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岐山在中纪委常委会大发雷霆内幕

近年来,中共贪官及资金外逃日益严重,中纪委坦承外逃资金底数不清,令王岐山勃然大怒。分析认为,资金外逃伴随第三波移民潮,折射中共末日临近。(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91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共贪官及资金外逃日益严重,王岐山最近在中纪委常委会上因此大发雷霆。已被广泛报导曝光的资金外逃渠道近十余种。分析认为,资金外逃伴随第三波移民潮,折射中共末日临近,“马上就要散了、垮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个现象。”

外逃资金底数不清 王岐山发怒

消息称,7月初,中纪委内部的学习材料坦承“海外追逃问题遭遇底数不清之困”,其一,怎么逃出去的,带走了多少资金,底数不清;其二,带走了多少国家机密、对国家政治安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底数不清。王岐山在中纪委常委会议上大发雷霆说:“干部出逃前是有征兆的,为什么上级单位与监督机关都装不知道?!”

此前报导披露,2009年至2013年,中国资金外逃每年平均为6000亿-7000亿美元。在2014年,中国资金外逃的规模更是达到了8000亿-9000亿美元的规模。2015年中国有逾万亿美元资金流往境外。

英国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发表报告称,新兴市场2015年第4季走资2,700亿美元,超过2008年金融海啸时规模,中国去年12月总走资破纪录达1,590亿美元,同月新兴国走资亦达1,130亿美元的纪录,投资者担心人民币进一步下滑,疯狂抛售大陆风险高的资产。

除大陆富人、公司担心人民币贬值等问题向海外转移资金外,中共贪腐官员也不断地通过各种渠道向海外转移资产。据大陆媒体2015年3月消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外逃官员人数高达1.6万至1.8万人,外逃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

自去年8月11日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多管道严堵资金外逃,包括打击地下钱庄,从今年1月1日起实施个人外汇业务监测系统,确保个人每年只能换5万美元外汇,以及暂停部分外资行购汇业务,限制银联卡海外提款等。

不过,一位香港外资行经理对大纪元表示:“大陆有钱人有的是办法将钱转移出来。”他指,近期银行生意大旺,有不少大陆人来港开设户口,将资金转移来港。此外,人民币贬值亦刺激大陆人购买香港保险及到海外置业。

盘点九种资金外逃管道

一、地下钱庄成为贪官污吏的“洗钱工具”

据陆媒报导,今年以来截至8月,北京当局已打掉地下钱庄窝点192个,涉案交易金额近2000亿元人民币。大陆地下钱庄屡禁不止,早已成为贪官污吏的“洗钱工具”。其中,最近一起在深圳破获的特大地下钱庄案,涉案金额高达300亿元。该地下钱庄以正规的商贸业务为掩护,从事地下钱庄业务,横跨广州、深圳、汕头、揭阳四个地市,形成庞大地下钱庄网络,至少有12个窝点。

报导称,目前大陆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活动仍然猖獗,各地地下钱庄相互勾连加剧,涉案地区蔓延扩散,隐蔽性越来越强。地下钱庄从过去的外汇买卖、汇兑,已经扩大到如今的提现、信贷、融资结算等多项业务,几乎成了“地下银行”。

今年1月11日,中共广东省公安厅透露,2015年,广东共破获地下钱庄案件83起,清除窝点79个,抓获嫌疑人231名,涉案金额高达2,072亿元。这80多起案件中,32件发生在深圳,涉案金额达1,200余亿元。

去年大陆发生股灾后,习近平当局开始彻查做空股市势力和地下钱庄。

去年9月,李克强在中共国务院召开的打击地下钱庄洗钱活动专项会上怒斥地下钱庄的“黑吃黑”行为,李克强说:“所谓‘地下钱庄’实际上就是金融机构部门属下的机构部门,是黑吃黑、黑打黑内外皆知奇闻,是金融系统和政府的腐败堕落一页。”

此前有报导说,中国大陆的地下钱庄运营已遍及120个城市。2008年至2012年,大陆有17个省(区)、直辖市存在洗钱活动,每年金额升至1200亿至1500亿美元。2014年至2015年,大陆因洗钱外流资金达2200亿至3000亿美元。

去年11月,陆媒披露首例通过NRA账户(非居民账户)实施资金非法跨境转移的浙江金华市地下钱庄案件,其涉案金额高达4100余亿元人民币。

中共官方内部分析总结了洗钱活动常年泛滥猖獗的原因,包括有部门官员、金融机构、证券机构、国企高层等将洗钱活动作为国际金融业“变通灰色”地带运营;金融机构高层、国企、境外中资、中外合资企业等利用法律、监管漏洞参与洗钱;在国外定居的中共官二代、官三代参与洗钱活动。

