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婆豆腐”风波

作者:张仁虎

麻婆豆腐(龚安妮/大纪元)

  人气: 153
【字号】    
   标签: tags:

我现在是一个耄耋老人,已经不能开车了。为了“运动”,我几乎每天拄着拐杖在家附近散步。这几天,我忽然想吃“麻婆豆腐”。离我家不远就有一个中国餐馆。我每次出门,都是老伴开车,她只比我小一点点,晚上她也不能开车了。我暗示给她我的“欲望”,她没赞成,也没反对!

这一天,我忽然想“从我家‘走’到餐馆”,去买“麻婆豆腐”。我计划走一段路,休息一会儿,最后到达应是没问题。

但是我的估计完全错了。刚离开家那一段,还马马虎虎算是走得还可以。再往下去,上坡下坡,我“休息”的时间比“走路”的时间还多。好不容易到了餐馆,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餐馆带位子的韩国女士(我有点认识她),一见面就问:ARE YOU OK?.

我坐下,暗示她我没事。她立刻拿起菜单要带我去里面就坐。我告诉她我要买外卖。她立刻打动电脑收银机,说:$7.50。

我拿着空盒子去里面拿“麻婆豆腐”,但是找不到。我问了一个为客人加菜的东方人,他带我去了“酸辣汤”的前面。(大概因为酸辣汤里面有豆腐丝)我只好去找韩国女士。怕她听不懂,我还把“麻婆豆腐”写在纸上,她拿着去厨房。之后得到的回答是“我们不做了”。

我后悔太早付账了,只好去拿了几样我喜欢的肉跟青菜,韩国女士帮我包好,我又坐回去休息一会才走出大门。门前是大马路,汽车来回奔跑。我咬了咬牙,迈出第一步。

前途茫茫,我实在是走不动啊!经过一个酒店,买酒的人时进时出。我想拜托一位顾客带我回家。等我走到人家附近,那人已经发动了车子,我“晚”了一步!

我咬着牙,勉强左拐右拐,到了一座旅馆前面。门前车子来去很多,我就站在入口前面,一旦有车向我回家路上开来,我就伸出右手,举起大拇指,表示我要“搭便车”,但是每部车都不停。我在那儿待了一会,几十部车都过去了。我也实在很累了,就坐在旁边的草地上休息。

一位穿西装的男士,走到我身旁问:ARE YOU OK ? 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了他。他叫我进去旅馆。我说我实在走不动。他开始扶我起来,看来很仁慈,很热心,原来他是旅馆经理,大名叫RON.到了里面,柜台女士起身相迎。扶我的经理说:“这位先生得休息一下。”一位女士给了我一瓶冷水,她的名牌是NANCY。他们两人都说:“我们有办法,你稍微等一下。”旅馆经理好像到柜台后面打电话去了,NANCY跑进跑出,好像做她份内的事情,查看房间。

不久,我看见一部警察车,停在旅馆门口。再一转眼,警察向我问话了“您需要回家?”我说“是”。那警察是一位高头大马,很年轻的人。他立刻要看我的驾驶执照。

对这个问题,我有点反感,我当时有点犹豫,再一想,好像警察办事,第一眼看驾驶执照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把驾驶执照双手奉上。他立刻反身向外,走到他的车里去了。

我有点不耐,看了看刚才扶我进入旅馆的经理一眼,他也双手摊开,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我俩猜警察是去他车里头,用电话检查我的“犯罪”记录。

这一点我可不怕,可以放一百个心。我平生没“骗”,没“诈”,没“杀人”,没“放火”!

没一刻功夫,他进来走到我面前:LET’SGO. 我跟着他,走向他的警察车。

我想他没有超过25岁,一个容貌端正,举止有礼的美国警察,伸手把我的三件东西,放在他的公务车后座,很有礼貌地给我打开右手边前门,请我入内。又轻轻地关上车门。他的车是福特牌,里面是黑色,在驾驶杆旁边安了一个电脑。他自己绕道从车后面,走到车前面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

我的三件东西是:一根拐杖,一件外套,一个刚从饭店买来的,没有“麻婆豆腐”的午餐盒子。

他坐定以后,略微沉思,然后又用英文说:“驾驶执照”。我只好又把驾驶执照给了他,原来他要看我的住址。总算他预备要开动车子了。

我从台湾来美国住了52年了。这是第二次跟警察打交道。第一次,是刚搬来这个小城,三个孩子很小,一家五口,买完东西,半路遇上倾盆大雨,一位警察“叔叔”(当年我们这样给孩子们介绍的)让我们上了他的车,送我们回到家。

目前的这位警察,手脚俐落,长得很帅,立刻发动了车子,驶出旅馆,上了我的回家大路。到了我家门口,他停了车,为我打开车门,陪我走到房门前。他看着我打开房门,我跟他握了握手,说了谢谢。他转身离去。

一场“‘麻婆豆腐’风波”于此划下句点。@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最后一个工作,做得比较久,一直到退休,到今年已经三十九年了!从1976到2015,在这三十九年当中,没有换房子,房子老了,门口的信箱也老了。
  • 人们总关注于夫妻这个概念,却忽视情人的意义。五十年后,是否还是夫妻?其实不如说是否还是情人!
  • 从此以后,每次活动,北佛州中华会馆的消息都是佛州新闻的一部分,我变成“特约记者”,如有特殊事件,我也以特写稿寄去…
  • 话说我这个老人,近日“经了一事”,当然“长了一智”,正如俗语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关于此事,不大不小,是一起车祸,还好,没人受伤,包括我自己!
  • 山西人,尤其山西太原人,成千上万人忘不了民国38年──1949年4月24日“太原陷落”的悲痛与恐惧。
  • 我的“老爷”车最近又出毛病了。事实上他还不够资格称“老爷”──才11岁啊!
  • 回家途中,看见一个修车行正在开门。那时车不多,我一个急转弯,开到里面。 修车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车厂,一个穿蓝色修车制服的大个儿向我走来:“我可以帮忙吗?”
  • 那次跟葛林见面,餐会上谈了很多关与阎锡山的事绩。葛氏是学者,研究深入,态度客观,使我对阎锡山有了更深,更客观的了解。
  • 近来,大家都疯林书豪,我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