写一封短短的感谢函,可是一提笔就停不下来。

再见,谢谢你想到我──我觉得好高兴,可惜远方始终有一朵小小的乌云,让我感到不安。二月就要大考了。

爱你的茱蒂

又及:也许说爱你的茱蒂并不恰当?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请见谅。但我总得爱一个人,只有你和李蓓特太太两人可选,所以你看──你只好忍耐一下了,亲爱的叔叔,因为我无法爱她。

 

****

大考前夕

亲爱的长腿叔叔:

你该看看这间大学的女生如何用功苦读才是!我们根本忘了曾经有过假期。这四天以来,我往脑袋瓜里塞了五十七个不规则动词,只希望它们能够在脑袋里待到大考考完的时候。

有些女同学一考完就把教科书卖了,我倒是打算保存每一本书。毕业之后,我会把大学四年所有的课本整整齐齐排在书架上,需要查询任何细节的时候,随时可以翻书找到答案,比拚命记在脑袋瓜里容易又正确多了。

茱莉亚.潘顿今晚过来串门子,足足待了一个钟头。她劈头就聊起家庭,我怎么也无法让她闭上嘴巴。她想知道我母亲的娘家姓什么 ──你听过有人问孤儿院的孩子这么无礼的问题吗?我没勇气说我不知道,只好悲惨地用第一个浮现脑海的名字蒙混过去,那就是蒙哥马利。她马上又问我是麻萨诸塞州的蒙哥马利家族,还是维吉尼亚州的蒙哥马利家族。

她母亲的娘家姓鲁瑟弗,当年坐着平底船来到美国,祖先和亨利八世结过亲家。她父亲那边可以一直回溯到亚当夏娃之前,她家的始祖可能是品种最优秀的一种猴子,毛发纤细滑顺如丝,指甲好长好长。

本来要写一封快活又有趣的信给你,但我实在太困 ──也太害怕了。新鲜人的日子不好过呢。

即将大考的茱蒂

 

星期日

最亲爱的长腿叔叔:

有个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的消息要跟你说,但我不打算劈头就讲;先讲点别的,等你心情好起来再说。

吉露莎.阿波特已经朝作家之路迈进一步了。我写的〈从我的塔楼上〉这首诗,刊登在《月刊》杂志二月号的第一页,对大一新生来说,这是莫大的殊荣。昨天晚上走出礼拜堂的时候,我的英文老师把我拦下,说我那首诗写得很动人,只可惜第六行的韵脚太多了。我会寄一份给你,说不定你喜欢读诗。

我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令人愉快的事──噢,有了!我在学溜冰,现在已经可以四处滑行自如了。我也学会如何拉着绳子从体育馆的屋顶滑下来,而且我能跳过一百一十公分高的杆子,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进步到一百二十公分。

今天早上我们听到一场非常激励人心的布道,讲道的是阿拉巴马主教。他是这么说的:“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会被论断。”大概是说我们最好能够包容别人的过失,不要严词批评他人,害人怀忧丧志,心灰意冷。希望你也听过这句话。

这是入冬以来阳光最灿烂、最令人眩目的一个午后了,枞树上挂满了冰柱,整个世界都被重重的雪压得抬不起头来。──除了我以外,我是被重重的忧伤压得抬不起头来。

现在要讲坏消息了 ──勇敢一点,茱蒂!──非说不可。

你确定心情好一点了吗?我的数学和拉丁文不及格,已经找人加强辅导,下个月参加补考。很对不起让你失望,但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我学到好多好多正规课程以外的东西。我读了十七部小说和几箩筐的诗,都是些非读不可的小说,比方说《浮华世界》、《爱丽丝梦游仙境》,还有爱默森的《散文集》、吉朋的《华特.史考特爵士的一生》、《罗马帝国兴亡史》第一册,和半本的本韦努托.切利尼的《我的一生》。……

所以,叔叔,你看,我这样博览群书是不是比死啃拉丁文来得聪明多了?我要是答应不再考不及格的话,你肯不肯原谅我?

深深忏悔的茱蒂

【本月新闻】

茱蒂学了溜冰、跳杆(腿很难画),还有从绳子上滑下来。她被当了两科,掉了一堆眼泪,但发誓要好好用功!

 

****

亲爱的长腿叔叔:

这封月中的来信是多写的,因为今天晚上我觉得有点寂寞。外面狂风暴雪,大雪猛刮着我住的塔楼。校园的灯都熄了,可是喝了黑咖啡的我怎么也睡不着。

今晚我在房间开晚餐派对,参加的有莎莉、茱莉亚和诺拉.芳登,我们吃了沙丁鱼、杯子蛋糕、沙拉、软糖和咖啡。茱莉亚说她玩得好开心,不过只有莎莉留下来帮我洗盘子。

本来我应该好好利用今晚的时间温习一下拉丁文,但我对学习拉丁文实在兴趣缺缺,这点一点也不用怀疑。

可不可以拜托你暂时假装是我的祖母?莎莉有祖母,茱莉亚和诺拉既有祖母,也有外婆,她们整个晚上都在聊彼此的祖母。我最想要的亲戚就是祖母了,上有祖母该是多么体面的事啊。所以,希望你不反对。昨天我进城的时候,看见一顶缀有紫色缎带的蕾丝帽,式样真是可爱,等你八十三岁生日那天,我要把它送给你当作礼物。

!!!!!!!!!!!!

那是礼拜堂的钟声,敲了十二下,我总算想睡了。晚安,祖母。

 深深爱你的茱蒂

◇(待续)

 

——节录自《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间就迷路了。等我不觉得这么混乱的时候,再描述给你听,到时也会说说我修的课。星期一上午才开学,现在是周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写一封信,我们彼此也好认识认识。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