有报导披露,曾庆红家族涉地下钱庄大案。哈尔滨仁和房地产老板戴永革和曾庆红之子曾伟、儿媳蒋梅关系密切。2010年戴永革把澳门赌场作为巨大的洗钱机器。戴永革与蒋梅商量,在大陆成立地下钱庄,专门做高干、大陆富豪向海外转移资产,收取1%至5%的手续费。据说,他们利用大批政府官员发财心切的心理,在深圳、珠海、大连、北京、上海、长沙大搞非法集资洗钱活动,掠夺和转移赃款超过千亿人民币之多。

二、赴港买保险避开资本管制

中共监管部门不断出台政策,阻击资金外逃加剧的现象。但外媒披露,香港几十或更多的保险代理商替大陆客户不断的刷卡买保险,可以避开当局对资本的管制。

彭博社3月28日报导,800多次、价值2,800万港元(360万美元),这是香港保险代理人Raymond Ng当月稍早给一名大陆客户在香港购买保单时刷信用卡的次数及保单价值。

彭博社对保诚、友邦保险及另两家较小的保险公司五名香港代理商进行采访后得知,几十个或者更多代理商,利用类似的手法帮助大陆客户绕开大陆监管部门设的在境外投保限制新规。

4年前开始向大陆客户销售保险与投资产品、现年30岁的Ng表示,“总有办法绕过新的限制”,“内地客户正加快速度将资产转移到境外,尤其是通过保险产品这个途径。”

报导称,在香港,反复刷卡甚至刷上百次信用卡购买保险产品并不违法,但这样做会使大陆客户购买的保单金额超过当局控制资本外流而设置的上限。

其中大陆居民赴港投保是绕开外汇管制的便捷途径,但随着该行业日益火爆,中共监管机构自2月份开始出台一系列限制规定,先是对每笔交易设置5,000美元上限,接着又禁止境内居民通过跨境电子支付购买某些保险产品。

人民币去年夏天急剧贬值,促使大陆个人和公司持有更多外汇储蓄,造成中国资本外流创纪录。其中大陆人向香港购买新保单金额在2015年同比上升30%,达到316亿港元(41亿美元),占香港保险销售总额的24.2%。这数字较五年前的44亿元增长了七倍。

三、在离岸金融中心设立公司

今年5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公布“巴拿马文件”,与中国有关的境外公司有4,188个;涉及3.3万名中国人物,不少榜上有名者,与中共高级官员的拼音相同。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报导显示,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刘云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贾庆林等的家人,都有经巴拿马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行开设离岸公司,多家公司均在香港运营。

2008年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在《中国与离岸金融中心跨境资本流动问题研究》报告中称,英属维京群岛、巴哈马群岛、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等,早已成为中国资本外逃的四大中转站。这些岛国允许国际人士在其领土上成立一种国际业务公司, 称为离岸公司,专门从事为中国人洗钱、侵吞国有资产和公众财产等欺诈性业务,已经沦为洗钱等刑事犯罪的工具之一。

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大多数情况下是,你在香港和开曼群岛这些离岸金融中心设立一个合法的公司,然后你把在大陆设立的公司的钱电汇到这家公司,然后这笔钱就不见了。你想怎么用这笔钱就怎么用。”

四、中企海外投资激增 目的是避险

过去到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大多数是国有企业,九成投资是亏损的。近年来,中国大陆的私有资本也一直在寻求其它国家的开发项目和高获利的投资项目。2011年,大陆的民营企业占中国对外投资的比例只有11%,到了2015年,增长到41.2%。根据大陆民营企业的投资项目及国家来看,很明显地私有企业的海外投资是为了避险。

中国企业去年对外投资总金额为1,231亿美元,今年截至4月中旬已高达1,100亿美元。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中国资本外流背后真正的驱动力,是逃避或减少中国大陆经济不景气造成的重大损失,将资金转移到海外安全的避风港。

根据中国海外投资市场报告,2015年中企在海外投资房地产的金额增长了41.5%,达到213.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其中马来西亚吸引最多的土地开发投资金额,达25.2亿美元,其次是香港、美国、澳大利亚。

今年四月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及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共同发布报告说,截至2015年年底,在美国的中国企业数量超过1,900家,直接雇用约90,000名全职员工,主要投资领域包括房地产、金融、科技、电影、娱乐和能源。

该报告没有提到EB-5投资移民计划的投资,根据美国移民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第三季,美国已批准6,498件EB-5申请案,绝大多数是中国投资者。

美国EB-5开发商做了大量的投资移民的中文招揽广告,截至2015年第三季,EB-5申请案绝大多数是中国投资者。(大纪元资料室)
美国EB-5开发商做了大量的投资移民的中文招揽广告,截至2015年第三季,EB-5申请案绝大多数是中国投资者。(大纪元资料室)

