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钱杀夫 多伦多滕秀金被判终身监禁

滕秀金与黄栋结婚证上的合照。(安省法院提供)

人气: 50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多伦多报导)多伦多华妇滕秀金(Xiu Jin Teng,音译)杀夫案1月13日(周五)宣判, 滕秀金一级谋杀罪成立,被判处终身监禁。历时近5年的案件尘埃落定。滕当天咆哮公堂,称要上诉。爱护生命联盟表示,信仰能避免悲剧重演。

滕秀金将上诉

加拿大安省法官麦克唐纳(Justice Ian MacDonnell)在法庭上表示,他宣布刑期之前,滕有权说话。滕秀金说:“我正在写上诉申请,你不要催我。”法官回答:“上诉申请与量刑没关系,这是你说话的机会。”

41岁的滕秀金在法庭里发脾气,多次顶撞法官,用手砸桌子,竟然把法官的判决书撕成碎片。警察给滕戴上手铐,把她带到一个小房间,以免她再扰乱法庭秩序。

随后麦克唐纳法官宣判,滕秀金因杀害其丈夫黄栋,被判处终身监禁,滕服刑25年后才可申请假释。这意味着加国政府将取消滕的永久居民资格。滕刑满释放后,将被遣返回国。

法院规定,滕秀金出狱后不得持有枪支,不得接触死者弟弟黄俊(Jun Huang,音译)。滕必须向执法部门提供她的DNA样本。

2012年2月29日,多伦多警方在一栋独立屋地下室里发现了黄栋的尸体,当时他40岁。警方逮捕了当时36岁的滕秀金,控告她侮辱尸体罪(Indignity to a Dead Body)。警方认为,黄在被发现之前已经死去数天。同年3月5日,警方对滕的控罪升为一级谋杀罪。

滕秀金为黄栋买了寿险,受益人是滕本人,一旦黄栋去世,滕可获得大约200万元的赔偿。滕也为自己买了寿险,但受益人却不是黄栋。

死者弟弟写《受害者声明》

上周五,检控官在法庭上宣读了死者弟弟黄俊在今年元旦写的《受害者声明》。黄俊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统是公平公正的。他说,大约5年过去了,一家人还在等待判决,这使家人感到筋疲力尽。

黄俊写道,黄栋移民加拿大之前,担任一家公司总经理,年薪大约100万人民币。黄栋在很多亲友的眼里是谦卑的成功人士,他父母为他感到骄傲。

黄栋的大部分家人住在中国,他死前与家人的感情很好。 他给家里人打电话,说他可能很快回国。

黄俊写道,没想到哥哥黄栋登陆加拿大不到一年,悲剧就发生了。2012年3月,黄栋的兄弟姐妹得知黄栋去世。从那时起,一家人陷入痛苦之中,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家人经常失眠。

黄栋离世时,他女儿黄诺佳(Nuojia Huang,音译)才2岁。她随后经常做噩梦,痛哭不止。为了给黄诺佳多一些温暖,黄俊夫妇花两年多时间,往返于加中两国,最终获得了黄诺佳的抚养权。滕秀金不愿失去孩子的抚养权,曾多次阻挠法院把抚养权给黄俊夫妇。

黄栋死前,他父亲患病。家里人怕他父亲经不起打击,一直向他隐瞒死讯。黄栋父亲好几年见不到儿子,病情不断加重。

为了到法院旁听,黄俊在一个月前(12月4日)飞到多伦多。12月7日,黄俊在法院里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得知父亲去世。就在父亲离世的前一刻,他还在呼喊黄栋的名字。黄栋母亲当时也在呼喊黄栋的名字,想让儿子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黄母哭晕倒地。

此案判决为何拖延近5年?

2012年3月,滕秀金被控一级谋杀罪。将近5年后,陪审团宣布滕秀金一级谋杀罪名成立。

法官麦克唐纳表示,在过去近5年里,滕秀金换了很多位律师。她的目的是使此案的审讯一拖再拖,最终不了了之,没人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

安省司法厅多次资助滕秀金聘请辩护律师。然而,滕在2012年与2013年先后辞退了两位律师。2014年,律师Devin Bains表示,如果他帮滕打官司,可能要背叛自己的良心。他决定退出此案。

2016年上半年,律师Daniel Moore愿意帮滕秀金辩护,需要滕在《律师费协议》上签字。滕可免费请律师,司法厅帮她付律师费。然而,滕一直拒绝签字,导致Moore拿不到律师费,Moore也决定退出此案。

法官麦克唐纳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此案开审时滕没有辩护律师。

“信仰能避免悲剧重演”

加拿大爱护生命联盟(Campaign Life Coalition)发言人范斯贺(Jack Fonseca)告诉《大纪元》:“妻子为了钱,把丈夫杀了,这让人感到很震惊。如果我们真正想避免这类悲剧重演,我们整个社会必须相信神的存在,道德标准才能回升。”

范斯贺还说:“我们看到家庭暴力与谋杀案件不断增多,主要原因是许多人已背离了神。 他们变成追求物质利益的动物,不再相信神的存在。他们也不相信每个人死后要接受审判,那就是神会根据我们一生中的所作所为给我们一个判决。他们认为只要没人看见,做什么坏事都行,不相信恶有恶报。”#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