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绵恒陷入多个漩涡”系列之上

常小兵被立案侦查 江绵恒不断遭敲打

前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常小兵在中共北戴河会议召开之际被正式立案侦查。(余钢/大纪元)
人气: 66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实报导)近来,有关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的不利消息密集传出,凸显其正身处多个漩涡,境况高危。这其中的旋涡之一就是其亲信、前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常小兵在中共北戴河会议召开之际被正式立案侦查。

几乎与此同时,上海纪委通报了对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上联投)的巡视整改情况。而上联投是江绵恒在上海的核心利益地盘之一。可以说,江绵恒早已成了习近平当局反腐的主要靶标,随时可能被公开查处。

电信高管频落马 陆媒影射江绵恒

近几年,大陆电信领域的国企高管连连因贪腐被查,有的甚至直接就是江家“白手套”,这让有“电信大王”之称的江绵恒如芒刺在背,也显示其处境不妙。比如,2015年12月27日,被外界视为江绵恒亲信的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因严重违纪被调查。当时就有评论说,这很可能意味着当局对江绵恒的调查已取得重大突破。

随后不久,陆媒《南方都市报》获得一份当年对常小兵的实名举报信。常小兵被举报曾向郭伯雄家族输送12亿元人民币的房产利益。

举报方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举报方”)指称:“中国联通现任董事长常小兵和前任董事长张春江为首的处置房产决策群体,存在严重的违法违纪以及腐败犯罪问题。其不仅内外勾结,坑瀣一气,损公肥私,涉嫌向郭伯雄家族进行利益输送,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及税款流失;而且充当黑恶势力的帮凶,为虎作伥,强取豪夺,破坏社会安定。”

当时,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就曾表示,常小兵被查除了与其自身贪腐有关外,还与江绵恒及江派人马联手攫取巨额利益密切相关。官媒点名常小兵曾为郭伯雄家族输送利益,这很明显是直指江绵恒,也是江绵恒处境不妙的信号。

2016年8月9日中共北戴河会议之际,常小兵再被适时抛出,以“涉嫌受贿罪”被正式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而此前不久,郭伯雄已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常小兵在落马4个月前,才从中国联通董事长位置调任中国电信董事长。因此外界认为,常小兵突然落马的原因,更多涉及其在中国联通工作11年间的经济问题。

而在其被拿下之前,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张智江、中国联通集团公司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部门原总经理宗新华等联通高管就已经被当局调查。

大陆财新网当时发表题为“前高管宗新华被查 联通多人遭举报”的报导,其中罕见点名江绵恒的上联投,明显有影射江绵恒之意。

江绵恒掌控的另一利益地盘中移动也深陷窝案之中,一直震动不断。2009年底中国移动原副总裁、网通总经理、与江绵恒关系密切的张春江落马。随之,中国移动原副总鲁向东和广东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徐龙等10多名省级公司高管纷纷落马,中移动成了名副其实的腐败重灾区。

上海纪委通报上联投 涉江绵恒核心地盘

8月8日,常小兵被立案的前一天,上海纪委通报了上联投的巡视整改情况,其中提到公司领导违规发放津贴等问题。而上联投被指是江绵恒的核心利益地盘。

去年11月10日至今年年1月8日,上海纪委第一巡视组对上联投进行了巡视。2016年2月3日反馈了巡视意见。当时反馈的巡视意见提到,巡视组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政商一体 促成“中国第一贪”

江绵恒的大规模贪腐始于上海。

江绵恒生于1951年,1986年35岁时赴美国留学,1993年1月回到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当一名普通技术员,4年后蹿升为所长。之后曾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分院院长。2015年1月,江绵恒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现为上海科技大学校长。

江绵恒同时还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是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董事会成员。江绵恒也曾操控大陆网际网路、主导建立臭名昭著的长城网络防火墙,还曾染指航天业,任神舟飞船的副总指挥,可谓是中共官二代中政商一体的代表。

江绵恒通过控制上联投,先后投资中国网通(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宏力半导体、上海微创软体有限公司、香港凤凰卫视等企业,另外,该公司还获得中国股票市场战略投资者地位,在多家上市公司持有股权。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描述,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江绵恒开始回国“闷声大发财”。江绵恒投入商海不离官职,成为政商一体的巨贪。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而开始他的“电信王国”生涯。表面上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由于他是江泽民的儿子,所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2001年上联投掌控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

江泽民一道令 “北方电信”进私囊

江绵恒作为“网通”老板,扬言说要吞并“北方电信”,但其实“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折腾空,根本没有能力收购“北方电信”。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10个省的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江泽民其人》描述,这段时间,江绵恒把网通三次整合后又统统撤销,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整合、撤销把戏中他把国家电信资产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江绵恒亲信、中国网通总裁张春江就曾毫不隐讳地说:这一切就是“为了股票上市”。说白了就是把官产掏空化为己有,让买“网通”股票的人当冤大头。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他们说,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

习近平推“重大决策终身追责” 震慑江派

习近平、李克强上台后,开始着手推动国企改革,着手从江泽民派系所结成的利益集团手中夺回经济控制权、夺回钱袋子,这自然包括江绵恒控制的“电信王国”等势力范围。

大纪元新闻网曾报导,江派垄断中国经济命脉长达20多年,国企几乎成了江派的摇钱树和钱袋子,其亲信遍布各个经济领域。他们从中大肆侵吞国有资产,疯狂捞钱。因此,当局的国企改革从一开始就遭到江派的极力阻挠。面对经济不断下行恶化的压力,当局不断放出重话,一些身为国企高管的江派亲信也不断因贪腐落马。但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刘云山家族等势力仍然不断利用经济问题搅局,竭力阻碍国企改革的推进。

据外参出版社出版的吴泉源《薄熙来受审幕后交易》一书所述,早在2013年1月下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就曾公开点名央企五巨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电信、中移动,批评他们搞任人唯亲、挥霍公款、官商勾结、另立门户搞“家属业务”。李克强称:“不整顿、不大改变,会出大事请,谁都负不了责。”

而这其中,江绵恒控制的“电信王国”就囊括了中移动、中网通、中联通等全球最赚钱企业。这些企业都成了江家的“钱袋子”。

习近平当局为整顿国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8月23日出台了《关于建立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的意见》(下称《意见》),对涉及集团管控、购销管理、工程承包建设、转让产权及上市公司股权和资产、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并购、改组改制、资金管理、风险管理等9大方面的问题进行责任追究。其中,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资产聚集的部门和岗位为监督问责的重点。

该《意见》规定,国有企业经营管理人员违反法律法规和企业内部管理规定,未履行或未正确履行职责造成国有资产较大或重大损失,以及其它严重不良后果的,应当追究责任。处理方式包括:组织处理、扣减薪酬、禁入限制、纪律处分、移送司法机关等。

《意见》还特别强调:“实行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也就是说相关责任人无论是否已经离开企业,都要被追责,承担应有的责任。这对江绵恒等人来说,自然不是好消息。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国的经济能否正常平稳发展对社会和政局的稳定至关重要,也是如今习近平当局面临的困局。由于中共的体制因素的制约,加上江泽民、曾庆红本人还没有落马,以及江派台面人物还在掌握权力等因素,习近平当局在经济领域的反腐“打虎”,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国企面临的严峻局面。如今习当局采取的国企重大决策终身问责制度,就是面对经济困局及改革受阻,对江派采取的打击和反腐措施。#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6-09-06 10: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