五、进出口报假账

国际金融诚信组织的研究发现,无论是通过金融犯罪、腐败还是逃税的手段,80%以上非法转移出中国的资金是通过出口低报和进口高报这种“进出口伪报”的方式流出的。

国际金融诚信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卡尔说:“例如,一个中国出口商向美国出口价值2千万美元的服装,他对北京说,这笔商品的价值是1千5百万美元,他然后要求美国的进口商把他应该还要支付的另外5百万美元存到他在海外的银行账户上。在进口方面,比方说他从美国进口拖拉机,这笔交易价值1千5百万美元,他虚报,把它说成是1千6百万美元,他向美国的出口商支付1千6百万美元,然后说,请你把我多付给你的1百万美元存入我的瑞士银行账户上。”

六、现金海外置产 中国排名第一

“瞭望东方周刊”曾报导,2012年,中国一系列统计数据、报告公布,显示中国人掀起新一轮的海外置业浪潮。而且投资房产多用现金支付。

报导引述房地产咨询公司高力国际报告显示:多伦多、伦敦和新加坡等中国投资者海外置业热门地区里,境外买家的20%至40%来自中国。在英国伦敦著名的金融区金丝雀码头,约三分之一的新售房屋卖给了中国人。

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调查发现,中国买家在美国的购房投资额在2011年超过70亿美元,所占比率已在海外购房者中排名第一位,而且中国购屋者偏爱数百万美元的高端豪宅,多倾向现金支付。

中国人成为美国房地产最大的外人直接投资来源,投资金额超过加拿大等其他国家。图为美国加州一间待售的豪宅。(AFP)
中国人成为美国房地产最大的外国人直接投资来源,投资金额超过加拿大等其它国家。图为美国加州一间待售的豪宅。(AFP)

七、欧洲“护照”成避险出路

另一项受惠的就是投资移民。今年初,香港利嘉阁投资移民及大中华营业董事郭兆辉表示,人民币贬值之下,加上股市大跌,年初半个月内,移民查询急增四成。尤其是可以购买海外资产移民的国家,如欧洲等国,特别火爆。

郭兆辉指,现今客户不是单纯移民,而是考虑为资金找出路。客户群中七成是大陆客。大陆客户热衷在香港找移民公司的原因,在于安全和稳妥,“他们可能对香港的司法制度或者香港的合约制度保障性比国内大。香港公司比较可靠。所以香港移民公司受特区法律规管,比较安心。”

至于近期大陆收紧资金管控,是否影响到移民业务,郭兆辉就称,客户资金没有太大问题。“一般如果在香港有公司的,或者有朋友做生意,都不难解决。比如有的生意人在国内需要人民币,他现在在香港可能需要港币,大家兑换。通过朋友之间的管道,或找一些家人,凑成移民款不难。”

目前最热的欧洲移民热点,包括葡萄牙、西班牙、塞浦路斯和阿尔巴尼亚。

过去几年,中国富豪热衷移民到海外,而欧洲已成为他们转移资产和回避风险的最佳目的地之一。(Getty Images)
过去几年,中国富豪热衷移民到海外,而欧洲已成为他们转移资产和回避风险的最佳目的地之一。(Getty Images)

亚洲银行家俱乐部今年初在香港推出一项塞浦路斯移民计划,优势是没有移民监,仅三个月就拿到护照,成为欧盟公民,连带配偶和28岁以下的子女均可同时入籍,享有158个国家免签,最低只需投资250万欧元(约2,112万港元)物业。

根据塞浦路斯官方数据,近几年约有800宗投资移民成功个案,亚洲人占约65%-70%,当中大陆人占超过九成。

近年来,全球不少国家推出第二护照计划,俗称“小国移民”,让申请者可以迅速拥有一本方便的护照。除了塞浦路斯之外,还有如圣卢西亚、安提瓜和巴布达、马尔他、拉脱维亚、伯利兹以及太平洋岛国,因为办理护照迅速,资产审查较松,吸引不少大陆富人前往。

联合国发布的国际移民报告显示,2015年国际移民人数激增至2.44亿人,比2000年增加了41%,其中近半数移民来自亚洲。目前国际移民居住最多的国家是美国。印度是最大的移民输出国,中国列第四,有1,000万人居住在海外。

八、比特币成为中国资金外逃的新手段

还有一个奇怪、却非常流行的手段,那就是把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汇出国,因为比特币无法被当局追踪,自然而然就很容易“逍遥法外”,且快速被采用。

