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摆回摇:19世纪以来艺术教育的演变

谈欧洲学院派绘画习作的古典风格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舒原 译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续前文漫谈19世纪学院派绘画:政治与社会情境

在19世纪,无论是在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美国,还是西方世界的其它地方,艺术教育的性质和方式都和20世纪以至今天大部分学校所教导的艺术形成直接对比。

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

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不过,正如历史进程中一再发生的情形,钟摆会两边摇摆。大约自1995年以来,艺术教育界出现一种迅猛势头,即重新掌握经学院训练的艺术家所运用的技巧,这种势头还在向当今的艺术教育体系做着回归的努力;同时,艺术与收藏界对19世纪学院派作品的兴趣也愈加浓厚——那毕竟是完全接受文艺复兴经典的最后一个世纪。

这种学院派的训练方法并未被视为业余活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无所不包。

这种学院派的训练方法在19世纪只是为那些想毕生奉事艺术的态度严肃的艺术家准备的,并未被视为业余活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无所不包。这种严格训练通常会是四或五年的全日制课程,前一两年只教授素描。

[英]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William Edward Frost,1810—1877),人体骨骼素描习作,作于约1829年,纸上铅笔,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
[英]卢克‧菲尔德斯(Luke Fildes,1843—1927),石膏人体局部素描习作,作于1863年,纸上铅笔。
[英] 约翰‧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男人体素描习作,作于1863年,纸上铅笔。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
学生们会先从构划空间等简单概念入手,所谓构划空间,即确定想描绘的对象在纸张或画布上的边界,使之在开始绘画前就占据合适的位置;之后是画静物形体素描,学习合理地呈现空间和光影;其后则是画目测(sight–size)比例的素描,目测是艺术家使用的一种方法,用以确定在纸张上画出的形象与看到的物象大小一致;然后过渡到画石膏像的铅笔或炭笔素描,此间会采用有自然灰色光影的三维物体,在消除色彩的复杂性之后,将其在纸张上转换成精确的二维物象。

学生们在掌握以上技能之后,就会转向画解剖素描,包括画肌肉和骨骼模型,以及人体写生,此间,一般会有人体模特摆出长时间或短时间的姿态,供学生精细刻画或完成速写。

这一训练不会停辍,直到他们掌握了正确绘制轮廓线的方法,轮廓线画不对,形象就画不对。

今天多数艺术学校的素描写生课,模特摆长姿势的时间是1小时,而在19世纪,模特摆一个姿势会是数天、数周,中间有休息,但之后他们会恢复到同样的姿势,让学生有时间完善自己的素描,强化对微细差别的洞察力。这一训练会不会停辍,直到他们掌握了正确绘制轮廓线的方法,轮廓线画不对,形象就画不对。只有在掌握了素描技巧之后,学生们才被允许用油画或其它颜料作画。

到这时,学生需要重新学习他们在素描中已掌握的东西,但是用新的材料;同时也要理解一些术语,如色调(调和颜色,而不是用纯色)、色度(色彩饱和度)等。他们也将学习薄涂法(scumble)和透明罩染法(glazing)的要领。薄涂法是在画布表面涂刷一层薄薄的不透明颜料层,以使形象柔化而有质感;透明罩染法则是在干燥的不透明颜料层上罩以透明涂层,通过光线的透叠效果,让形体更有深度、更富丽厚重。

在19世纪刚起步阶段,现代派的意识形态就开始批评画室的课徒方法,因为他们注意到,学生们毕业时,其画作看起来往往是一样的。这被视作艺术家不能发自内心表达自己、必须调适到他人或老师标准的一种表现。

然而,当一种物象被准确地呈现出来时,它和描绘对象必然是一样的。所以,当有人学会了这种技法,其完成的学生习作看起来自然颇为相似。只有在学习这些技巧之后,画室或学院的学生才可以开始画自己的原创作品、发展自己的风格。这一阶段通常会在他们呈交毕业创作、办毕业画展的那一年开始,没有此后数年的专业创作经验,是难于完全实现的。

视觉美术中的学院式训练是以技法为基础的,就像在音乐课堂上传授节奏、速度和音阶,之后学生才具有作曲的基本能力一样,通过学习扎实的技法、色彩理论、颜料技法和透视,学生可以拓展视觉表达能力,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艺术作品。艺术家不因缺乏必要的培训和技能而在创作中受阻,这曾经被视作很重要的事。

本文是“19世纪绘画”系列文章之一,阅读全系列请点阅这里

作者简介: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19世纪欧洲绘画专家,现任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的首席运营官。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9-04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