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不乱的一代儒宗马怀素

作者:陆真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人气: 405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代有位颇具儒雅风度的法官,不仅“好古嗜学、博讽多闻”,有“博通学者”之誉,而且在司法领域也颇有建树,是一位“无所阿顺,处事平恕,当时颇受称赞”的干练法官。他就是号称一代儒宗的马怀素

马怀素(659—718),字惟白,润州丹徒(今江苏镇江)人。进士及第后,官累迁至监察御史。

唐长安三年(703)九月,御史大夫魏元忠因摧辱武则天的内宠张易之、张昌宗,被诬陷为“结少年欲奉太子”。只是由于二张引以为证的张说抵死不作伪证,魏元忠方得不死,被贬到岭南地区当一个小县尉。魏元忠离开京城时,去向武则天辞行,他说:“臣已经老了,如今去岭南九死一生。陛下他日必有思臣之时。”武则天不解其故,疑惑地问:“为什么?”当时张易之、张昌宗都在武后跟前,魏元忠即指着他们说:“这两个小人最后一定要犯上作乱的。”二张闻言,赶紧走下大殿,口中大呼“冤枉”,又拍打胸膛把自己往石阶上摔,做出一副蒙受莫大冤屈的样子。武则天看了心疼,赶紧叫人去拉,同时对魏元忠说:“你还是赶快走吧。”

东宫太子仆射崔贞慎、将军独孤祎之、郎中皇甫伯琼等八人在郊外设宴为魏元忠饯行。张易之见到竟有人为自己的死对头捧场,心中大怒,指使人诈用柴明的名义,诬告崔贞慎等与魏元忠谋反。武则天闻报后,立即指派监察御史马怀素推鞫查办。但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已认定此案属实,因此在马怀素受命时,武则天叮嘱说:“此事并实,可略问,速(定案上报)以闻。”在马怀素审讯过程中,短时间里就派人催迫数次,并斥责他说:“反状明明白白,为什么还如此拖延?”但马怀素却不为所惑,而且还上书请求把柴明召来对质。武则天蛮横地批示道:“朕也不知柴明是何人、在何处,你只管按他人的揭发审讯,何必还要他本人到场!”面对如此的压力,马怀素“执正不受命”,把自己的审讯结果,如实地汇报给武则天,表示崔贞慎等并没有和魏元忠谋反。马怀素如此明目张胆地大唱反调,使得武则天十分恼怒。

她当即召马怀素入见,当面厉声诘问道:“卿难道想放纵谋反的人吗?”马怀素沉着地辩解道:“臣岂敢放纵谋反者!魏元忠犯罪贬官,崔贞慎等人以亲朋好友的身份来为他送行。虽然可以责备他们这种举动不避嫌,但若因此便诬以谋反的罪名,臣确实不敢苟同。否则,我就是诬罔神明!往昔汉高祖时,梁王彭越谋反被斩首,奉梁王命出使归来的梁大夫栾布,对着彭越的首级汇报事情,哭于其尸之下,并给他办理丧事。汉朝并没有给栾布判刑。更何况如今魏元忠的罪名,根本不是彭越那样的谋反大罪,陛下岂能追究饯行者的罪名,杀掉为魏元忠送行的人呢?”

马怀素以退为进,冷冷地说道:“陛下操生杀之柄,欲加之罪,取决圣衷足矣;若付臣推鞫,臣但守法耳。”马怀素明白武后想杀崔贞慎等,却又不愿落下诛杀无辜的恶名的心理,一句“臣敢不守陛下之法?”的反问,将武后置于进退维谷的窘地。

武则天眼看杀他们是不可能了,于是自找台阶解嘲地问道:“尔欲总不与罪耶?”那神态分明是说,你若一点都不判,那我的颜面往哪里放呀?马怀素听出了武后的弦外音,却仍然装傻地说:“臣才疏学浅,又愚不可及,实在看不出他们犯了什么罪啊!”武则天无可奈何,这才转而叹赏道:“卿守我法!”随即下诏赦免了崔贞慎等八人之罪(事实上他们八人本来无罪)。

当时朱敬则为宰相,他在朝堂上见到马怀素,握着他的手十分敬爱的连声说:“马子,马子(马怀素的乳名),可爱,可爱!”当时的人们都十分赞赏马怀素临危不乱、恪守宪律的法官风范。

(事据《唐书》)@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为良将不但要有将能、 将才,精于谋略,善于战法,勇猛善战;同时还必须具备有良好的将德修养,胜而不骄,谦退不伐(不自夸),不矜其功,克成其名。
  • 诸葛亮这一“自贬责己”的举动,丝毫没有降低他的威信,反而使得广大蜀军将士更加认识到主帅身上的优良品格,更加坚定不移地追随他英勇征战,建立功勋。
  • 仇香摇摇头,沉静地说:“我一向觉得老鹰不如凤凰好。老鹰很凶猛,凤凰很文静,但人们都喜欢凤凰呀!因此,我不愿学老鹰。”
  • 汉桓帝便派画工赶到姜肱的家里,摹画三兄弟的图像,准备向社会传扬,作为士民的楷模。姜肱一再推辞,实在摆不脱身,就用被子把脸捂住,说有些头疼眼花,身体支持不住,也见不得风。这样才把画工支使开。
  • 黄宪的精神风采,影响了大批士大夫文人,一代又一代,互相学习,造成高雅超脱的人格。在污浊的社会里,的确是一股清风,把优良的道德传统保存下来了。
  • 邓太后很重视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学问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卫。邓太后认为,要想使皇室和外戚的子弟不招来灾祸,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读书,懂得作人的道理。
  • 当时在职官员居住在官府,下任后则迁回私宅,如原无私宅,就靠宦囊来购置。孙谦不仅在职时不受饷遗,去任后仍一毫不取,当然无钱购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暂时借住于官府的空车厩中了。
  • 朱休度任官治狱,使“囹圄为空”,绝不意味着朱休度对这些不法之徒撒手不管,任其胡作非为,而是希望以诚心感化他们,使他们心悦诚服,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 召信臣还把对民众的教化当做大事来抓。只要他发现有游手好闲、不努力耕作的人,就加以训斥,甚至法办。召信臣的这些做法,使他们都受到教育感化,有了这种榜样的力量,百姓都耻于为盗。
  • 我天生一副钢筋铁骨般的身躯,却不让我在边疆杀敌立功,只能无声无息地老死在三尺蓬蒿之下,可惜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