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23) 共祸东渐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人气: 2202
【字号】    
   标签: tags: ,

二、共祸东渐

苏共本质

共产革命之后,苏联政府于民国九年,宣布撤废其在中国的特权;但民国十年,俄军即侵入外蒙,成立了他东方第一个傀儡“蒙古人民共和国”。

“九一八以后,苏联表面上同情中国抗日,实际上于民国二十四年,不顾中俄条约的责任,就出卖中东路于伪‘满洲国’。民国三十年,又与日本订立‘中立协定’,鼓励日本的南进。

三十三年更悍然以我唐努乌梁海并入他俄帝的版图。到了第二次大战接近最后胜利的阶段,俄帝竟依据他帝俄传统的要求,提出对日参战的条件,要挟美英成立雅尔达密约。”(蒋介石,《反共抗俄基本论》)

1944年10月,苏联官方将唐努乌梁海编入俄罗斯的命令。(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共)其‘抗美援朝’,参加韩战,觊觎日本、越南,加深印度与东南亚的变乱等等,都是其要切实执行列宁、史达林‘灭亡中国,进而侵略亚洲,再进而统治全世界’的预定计划。我们了解了列宁、史达林这一有系统的预定阴谋,就可知道俄帝侵华,并不只是其对我中国一国侵略的结束,而是在攫取其‘确实而可靠的后方’和‘取之不尽的后备力量’,以为其统治全世界的各国和奴役全人类的起点。”(蒋介石,《反共抗俄基本论》)

苏联共产党的前身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一九零三年,该党内部形成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两派。一九一七年,布尔什维克正式独立建党,一年后改称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苏共。

蒋介石对苏共有独到的研究:“今日俄国共产主义正确的说,乃是布尔塞维克主义。一九○三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伦敦开会,分裂为孟塞维克(少数派)和布尔塞维克(多数派)。孟塞维克认为党的组织应该民主,党的革命应该以工人为主。布尔塞维克采取俄国民粹派‘土地与自由社’的恐怖主义及工农独裁的主张。布尔塞维克的领袖就是列宁。”

“列宁更一手承受了巴古宁与尼卡也夫[涅卡耶夫]及朵斯妥也夫斯基的虚无主义与恐怖主义的思想,所谓‘为了革命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也不妨杀死人类之一半。’所谓‘奴隶必有主人,我们便是主人。’列宁把这两种思想与马克斯的阶级斗争论相结合,构成他的‘无产阶级独裁’的理论。在列宁史达林的手上,还有东方正教的‘忏悔’、‘坦白’、‘最后审判’,俄国保罗一世的铁幕制度,以及沙皇专制与大斯拉夫主义,也渗入布尔塞维克主义,为其重要的部分。”(《反共抗俄基本论》)

列宁想要颠覆沙皇,德国威廉二世皇帝则要取得在东线的胜利。流亡在瑞士的列宁在德皇威廉二世的金钱支持下返回俄国。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布尔什维克党领袖列宁率领武装力量向俄国临时政府发动叛乱。掌握了政权后的列宁马上镇压支持自己夺权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使苏共独掌权力。

一九一八年,俄国陷入内战,反布尔什维克力量组成的松散联盟公开反对共产主义政府,由尤登尼奇将军、海军上将高尔察克和邓尼金将军领导,人称白军,对抗共产主义信仰者所组成的红军。

白军失败,前俄罗斯帝国的其余领土在战后由苏共控制,成立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即苏联。

蒋介石身穿军服,摄于1923年。(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共——共党征服中国的工具

“列宁推翻临时政府而建立其苏维埃组织,在理论上自称其为‘转变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为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且宣传其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大多数民众的解放’,好像布尔雪维克是世界上最前进的革命政党,而共产主义,亦就是世界上最崇高的理想。但是实际上,马克斯主义乃是法国革命中的一种反革命的运动,亦就是当时欧美民主革命的一股逆流,他的企图是破坏民主政治而建立专制制度。列宁所创‘无产阶级专政’,及其后继者所谓‘人民民主’的极权主义政体,自是师承马克斯主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所应该特别注意的,就是马克斯主义在俄国渗入了大斯拉夫主义及沙皇专制主义的特征,倘如马克斯和恩格斯今日能目睹其苏俄和中共所谓苏维埃制度的残暴行为,亦必将大为惊诧。”(《苏俄在中国》)

