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郑颢无奈当驸马,皇帝严教女儿

作者:程守信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人气: 8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唐宣宗李忱最宠爱女儿万寿公主,一心要替她物色个好驸马。可是,中唐时代的社会风气,一般才貌双全的士大夫都不愿作皇帝的女婿,因为怕惹麻烦、受闲气。

唐宣宗要宰相白敏中为他留意此事,挑来挑去,只有起居郎郑颢是位如意郎君。他是宪宗时期宰相郑纲的孙儿,进士及第,当过校书郎、右拾遗内供奉,斯文典雅,风度翩翩。不过,当时他刚和卢氏小姐订婚。郑、卢两家都是几百年的世家大族,门当户对。媒人去卢家送礼,已经走到郑州了,白敏中硬是派人把媒人追了回来,阻止了郑家与卢家的这门亲事。郑颢因此恨透了白敏中!但又毫无办法,因为圣旨是不能违抗的。

公主出嫁了。礼宾司按照规定,要用银妆车。唐宣宗不同意,他说:“我号召天下士民,勤俭朴素,应该从我做起。”吩咐把规格降一级,用一品礼制,乘铜制妆车。

临行时,皇帝(唐宣宗)告诫公主说:“到了婆家,要尽儿媳礼仪,跟老百姓一样,不可轻视丈夫家族中的亲友,更不许干涉公家的事情。”并且亲手写了一张字条:“苟违吾戒,必有太平、安乐之祸。”意思是说:你若违背父亲的教训,就会像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一样,闯下大祸,不得善终。这是一种严厉的警告。

万寿公主到了夫家,没能完全遵守父亲的嘱告。有一次,小叔郑颉得了重病,宣宗派中使(宫中使者)去郑家慰问。中使回来以后,宣宗问及中使:“公主现在哪里?”中使告诉说:“正在慈恩寺看戏。”

宣宗气忿忿地说:“我一向奇怪:为什么士大夫家总不肯和我的女儿联姻,现在完全明白了,人家是有道理的!”宣宗马上叫人把公主召来。公主进殿后,宣宗让她站在阶下,正眼也不瞧一瞧她。公主急了,哭着请罪。宣宗叱责道:“哪有小叔生病,做嫂嫂的不去探望,竟然跑到戏场看戏去的!”一顿教训后,才送她回家。

从此以后,皇室贵族的女子,都小心谨慎,遵守礼法,像山东的崔、卢、郑、王等大族的家风一样有礼貌,谨守规矩。

颇为有趣的是,后来白敏中接受诏令,外出去讨伐党项,出任邠甯节度使。白敏中很不痛快,宣宗问他是什么原因?他才表明心曲:“郑颢原来不愿当驸马,是我勉强他的。从此他就把我恨透了!我当着宰相,他整我不倒。如今,我要去外地,郑颢一定会来挑刺,我真不知哪天会死呢!”

唐宣宗听了,笑道:“这个事我早就明白,你怎么现在才说穿呢?”于是,叫宫人端出一个柳木盒子交给白敏中,说:“你自己去看吧,这里都是郑郎(驸马)控告你的书信。我若相信,你的宰相早就垮台了。”

白敏中这才放心地从征、外出去了。

(事据《资治通鉴》及《通鉴记事本末》)@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个国王联袂而来,足使明成祖朱棣(1403--1424)喜出望外了。他当初派郑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国家和自己的威望。现在四方来朝,而且这次身为国王的贵宾也来到了北京,明成祖当然要热情接待,让这些国王一瞻上国风采。
  • 脱脱是个贤相,他“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极人臣,而不骄。轻货财,远声色,好贤礼士。”他对君王忠心不二,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大义灭亲。
  • 黄霸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明察事实的基础上“多算”。因此,他处理问题,提出建议,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爱他。
  • 凡罪状未明时,无论坏人还是好人,都应按法律程式进行审理,这样才能使违法乱纪的坏人受到惩罚;使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得到昭雪。
  • 我心中只有一怕:怕正直的史官,在史册上记下这不忠的行为,使我遗臭万年!
  • 但冯氏却知礼达义,劝家翁应心无厚薄,她这实际上是做到了孝翁悌夫了,真可以为后世女子的楷模。
  • 为什么唯“赵广汉至精能行之,他人效者莫能及”呢?最根本的原因,是老百姓和下属都明白:赵广汉一心为公,伸张正义。从内心里支持他,帮助他!
  • 康熙帝为政治所需,虽然废掉皇太子,但废黜之后,难以割断父子之情。每对诸臣谈起,便老泪横流,涕泣不止。
  • 元朝时代的耶律楚材是契丹族,蒙古国大臣。在他侍奉成吉思汗、窝阔台汗两朝近30年间,屡次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敢于犯颜直谏,置生死于度外。
  • 人们常以“出淤泥而不染”来赞扬那些身处恶劣环境而洁身自好的人。乾隆后期的两江总督岳起就是这样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他在吏治腐败、官场贪污成风的情况下,依然提倡为官节俭,并能以身作则,为世人树立了榜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