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聋哑人被组团伙 强迫盗窃 大陆残疾人现状堪忧

人气: 1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近日媒体曝光百余聋哑人被诱骗、强迫盗窃,该盗窃团伙在中国大陆十多个城市实施公交车盗窃犯罪,累积赃款近千万人民币。残疾人被利用犯罪、获利案件频现,残疾人现况堪忧。

诱骗与暴力拘禁

1月11日,四川绵阳市公安局通报称,2016年3月,李某某因伙同他人组织操控聋哑人全国盗窃被通缉,2017年1月4日,逃犯李某某被抓获。

大陆媒体报导称,犯罪嫌疑人会加入各种聋哑人手机群,在群里以发布找工作、找伴侣等诱人信息,让不少聋哑人聚集了起来。

“犯罪嫌疑人会加入各种聋哑人QQ群、微信群,通过聊天发布招聘广告。与求职的聋哑人进行视频对话,用手语交流,因为行骗者、团伙组织者也都是聋哑人,所以很容易被轻信。”

将这些聋哑残疾人骗到一起后,团伙组织者就用暴力威胁、殴打等手段强行抢走身份证、残疾证、手机等物品,受骗的聋哑人只能任由摆布。

这些聋哑人被聚集起来,统一租房、统一管理、统一培训。培训完成后,就将这些人员派到车站、广场等密集型场所行窃。

报导介绍说,扒窃小组都是新老搭配,其中一人行窃,另一人打掩护,而新入伙的人员则由小头目负责带领,在外围打掩护的同时,学习扒窃经验。经验成熟的人员则被分配到外地行窃,再把外地的人员引进本地。而当被操控的聋哑人遇到业绩不理想时,便不给吃饱饭。对于想要逃跑的聋哑人,团伙骨干会用暴力威胁殴打。

被胁迫者赵某表示,他不是没想过逃跑,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的圈子很窄,很多逃跑的人都被抓回来打个半死。更何况我们的身份证都在他们手上,他们扬言一旦我们逃跑或是报警,家人将遭遇灭顶之灾。”

据悉,该团伙还会拍摄殴打聋哑人的视频,以此震慑想要逃跑的聋哑人。

大陆残疾人现状堪忧

残疾人被逼迫乞讨、被“盲井”等事件频频出现在报端,大陆残疾人状况令人担忧。这些残疾人之所以容易上当受骗,因为在大陆,残疾人备受歧视,无法获得工作、学习、交友的机会。

目前中国大陆有约8300万残疾人,他们在教育、就业等各种方面受到种种限制。中国残联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中国仅有1640所特殊学校,4万6千特教老师。与中国庞大的残疾人口完全不成比例。基础教育资源的不足导致中国适龄残疾儿童入学率远低于健全儿童。残疾人文盲率甚至高达43.29%(2006年)。

据中国残联数据,2008到2012年间,仅3.5万残疾人进入普通高等院校学习。相比之下,仅2003年一年,中国大学毕业生就超过700万人。

教育不足必然导致残疾人就业和收入困境。虽然1990年出台的《残疾人保障法》中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以残疾为理由歧视求职者。但官方在反歧视方面却并没有带一个好头: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的一项调查表明,40.9%的受访者认为公务员选拔过程中存在对残疾人的歧视。

2014年的一项数据表明,在8300万残疾人中,仅有2100万人(400万城市居民和1700万农村居民)成功就业。2006年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表明,残疾人就业率仅为31%左右;北京师范大学发布的《2013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现实,2007到2012年间,残疾人就业率也只有45%左右。

就业困境必然带来经济贫困。根据“残疾人国际”的报告,中国大部分残疾人仍生活在贫困中。2012年全国残联数据表明,依照打了折扣的2300元贫困线(联合国日均1.25美元的79%),仍有约40%的农村残疾人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残疾人保障法形同虚设

为奥运添置包括新地铁和道路的基础设施北京花了十亿美金,但为残疾人改善公共设施只花了8,700万美金,而很多设施形同虚设,更有些让残疾人更残疾。

北京花了十亿美金为奥运添置包括新地铁和道路的基础设施,但是只花了8,700万美金为残疾人改善公共设施。而这中国特色的盲道,让残疾人更残疾(网络图片)
这是中国特色的盲道,让残疾人更残疾。(网络图片)

北京有近7万名视障人士,登记在册的导盲犬仅有10只。

陈燕女士拥有其中一只,名为“珍妮”。据陈燕介绍,公交、地铁和出租车都不允许珍妮乘坐。她若要外出,只能带着珍妮雇车,每天花费约300元人民币。大部分时间,陈燕就和珍妮一起留在家里。出行更加不便。

大陆《残疾人保障法》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应该遵守国家有关规定,但是,具体规定却是空白,因此拒绝导盲犬并不违法。

特例曾经发生,就在2008年残奥会期间。那时,北京市政府专门出台了《关于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导盲犬使用和管理的通告》,规定导盲犬作为特殊犬类,被允许随盲人出入所有比赛场馆、竞赛场和公共场所。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个规定的有效期到2008年9月20日截止。在这之后,“绿灯”转“红灯”,导盲犬被许多公共场所拒之门外的尴尬依然如故。

江苏常州残疾人士张建平表示,在中共体制下,残疾人群体有等级之分。《残疾人保障法》不是惠及所有的残疾人,而是保障为“和谐”社会代言的残疾人。他们确实享受着各种特权,如邓朴方、张海迪等。而平民百姓残疾人的状况则大相径庭。

张建平说,中共舆论宣传称,其党员干部达8千多万人,官方统计中国的残疾人也是8千多万。“如果把这两个群体的收入和生活状况做对比,两者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大约是99%和1%的关系。前者享受欧美国家的人权,普通残疾人则没有那么幸运了。”

因病致盲的陈永成说:“做了十几年盲人,我从来没有得到来自政府机构的任何残疾人补助款。为此我多次上访,但都被上海当局拘留和关押进黑监狱并遭受体罚、殴打。我只收到过一次街道办的官员给我送粽子,还要配合拍照宣传。”#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1-12 8: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