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红军征粮赊账 72年后兑现额令人吃惊

湖南汝城县档案馆有一张边缘部分几乎被蛀虫蚀掉的借据复制品。(网络截图)

人气: 24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据陆媒日前报导,湖南省汝城县档案馆有一张中共红军于1934年筹粮的借据,作为当年红军所谓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文物。欠款直到2006年才予以兑现,汝城县政府按照当时的物价,返还缴粮的老乡1.5万元。兑现额如此之低令人震惊,网民批中共土匪不如。

但实际上,此前官媒援引陈毅的回忆披露,当年红军筹款秘诀是“贴条子勒索豪绅,不给钱就烧房子”。

红军借据 官方万余元“购回”当文物

9月23日,《广州日报》刊发一篇文章,该文章提到今年7月记者随广东省“重走长征路”联合采访团探访“长征”路上的旧址。文章称,在湖南汝城县档案馆,一张边缘部分几乎被蛀虫蚀掉的借据复制品放在陈列室里。

借据上用毛笔字写着:“今借到胡四德伯伯稻谷一百零五担,生猪三头,重量五百零三斤,鸡一十二只重量四十二斤,此据。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具借人叶祖令,公原(元)一九三四年冬。”

对于这张借据的来历,官亨村村支书胡炳灯说,要从他的叔公胡四德讲起。1934年11月,红军“长征”经过延寿瑶族乡官亨村。当地瑶民听说红军来了,纷纷拿着粮食躲进山里。胡四德悄悄下山喂猪,红军告诉他让老百姓下山。

胡四德给红军征粮,从各家各户征集到的105担稻谷、3头生猪、12只鸡送到了红军司务长叶祖令手中。叶祖令写下这张借据给胡四德,并盖上了自己的印章,告诉他今后可以兑换借据。直到1996年,他的孙子胡运海在家准备砌新灶台时,才从灶台的砖里发现了它。

2006年后,汝城县政府按照当时的物价,兑现了1.5万元的“还款”。而这张借据也成为官方档案馆宣传红军的“文物”。如今,大陆不少网民看到官方如此“兑现”征粮欠款表示愤慨,认为中共强取豪夺还不及土匪。

湖南汝城县档案馆有一张边缘部分几乎被蛀虫蚀掉的借据复制品。(网络图片)
湖南汝城县档案馆有一张边缘部分几乎被蛀虫蚀掉的借据复制品。(网络图片)

割据政权时期的苏维埃硬币

《广州日报》的这篇文章还提到,几年前,在湖南省宜章县老湾村开发“红色旅游”,65岁的村民邝日皓拿出家中一枚近80年的硬币,面值两角。邝日皓说,这是母亲留给他的,当年红军在村里驻扎时使用过的。

这枚苏币上,正面写着面额为:“贰角,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公历一九三二年,背面则画着一枚党徽,并标注了兑换原则:每五枚当一元。”

文章称,红军当年在白石渡老湾村尾的小学堂里,设立了临时银行。

据史料记载,中共成立之初是共产国际远东局的一个支部,这时的中共,武装称“红军”、根据地称“苏区”、割据政权称“苏维埃”,目的是颠覆当时的国民党合法政府。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国民政府军发动了淞沪会战等大型会战22次,历经数年的浴血抗战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但中共却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两个月后,在江西建立了割据政权。

官媒援引陈毅讲述红军筹款秘诀:贴条子勒索豪绅,不给钱就烧房子。(网络截图)
官媒援引陈毅讲述红军筹款秘诀:贴条子勒索豪绅,不给钱就烧房子。(网络截图)

陈毅谈红军筹款:在地主房子贴条,不交罚款就烧房

2011年5月6日,中共《人民日报》官方网站刊文《陈毅述红军筹款秘诀:贴条子勒索豪绅 不给钱就烧房子》,该文章称,1928年初,毛泽东发动的秋收暴动失败后,毛部逃到江西省宁冈县,得到当地绿林武装(即土匪)的首领袁文才、王佐之的帮助,留在井冈山地区。但由于国军不断围剿,红军给养困难,逃离井冈山。

文章称,游击部队达到某地以后,第一步必须做调查工作,必须先调查当地某几个人是群众最恨的,调查以后,则写标语时就要成为打倒土豪劣绅某某等。

在宣传方面,红军成立初期每每红军经过某地,只是少少的几张标语,群众甚至把红军当作土匪打。红军有了宣传兵制度,凡军队经过的地方、墙壁上要统统写满红军标语。同时,宣传员还负责破坏国民党标语等。

在筹款方面,红军每月至少要需要五万元左右,这笔款项大部分出在土豪身上,小部分出在城市商人。筹款的秘诀有以下几种:

城市筹款:红军在城市,召集商人代表(拒绝与商会接洽),提出最低额款项,限三日交齐。此款项由商人代表自行摊派,但须依照累进的办法。

对豪绅的勒款:若捉住了豪绅家里的人固然可以定价赎取,但豪绅每每闻风而逃。此时只有估量豪绅的房屋价额,贴一张罚款的条子,如可值一万元则贴一百元,余类推,限两日内交款,不交则立予焚毁,每到期不交,则焚一栋屋以示威。这个方法很有效力,红军的经济大批靠这个方法来解决。

挖窖:豪绅许多现款藏在地下,红军一到他房内便要搜查枪弹或现款。有时用一盆水倾在房内,某处的水先浸没,则可查知该处土质松疏,从那里挖下去,每每得到现款或金银首饰。红军前后挖得之金子不下三四百两,挖得之现款常常可得着数百元、数千元或至万元不等。

奖励来报告土豪窝藏处或其地窖的所在的,亦常常是有效的法子。按所得的金额的百分比例奖励他们。

上述官媒文章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的陈毅在上海向中共中央作的书面报告。

“老乡,参加红军可以分到土地!”这是红军攻占湖北黄安县后招兵买马的宣传品。(网络图片)
“老乡,参加红军可以分到土地!”这是红军攻占湖北黄安县后招兵买马的宣传品。(网络图片)

中共的起家历史逐步完成九大邪恶基因

据《九评共产党》一书记载,中共的一切都是抢来的。拉起红军搞武装割据,军火弹药、吃饭穿衣需要钱,而“筹款”的形式是打土豪抢银洋,与土匪没有区别。

李先念的红军在鄂西一带绑票县城里的首富人家,不是绑一个,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绑一个,叫“绑活票”。“绑活票”不“撕票”,即不杀人质,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里人一坛一坛不断地送大银元去供养红军。直到喂饱了红军,或是家破人亡,无油水可榨,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质放回。有人因此被惊吓折磨致死。“打土豪,分田地”又把巧取豪夺推广到社会,代替传统成为新的秩序。

中共建政仅3个月,共产党就着手在全国全面开展土地改革。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动无田的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鼓励、放纵人性中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不讲道德的一面。同时,在土地改革总路线中明确提出“消灭地主阶级”。

另一个要被共产党消灭的阶级是城乡的民族资产阶级。在工商改造的腥风血雨中,资本家、业主、商贩统统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当时在上海任市长的陈毅就曾每天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这样在几年内,共产党就在中国全面取消了私有制。

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09-25 9: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