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研究:静修者投注善念 他人健康改善?

过去几十年里的一些研究已发现,祈求他人健康可能促进其健康得到改善。目前研究者转而研究静修者的善愿是否有此力量。(iStock)

    人气: 10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按:过去几十年里的一些研究已发现,祈求他人健康可能促进其健康得到改善。目前研究者转而研究静修者的善愿是否有此力量。该项研究中的意念描述为“非宗派的、经技术扩增的祈祷”,研究者运用一种“意念主机设备”印上意念的信息,然后7天24小时地向外发送。此前,一些科学家已使用过这种设备来检测良好意图对外界的影响,结果令人瞩目……

思想影响健康,这种认识一度被认为可笑,但对“安慰剂效应”(即积极心理暗示)的研究改变了人们的观念。而今学界已普遍接受这样的观点:思想与健康彼此有关联。

20世纪之交,当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开发远程无线电通讯时,他不得不全力证明其可行性。当他说可以让自己的声音隔空远途传递时,人们以为他在说谎。他演示出来后,有人又指责他暗中埋设电线。

杰森‧尤托波洛斯(Jason Yotopoulos)创立的梅拉基研究所(Merraki Institute)新近在赞助一项研究,他引用上面两例来说明参与该研究的考量:很多科学发展都曾被视作无稽之谈。

这项新研究聚焦于心灵力量对健康与人际沟通的远程影响:资深的打坐静修者将会远距离地向他人施加正面念头,研究人员将对其念头的正面效力加以观测、计量和研究。

斯坦福大学名誉教授威廉‧蒂勒(William Tiller)研究意念已有几十年,他正与心理治疗师加布里埃莱‧希尔伯格(Gabriele Hilberg)博士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的行为医学教授保罗‧米尔斯(Paul Mills)博士合作进行这项研究。

尤托波洛斯曾是一位风险投资人,意识到意念研究的重要性之后,他创建梅拉基研究所,以助力该领域的研究。新兴数字健康公司Body Mind Me也在支持该项研究,著名作家、医生、替代医学倡导者乔普拉(Deepak Chopra)是公司创建人之一。

在18个月的实验过程中,静修者们将对分散于各地的个人加诸积极的意愿。这些人中有一半在前六个月中不会被加任何念头,以确保他们不会有“安慰剂效应”——据以往的意念实验,积极的心理暗示会整体提升参与者的健康状况。

据以往的意念实验,积极的心理暗示会整体提升参与者的健康状况。

乔普拉在给参与者写的邀请信中写道:“不需您诉诸任何努力。尽管这种微妙的能量作用机制我们尚未完全理解,但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异地的‘高能谐振’过程,可能催化生活多层面的转变。”

蒂勒的粒子假说

这种微妙的能量,被蒂勒定义为“超出今天正统物理学四种基本力(注:即万有引力、电磁相互作用、强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的一切能量”。希尔伯格则解释说,东方传统中的气或风(prana)就可视作这种“微妙能量”。

蒂勒则将这些概念置于当代情境下,用当代术语来表述。其先前实验已证明,人的意念能让果蝇幼虫的成长速度加快30%,某种情况下也改变了水的pH值。

蒂勒推测在分子和原子之间的空间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粒子,是目前的仪器无法检测到的,他名之为deltron。他推测这种粒子会被人的意念激活,对事物的影响是可以测量的(如pH值)。

善愿能促进健康

过去几十年里的一些研究已发现,祈求他人健康可能促进其健康得到改善。如英国牛津大学赫特福德学院(Hertford College)的琳恩‧罗伯茨(Leanne Roberts)于2007年发表了一项荟萃分析,题为“为缓解病状而代祷”(Intercessory Prayer for the Alleviation of Ill Health),表明“意念促进健康”与“健康偶然改善”二者之间的“比率”为100000:1。其结论是:“迄今提出的证据很有趣,足以支持进一步的研究。”

过去几十年里的一些研究已发现,祈求他人健康可能促进其健康得到改善。

希尔伯格将目前研究中的意念描述为“非宗派的、经技术扩增的祈祷”。所说的技术,是运用一种“意念主机设备”,据说这种机器可以印上意念的信息,然后7天24小时地向外发送。

“意念主机设备”的先前实验

这是一种结晶系的机电设备。蒂勒在其网站的白皮书中解释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特殊的电路……并没有恰当地连接到我们正常的物理现实和时空中进行有效运作。然而,在超时空的自然领域,以(传递)微妙能量为目的,它运作得很好。”

