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才女】憨湘云的唐风晋骨

作者:沉静
    人气: 18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史湘云是贾母的侄孙女、宝玉青梅竹马的玩伴,第二十回才出场。正和宝钗说话的宝玉忽听人说“史大姑娘来了”,抬腿就走。来到贾母屋里,就见湘云在那儿大说大笑呢!与众钗的亮相迥异,竟然没有外貌描写,这个谈笑风生的女孩子,还有“咬舌”的小缺陷。黛玉拈酸打趣:“连个‘二’哥哥也叫不上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

欢声笑语

湘云身世堪怜,“襁褓中父母双亡”, 这位侯门千金不曾娇养,在叔婶家做针线活儿常做到三更半夜,处境比黛玉要难得多。但她从不悲悲戚戚,顾影自怜。黛玉所感受的“风刀霜剑”,她都大大咧咧地跨过,免疫力和抗压能力超强。有点儿阳光雨露,她就能茁壮成长,而且兴致盎然,自得其乐。

清朝改琦绘《湘云醉眠》(公有领域)

湘云的女红水平一流,宝玉身边的丫环够手巧的,但还常烦请湘云帮忙打蝴蝶结子、作鞋、绣扇套呢!她粗中有细,乐于助人。给照顾过她的袭人等丫环带礼物,螃蟹宴时,她不忘叫人给赵姨娘装满两盆子送去,还摆了两桌让佣人们吃。邢岫烟受欺负,她打抱不平。众人忙着给宝玉、宝琴、平儿过生日,唯独湘云想起岫烟,让这个贫寒女子也过个热闹的生日。

来到大观园,湘云如飞出笼的小鸟一样快乐。她是那么活泼可爱,妙趣横生,是走到哪里都能带来欢声笑语的开心果。怪不得宝玉说,诗社少了她,哪有意思?!“枕霞旧友”是湘云在诗社的雅号,她才思敏捷,每次赛诗联句都既快又多,赢得众人激赏,黛玉赞她写得新鲜又有趣儿。

香菱学诗,不敢麻烦宝钗,湘云来了就请教她,热心肠的湘云从杜甫一直讲到李商隐,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没昼没夜的,把宝钗聒噪得受不了,说湘云痴痴癫癫,不像女儿家。宝钗称她是“话口袋子”、“诗疯子”。

霁月光风

这位小时穿男装扮宝玉的云姑娘会毫不客气地打掉宝玉往嘴边送的胭脂,她看不上这些不像男子的毛病。她曾劝宝玉学学应酬世务,不要整日混在女儿堆里,宝玉大为反感,当即翻脸。她并不生气,也不认为是混账话,只是从此不再劝了。虽与宝玉情同手足,意气相投,但她天真无邪,英豪阔大,霁月光风,“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她只是小住来玩而已,闲云野鹤一般,并没有深陷在钗黛争夺宝玉的漩涡里。

不像黛玉那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食人间烟火,也不像宝钗那样世故圆滑、明哲保身。湘云本色纯真,乐天爱群,没什么功利算计,只要投缘,不分贵贱,一视同仁。她的憨直侠义和小鲁莽,难得的糊涂,可喜可爱,反而赢得人心。

曹雪芹采用白描手法侧写、淡写湘云的种种,宛如身边亲友、邻家小妹一般,比照映衬钗黛⋯⋯直到机缘巧合,才浓墨重彩,让这片闲云烧成火霞。

胡服男装

在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中,首先呈现了一幅薛宝琴踏雪寻梅的远景图,接着就详细描述云姑娘与众不同的打扮了。身穿里外有毛的黑灰大褂子,头戴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笑“孙行者来了”,还说她“故意装出个小骚达子来”。

黛玉说她像孙悟空,浑身毛茸茸的。“达子”即“鞑子”,是对带腥膻味的蒙古等北方游牧民族的戏称。对这样的诨号,湘云不仅欣然接受,还笑嘻嘻地给大家瞧她里面的衣服。

只见她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裉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妆缎狐肷褶子,腰里紧紧束著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臂,鹤势螂形。众人也笑着说,她打扮成小子的样儿比女孩装扮更俏丽。

不落溢美之俗套,曹公一句“蜂腰猿臂,鹤势螂形”, 野生鲜活,任你想像。细腰长臂,高个长腿,轻盈矫健。一扫柔糜的脂粉气,英姿飒爽。胡服男装或戎装(骑马郊游打猎的)也是盛唐女子的时尚。湘云热烈奔放、豪迈洒脱的旺盛生命力,颇具唐风。那是端庄矜持的冷美人宝钗和多愁善感的“病西施”黛玉所没有的别样风采和魅力。

