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节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毕竟西湖六月中──荷花

作者:文逸飞

百花中除了莲花,谁能表尽入世又超凡和仙家、佛国的境界呢?图为清.谢荪〈荷花图〉。(公有领域)

  人气: 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毕竟是六月中的西湖呀,风光与其他季节都不相同。
你看那与天相接的莲叶,仿佛绿得无穷无尽,
而那阳光映射下的荷花,也出乎寻常地艳红。

清 吴应贞〈荷花图〉。(公有领域)

西湖,自古被比为绝色美女,诗人或歌其清丽、或写其秀雅、或诉其出尘,杨万里此诗却跳脱了一般的笔法,写出了一种磅礡的自信。

首句突如其来,以“毕竟”二字直接宣示出西湖的地位;“风光不与四时同”,更强调她领袖群伦之美。而且,现在是六月盛夏时节,其美还胜过了往昔呢!

六月盛夏,西湖的莲荷盛开,放眼望去层层无际的绿盖红花,延展至天空、在阳光的照映下,竟形成一种逼人的气势!“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磅礡壮丽,诗人以辽阔的视野与鲜亮的色彩,为西湖之美翻写出了不同境界。

“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磅礡壮丽,诗人以辽阔的视野与鲜亮的色彩,为西湖之美翻写出了不同境界。(无言/大纪元)
“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磅礡壮丽,诗人以辽阔的视野与鲜亮的色彩,为西湖之美翻写出了不同境界。(无言/大纪元)

虽然是写西湖,实则诗人是通过对西湖的赞颂,委婉表达出对好友林子方的推崇。

杨万里任秘书少监、太子侍读,林子方原是直阁秘书(负责给皇帝草拟诏书的文官),两人既是上司与下属,时常一起畅谈国事,又都擅写诗词,可说是志趣相投。后来,林子方被调至福州任职,杨万里于是写下这首诗送别林子方。

开场脱口而出的“毕竟”二字,正表现了诗人对于好友才华的强烈信心。“风光不与四时同”在杨万里心中,林子方就如那娟秀的西湖一般出众吧!看似文弱,却不是其他凡庸之辈所能相比的。若能遇到恰当的时机,在帝王的恩德(阳光)照拂下,必能大展身手,做出一番不同寻常的事业。

这直率的语气,深挚的信心,与唐朝诗人高适〈别董大〉名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含蓄委婉,体现了宋代文人的精致意趣!@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传,宋朝时候有一位比丘尼,为了求道,踏遍了千山万水,想寻找佛法在何方。她不辞艰辛,吃了无数苦头,以为终会找到一个使自己开悟的答案,明白道如何成?如何打开佛性,体悟生命的真相。
  • 贾岛对韩愈再三拜谢,两人变成了好朋友;韩愈骑上马,与贾岛一路讨论著诗文回去。一如月下划破寂静的声响,贾岛与韩愈的相逢,也敲开了他人生与仕途的大门。贾岛后来以韩愈为师,并正式还俗参加科举,只可惜内向孤静的性格,使他郁郁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挤、贬谪,与谤议间度过。
  • 盛唐,是帝国领土最为扩张的时期;塞外辽阔的风光,英雄策马的景象,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是每个好男儿心中都有过的梦想。在这个时期也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边塞诗人,他们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鸣,也被人们所广为传唱,而其中最杰出的当推王之涣。
  • 李白应是深具仙根的,据《李太白全集》里记载,他与东岩子在山中养了一千多只珍禽,并能召唤它们;这段时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诗文中具有的“神仙气息”。
  • 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弹劾,言苏轼诗句讥讽朝政,暗藏不轨;神宗大怒,将苏轼逮捕入狱待死,史称“乌台诗案”。这是苏轼政治生涯的重大转折,他在狱中历尽折磨,三不五时接受严刑拷打,“诟辱通宵不忍闻”,几度将要命绝;……所幸最终免死,改谪黄州团练副使。
  • 公元七二七年,年轻的李白来到湖北安陆,一脚踏进秀丽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这里有山峦叠翠,花树如仙,甘泉清冽、鸟语低回,……
  • 然而,国境的安宁,四海的升平,是要以战士的风霜与离乡背景做为代价的。那塞外雄伟的风景,背后是刺骨的风沙,与深闺梦里的眼泪。边塞与闺怨,就成了唐诗题裁中互为表里的内容。
  • 爱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东西,偏也是最难以掌控的事物。两情相悦的那一刻是如此欢喜,而当所爱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汉朝就有这样一首诗,它倾诉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爱情后,如何勇敢去面对,并充满尊严地以道义劝勉之。
  • 张九龄因为反对玄宗重用李林甫、牛仙客等小人而触怒皇帝,被罢除相位,贬官到荆州。在荆州的岁月中,张九龄忧心国事,又思念家人,创作了不少知名的诗篇,许多人认为,〈望月怀远〉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一首歌颂婚姻的诗篇,诗中记录了一位不平凡的女子,和一桩改变历史的爱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