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国际部总裁刘杰克(Jack C. Liu)去年11月告诉《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说,去年8月人民币贬值与7月股市崩盘后,一些中国投机商人纷纷寻找其它可以将资产外移的方法。

那些担心房地产与股市投资以及银行存款缩水的中国投资客,将现金带到地下钱庄。地下钱庄便给这些人匿名的比特币钱包,一组将比特币拥有者和比特币连结起来的IP地址,在虚拟私人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s,VPN)或是TOR网络可以被隐藏起来。

然后,拥有比特币钱包的人就可以在全球任意一家比特币交易点汇兑,甚至没有人能知道拥有者的身份。唯一要注意的是,在海外想从比特币钱包取出现金,必须要有当地的银行账号。

地下钱庄还可以从“比特币矿工”(Bitcoin Miner)那里购买比特币,许多“比特币矿工”都在中国,他们使用人民币交易比特币。

因为交易的匿名性,所以几乎不可能正确计算出到底采用此方法将资金汇出中国的数字有多少。

2014一整年,几乎有3,100万比特币透过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TC China进行交易。若换算成美金现值,约150亿美元,同期美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itStamp的交易金额只有14亿美元。

BTC China在去年11月4日宣布,它将从当天开始接受中国公民直接存款,然后再兑换成比特币。

比特币成为中国资金外逃的新手段,把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汇出国,因为比特币无法被当局追踪,很容易“逍遥法外”。(Getty Images)
比特币成为中国资金外逃的新手段,把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汇出国,因为比特币无法被当局追踪,很容易“逍遥法外”。(Getty Images)

九、直接走私黄金

8月17日,香港海关截查一辆经深圳湾管制站入境的私家车,检查期间发现近车头轮胎位置内藏有30块黄金,共重约30公斤,约值1100万元。

6月28日,深圳海关查获近一年来最大一宗黄金走私案。12名出境旅客,其中5名香港人、7名大陆人,涉嫌藏匿走私黄金金条76公斤,价值2100万元。据报导,其中一人承认,黄金是替人携带出境的,每公斤收取80元“带工费”。

通过深圳海关向香港走私黄金案件已屡见不鲜。2015年3月20日,一名香港女子疑受走私集团利诱,在腰间藏金经罗湖口岸回港,海关人员发现其腰部僵硬,将其截查起出8条足金金条,总值逾250万港元,一并扣留调查。

中国掀第三波移民潮 中共要垮台

近期一份美国EB-5投资者来源地报告显示,中国在过去十多年间有上万个家庭获得美国投资移民签证I-526,占所有获批人数的67.5%。这个数字让外界再度关注中国正掀起的第三波移民潮。

与第一波1970年代末打开国门后有海外关系者纷纷出国团聚的劳工移民潮和第二波1990年代的技术移民潮不同的是,2010年左右出现的新一波移民潮以投资移民为主,富裕阶层和知识精英成为新一轮移民的主力军。

有人总结有六大原因才使得这个国家的精英们丧失了对这个国家的信心:一、缺乏安全感,包括教育、资产安全、仇富心理等;二、没有司法独立,私有产权难以有效得到保护,惧怕“黑打”;三、应试教育的弊端,缺乏对个体价值的尊重;四、高税赋;五、食品安全;六、环境极度恶化。

时政评论员张志远认为,以上六条实质上是结果而非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就是共产党的极权统治,是它摧毁传统文化,才导致社会戾气横行;党治天下,才没有司法独立;宣扬社会达尔文主义,将人培养成工具,而不是把人当成最终目的;豢养党、政两个系统,才使得暴敛天下民膏,以奉一党之私;宣扬假、恶、斗,才使得不见温良恭俭让,人们易子而食;战天斗地的发展文化,才使得神州大地满目疮痍,不见青山秀水。

张志远表示,中共的极权统治,使原本的神州故土成为人人急于逃离的罪恶“巴比伦”。“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浩荡的移民浪潮是人们唾弃中共、用脚投票的决绝迁徙,使中共鼓吹的“盛世”注定会成为历史的笑谈,那些所谓的“中国模式”、“中国崛起”如用无数民脂民膏做成的烟花,虽然璀璨一时,留下的只是一地纸屑,千古笑谈。

港媒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所作的统计,调查结果竟发现九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为防止官员外逃,当局收护照行动从前年起在全国范围都已出现。在2014年中组部出台加强出国管理规定之后,北京市已收紧了对官员因私出国的管理,但主要是针对处级及以上官员。

中国大陆时政评论员何家维认为,贪官外逃现象显示,中共官员对中共失去了信心,都在害怕,都要往外跑。中共“这个政权在从内部开始崩溃、在倒塌,马上就要散了、垮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个现象。”

近年来,王岐山、习近平等北京高层已多次提到“亡党危机”。#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09-04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