“斯大林取得独裁地位之后,对于列宁的战争方式有两点重要的改变。第一是列宁的对外政策是以苏俄的力量支持各国共党的‘革命’;反之,斯大林的对外政策即是以各国共党的‘革命’支持苏俄的政权。为了苏维埃政权乃至为了他个人的权力,虽牺牲其在某一国家的共党,亦所不惜。中国的共党,即曾经屡次做他苏俄和斯大林个人权力之争的牺牲品。第二是斯大林比列宁更着重东方。”(《苏俄在中国》)

蒋介石具体指出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列宁的布尔塞维克主义是俄罗斯的产物。中共匪徒在组织系统上,是俄国侵略者御用的共产国际的支部,在性格上是俄国大斯拉夫主义征服中国的工具。”(《苏俄在中国》)

“共产党徒利用马克斯、列宁和史达林的理论和策略,麻醉青年,欺骗群众。他们把唯物为本论体,把辩证法做方法,来曲解人类历史,侮蔑现代文明。他们用阴谋制造暴动,用暴动实现阴谋,来瓦解社会组织,破坏政治秩序。他们更用残忍的意识,冷酷的斗争,变乱伦常,毁弃道德。他们造成了一个反人性的运动,弥漫全世界。”(蒋介石,《本党现阶段政治主张》,一九五零)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蒋介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年后,蒋介石在《苏俄在中国》一书中写道:(访苏使自己)“更认识了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相容的。”他察觉到苏联援华乃是项庄舞剑,对此忧心忡忡。
  • 一九四二年四月,蒋介石授意夫人宋美龄在《纽约时报》发表《如是我观》,要求英美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过去三个月来,我中国人民以惊奇而难信的眼光,目睹著西洋军队处处对敌人屈降,……但我们却拿起武器来对抗敌人。到了今日,快要五周年之久了。”“我们中国的精神力量使我们会度过最恶劣、最艰辛的难关,希望西洋人能够了解这种精神力量的价值。”蒋夫人清楚的告诉西方世界:别小看中国人。
  • “本来父亲的观念是世界性的,不但是中国对日本以德报怨,同时也要求欧美同盟国对德国、意大利以德报怨。他的目的就是要将共产势力阻绝在亚洲北大陆间,不让共产势力蔓延至太平洋。”(《蒋纬国口述自传》)
  • “淞沪战役”后,日军战略重点南移,向华中集结。日军装备在水乡泽国威力大减。日军南下,陷入了蒋公的战略布局。蒋介石说:“日本军阀虽自以为机诈百出,实际上是冥顽不灵。”“他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殊不知他的国策与战略,自开战以来,始终是受我们的控制。”
  • “我们就是要以长久的时间,来固守广大的空间,要以广大的空间,来延长抗战的时间,来消耗敌人的实力,争取最后的胜利。”(蒋介石)
  • 政变当天,张学良前来见蒋介石。蒋介石质问他对兵变的态度,张谎称事先不知情。蒋介石说:“尔既不知情,应立即送余回京或至洛阳,则此事尚可收拾。”张却要蒋介石答应他的条件,方能放人。蒋介石当即义正言辞谴责张的叛徒行为,要他“应即将余枪杀,此外无其他可言也”。张竟用“交人民公断”威胁。蒋介石愤怒已极:“余身可死,头可断,肢体可残戮,而中华民族之人格与正气不能不保持。”蒋介石要张学良选择:立即释放或当场枪毙。张学良一时无所措手足。
  • 李克农和张学良三月第一次会谈的详细情报被军统得知。当时军统潜伏在东北军六十七军内部的刘宗汉就将情报汇报给戴笠,包括双方达成的具体协议内容。连六十七军内部散发的中共《中国苏维埃政府中国共产党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也送到戴笠手中。
  • 中共发现张学良是很可能被统战成功的,于是向张提出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占领兰州,打通到苏联的交通线接收武器。“兄部须立即相约配合红军,选定九、十月间的有利时机,决心发动抗日局面,而以占兰州、打通赵苏(苏联),巩固内部,出兵绥远为基本战略方针。”(《飞机驾驶员海岚‧里昂所收藏的有关西安事变的重要私人档案》)
  • 头两次围剿中共军队,国军主力没有介入。一九三一年第三次围剿,国军主力介入,有所斩获,因九一八事变而中止。第四次围剿因热河抗日,刚进行不到一个月就被迫停止。
  • 日本自从明治以来,早就有所谓北进的大陆政策与南进的海洋政策。陆军将苏联列为第一大敌,主张北进“先应倾注所有兵力使苏联屈服”。海军则要南进,在东亚驱逐英、美霸主地位后,再对付苏联。西安事变前一个月,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日本和德国在柏林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剑指苏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