赏雪过后,湘云和宝玉悄悄地聚在芦雪庵烧烤鹿肉,众人闻讯都跑来凑热闹,饮酒吃肉的湘云笑驳“叫花子”的嘲弄:“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毫不矫揉造作,旷放不羁,大有魏晋才子的潇洒倜傥。接着即兴联诗,湘云一人独战黛玉、宝钗、宝琴三位高手获胜。

醉眠芍药裀

第六十二回宝玉等人过生日,众姐妹划拳猜枚,饮酒赋诗,十分热闹。席上被罚酒最多是湘云⋯⋯于是有了倾倒无数“红迷”的唯美场景。

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心中反觉自愧。

唐诗中有“醉卧白云闲入梦”,红楼梦里是“憨湘云醉眠芍药裀”。落英缤纷,香梦沉酣,秋波慢启,娇憨妩媚的醉态蕴含着灵秀洒脱,连梦话都那么文采飞扬,(“泉香而酒洌”出自欧阳修《醉翁亭记》,“玉碗盛来琥珀光”是李白《客中行》的名句。)中国古典文学鲜有如此旷达自然、唐风晋骨的贵族少女,青春烂漫的最美时光在此定格。

怡红院夜宴,湘云抽的花签是海棠,题著 “只恐夜深花睡去”。这是苏东坡根据唐明皇称醉酒的杨贵妃似海棠春睡的典故而写的诗句。作者把云姑娘比作有“睡美人”之誉的海棠,再加上少女的纯真憨爽和诗酒风流的名士风度,使“湘云醉卧”成为与“黛玉葬花”、“宝钗扑蝶”相媲美甚至略胜一筹的经典画面。

隔世身影

宝黛梦想着游离于儒家体制之外的诗意人生,最终黛玉泪尽而亡,宝玉跟着一僧一道飘然而去。宝钗得到空壳的婚姻。湘云虽嫁个“才貌仙郎”,但好景不长,“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钗黛代表着儒与道、礼与诗、仕与隐的两极,拥薛派与拥林派之争历来就没消停过。而湘云有儒家的务实,又有道家的潇洒,还兼具佛家的慈悯。她的开朗性格、浪漫情趣和现实能力赢得男女老少的普遍喜爱。

湘云和探春皆有不让须眉的阳刚英爽,但探春是严正的王者威仪,敏锐干练的庙堂之器;而湘云的憨顽率真、豪迈俊逸,则与山野田园最相配。

湘云的“清冷香中抱膝吟”,让我想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的娜塔莎,那个望着星空、抱住膝盖好想用力一跳就飞上天的少女,那个在月夜滑雪橇、跳起欢快的哥萨克舞的迷人精灵⋯⋯

湘云聪慧能干又有趣,还有点像《射雕英雄传》里的俏黄蓉,凭烹饪绝艺“二十四桥明月夜” 为郭靖向洪七公学来“降龙十八掌”。娶这样的女子不会闷而且能帮夫。但湘云可没黄蓉刁钻的狠手段,这是她大智若愚之处。

上世纪80年代的日剧《排球女将》中的小鹿纯子,那个坚韧淳朴又可爱的阳光少女,仿佛湘云的隔世身影⋯⋯

妙语连珠的洪荒少女傅园慧是不是也是湘云这个谱系里的?“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我就不像体制内的人!”真性情的傅园慧表情丰富又喜感搞笑。

但讲起文化内涵,唐风晋骨、诗情画意的湘云是曹公独一份的创作,光耀千古的经典艺术形象。@#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点醒梦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鲁智深旷达洒脱的人生态度令宝玉心驰神往,为日后出家埋下伏笔。
  • (shown)过去无论多少人研究《红楼梦》,其实都没有搞懂,原因在于他们都只把它当做已经过去的事情去研究,都陷在了已经过去的时代背景中,研究的只是表面故事,因此永远也搞不明白。
  • 湘云是金陵十二钗之一,贾母娘家的侄孙女,宝玉的表妹。在诗社中的雅号为“枕霞旧友”,她纯净善良、顽皮而略带娇憨,这样一个才思敏捷、不拘小节的女子,灵动的在《红楼梦》中演绎了一翻令人陶醉与欣赏的“诗情画意”。
  • 假如宝玉、黛玉、宝钗三人再相逢,宝钗一定不会再跟宝玉结婚,让宝黛乘仙缘而去,世间愿娶宝钗为妻者众,怎么还选不到一个配得上自己并能建功立业的男子?!
  •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贤宝钗小惠全大体”。讲的是凤姐生病,受王夫人之托,探春偕李纨、宝钗共同理家的事。李纨是寡妇,温吞心软,不愿多事。所以,当仁不让的主角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探春和宝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