蒂勒曾在有关激光器的研究中将这类设备应用于传统目的。他决定在通过意念改变水的pH值的实验中用此仪器。结果表明,这种仪器承载人的意念后,对改变pH值确有效果。

其他一些科学家则使用这种设备来检测意图(intention)的影响。思维科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Noetic Sciences,简称IONS)首席科学家拉丁(Dean Radin)博士是其一。

拉丁进行的一项实验研究了“被施加良好意愿的巧克力是否能提升情绪”。

拉丁进行的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的随机实验,研究了“被施加良好意愿的巧克力是否能提升情绪”,研究结果发表于2007年的《爱思唯尔》(Elsevier)期刊上。他发现,通过仪器被施加良好意愿的巧克力,比起没有被加善愿的巧克力,能显著提升参与者的情绪。

辛西娅‧里德(Cynthia Reed)和诺姆‧希莉(Norm Shealy)两位医学博士则在焦虑和抑郁的人身上应用这种设备,科研成果发表在《微妙能量和能量医学》(Subtle Energies and Energy Medicine)杂志上。她们发现,参与者的焦虑和抑郁症状都显著减轻。

而蒂勒也在自闭症儿童身上测试过这种设备。研究结果在其网站白皮书中有详细介绍。他发现,通过意念改善症状与偶然改善的“概率比”为10000:1。

希尔伯格2014年参与过一项先导性研究,为目前的研究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我是一名医生,是来帮助人的。”她表示,不管背后的运作机制如何、证据是否无懈可击,如果意念实验可以帮到人们、使之情况有所改善,这就是她所看重的。

希尔伯格的研究重心是帮参与者提升自尊自爱,她感觉,这是人们面临的许多问题的根源所在。

一位参与者这样写道:“我没收到通知研究已开始的电邮,但上周我很强烈地醒觉到,‘没有人可以评判我,没有人可以把我击倒。’这是种顿悟,我不常有。我也感到不谈恋爱没关系,我不觉得那么渴求和绝望了。”

另一人则写道:“我一直在做事情。我的拖沓已经大大改善。我一天过得更有条理……我不再是过去那个我了。”

该研究已得到一个机构审查委员的批准,该机构负责监控和审查美国生物医学和行为学研究项目;目前约有200人正在参与,研究人员在未来几个月里还将招募100人左右。鉴于该项目正在公开集资,更多人的参与也会对顺利集资有所帮助。

对此研究感兴趣的读者可访问 www.ConsciousnessFieldProject.org做进一步了解。

希尔伯格也推荐读者测试自尊自爱的程度(self-compassion test at Self-Compassion.org)以及自我价值认同(personal values assessment tool at ValuesCentre.com)。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知道吗?“心想事成”在科学上不但说得通,而且可以实践。研究“自发性复原”(spontaneous remissions)、钻研人脑与意识数十年的脊骨神经医学博士迪斯本札(Joe Dispenza)认为,当人转变思想,且“意念”与“情绪”达成一致时,自身环境真的就会发生变化。
  • 美国布法罗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整体而言,面对他人的反对,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是一种积极的心理体验。研究者应用心理生理学的方法进行实验,发现有这种表现的人,其心血管反应与接受挑战时的心理状态一样,“遭遇挑战其实更能让人振奋,而非让人不堪重负:这就是说,你可望有所收获,而非专注于可能失去什么”。
  • 以前曾经有一位命理专家告诉我,末世度人的大圣人将会出生在中国东北地区,他说中国的地图象一只金鸡,而圣人会出生在鸡的眼睛部位的相对位置。当时很振奋,也祈祷这位大圣人传法时,自己能认出来。现在想想,能听到这个天机应该也不是偶然!
  • 忧郁症的原因很多,实质或是精神上的原因都有。但也有学者发现忧郁症与某个可以调整神经传导物质的基因有关,这个基因被称做5-HTT。美国研究学者Turhan Canli等人发现,拥有5-HTT短型基因的人容易感受潜在的压力,因而容易造就后来的忧郁或是恐慌疾病的产生。
  • 科学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显著的特征,人们对理论的认知,对经验的总结,对逻辑的分析,对真理的鉴别,无不以是否符合科学为标准。但是人们目前所认知的这部分科学,却又被局限在一个非常狭隘的领域,它只能研究人们的技术条件所能涉及的领域,而对于技术条件不能涉足的领域,科学也只能望洋兴叹。
  • 由博大出版社和大纪元报在纽约华埠中华公所联合举办了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
    精神医学专家杨景端先生的演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