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柳先生:从中共大使否认大陆是共产国家谈起

人气: 25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8日讯】2012年1月23日,中共驻英大使刘晓明在BBC 电视台接受采访时居然否认了大陆是共产国家,当主持人追问他是否是一名中共党员时候,他也满面窘态地回避了这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可以设想,如果这是CCTV在大陆对刘大使进行专访,他肯定不会这么忸怩或迟疑地给予肯定的答复。一个来自“三个自信” (所谓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泱泱大国的驻英大使怎么一听到BBC电视主持人提到 “共产党”这个词就会变得如此脆弱和尴尬呢?答案再也简单不过了:在国际社会上,“共产党” 有点像在大陆的上 “六四” 屠城事件一样属于敏感词,和共产党挂钩毕竟是一桩难以启齿的羞辱。

刘大使其实是个明白人,他早年在美国最好的外交学府佛莱彻法律外交学院读书,并且多年驻外当外交官,为中共各种恶行(包括迫害法轮功)使出浑身解数来辩护。长期的海外生活使得刘大使心里很清楚:除了在大陆、北韩等个别共产极权国家外,共产党在国际社会上等同一个过街老鼠,声名狼藉,人人喊打。为了在面向全球的BBC电台上给中共涂脂抹粉,刘大使不得已公然否认了大陆是一个共产国家,也不敢坦承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这种做法其实是直接了当地否认了中国宪法里明确的共产党 “三个代表”条款和地位。按照中共的 “上纲上线” 说法,刘大使为了不让中共和自己在国际舆论面前蒙羞,有涉嫌公然挑战宪法的言论。鉴于中共周期性的党内斗争,说不定哪一天刘大使这些话会在中共将来内部自我清理门户时候作为证据而丢了乌纱帽。然而,刘大使在海外媒体上宁可说出与党中央步调不一致的话,也不愿意与共产党有丝毫关联。 面对国际媒体,咋问也不肯承认自己是一名党员,可谓心虚至极。

或许有些人还记得一个前苏联的笑话,说一位男士上门看一个精神病医生并表示对自己的身心健康状况很担忧:“大夫,我常常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更可怕的是我说的和我做的与我心里想也不一样。” 医生试探着问:“你是共产党员吧?”男士回答:“是啊。”医生说:“那就正常了嘛。” 这些共产党员们,包括刘大使,的确是像中共自我标榜的那样,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口是心非,为了私利不择手段对这些人来说是家常便饭。

春秋时期的思想家孔子曾经说过:“ 君子不以利害义,则耻辱安从生哉!” 如果人不作恶,自然也就没有产生耻辱的根源了。《说文解字》里说:恥,辱也。从心、耳声(“恥”后来在大陆被简化为“耻”)。原繁体字里含有闻过心生惭愧之意 。《孟子》里也有一句话:“耻之于人大矣!” 换句白话说,人要是不要脸的话可是一件大事儿。

儒家的 “五常” 乃指 “仁义礼智信”,其中孔子提出“仁、义、礼”,孟子延加了一个“智”,而董仲舒后来扩充为 “仁、义、礼、智、信”。千百年来这些传统价值观贯穿了中华文明历史,是上到帝王,下到庶民的言行道德规范准则。

自中共1949年篡权之后,它不断地利用被西方人所唾弃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来打压五千多年由来已久的华夏文明与价值观念。这种对传统文化毁灭性的破坏在文革期间的批判“孔孟之道”和当今的对佛家功法法轮功迫害中达到巅峰。

更为恐怖的是,伴随着传统文明的逐渐消失,经过长期的中共洗脑, 不少学者们发现在当今大陆上的几代人在不同程度上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其中许多人是非混淆,抵触普世价值,甚至本身作为中共的受害者,还常常为中共的不合法性辩护。

在一言堂的教育体制下,在中共极权下造就出来的很多大陆人与海外的华人(包括香港居民和台湾百姓)就像眼下的北韩人和南韩人一样,言行和思维差异悬殊,似乎是两类族裔 。引入注目的是,这种差异都是始于五十年代,也就是共产党开始执政初期;而在此之前,中国两岸三地百姓以及南北韩人民并不存在如此悬殊的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从事研究转型社会的学者们发现,尽管东欧共产国家已经倒台多年,然而在老一代人思想中清除当年共产党文化的洗脑教育却是一个非常艰苦的长期过程,可能需要几代人才能彻底消除共产党的文化因素。

令人欣悦的是,随着全球化和网络的开发,中共很难继续维持过去的封闭式的统治和洗脑教育。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通过出国旅行和突破网络封锁等不同渠道了解到共产专制和民主社会之间的天壤之别。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有人问: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什么?回答是:它成功地克服了在其它社会制度里不会存在的困难。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在今天的大数据时代里,靠封锁信息来维护中共的专制体系注定会失败。中共在当今亿万百姓眼中已经是一个腐败和暴政的象征,没有丝毫合法性。

《荀子·王制篇》中有这么一段话:“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传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一个明君是应该顺应天意、执政为民。只有这样,朝野上下才能政治清明,民风淳朴,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八方来朝。而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历史转折时期,最好的选择就是果断地抛弃人心向背的共产制度,为中共历次迫害的每个无辜群体恢复名誉并追究凶手的法律责任,步履当年孙中山先生的脚印,在弘扬中华文明的同时走向共和,开启中华历史的新篇章,此乃上上明君之道。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和中共这个末世邪恶体系与狼共舞必将会被历史潮流所一起淘汰。

古人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解体中共才是真正解决目前中国社会上所有危机和问题的首要前提,也是民心所向,历史必然。是否顺应天意和历史潮流牵涉到决定每一个生命的千秋功过以及如何摆放自己的未来位置。此等大事,不可不明察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1-18 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