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案谢阳遭酷刑迫害曝光 妻子“被失踪”

谢阳与妻子陈桂秋(网络图片)
人气: 24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1月20日上午,“709案”人权律师谢阳妻子陈桂秋被叫到湖南大学保卫处“谈话”,至今未归,律师们找遍湖南大学也没有发现她,她“被失踪”了。前一天,谢阳被抓以来所遭受到的酷刑迫害被曝光

20日上午,谢阳的代理律师刘正清透露,谢阳的妻子陈桂秋被谢阳专案组、湖南大学校领导叫到学校保卫处“谈话”。到下午孩子放学时间,陈桂秋仍然没有回家,没有人接孩子。

目前人权律师文东海、刘正清寻遍湖南大学,也没有看见陈桂秋的影子。谢阳的另一位代理律师陈建刚很担心陈桂秋的安全,并认为陈桂秋的被失踪与前一天曝光谢阳遭酷刑迫害的内幕有直接关系。

大纪元记者致电湖南大学信息公开部、陈桂秋所在的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均无人接听,最后致电湖南大学保卫处综合办公室。

工作人员声称:“没看到消息,没看到人,不清楚。”一会儿说可能是下面科室做的,一会儿又说现在是放假,这里没人。当记者告知对方谢阳律师遭酷刑迫害及现在陈桂秋被叫到保卫处“谈话”全世界都知道的时候,工作人员以“我不认识这个老师”“从来没听说过谢阳这个事情”及“我不负责这块儿”为由搪塞。

到截稿时间为止,记者尝试通过多个渠道联系陈桂秋,都联系不上,她的手机一直处于暂未接通状态。刘正清、文东海律师的电话均没人接听。

谢阳律师于2015年7月11日被怀化市洪江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控以扰乱公共秩序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于2017年1月4日及13日两度会见谢阳,并于19日在网站上公开两份共约一万七千字的会见记录。此记录详细披露了谢阳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时间内,所遭受的非人待遇:殴打、威胁、不给水喝、不让睡觉⋯⋯

尽管如此,谢阳坚持不向中共妥协,据了解,谢阳近日拒绝了以认罪、构陷他人及上央视等条件换取新年前获得取保释放的要求。

谢阳告诉陈建刚说,“他们(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审讯他的警察们)自始至终拿我家人和孩子威胁我。对我说,‘你老婆在湖大(湖南大学)当教授,她经济上难道就没有一点问题?你如果不配合,不要逼我们把这个事情扩大化。如果你不讲清楚讲明白,毫无疑问,要整你老婆。’还拿我孩子来威胁我,说,‘你女儿谢雅娟在长沙博才中学读书,如果她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个反革命分子的话,她能抬起头来吗?她将来如果要做公务员,这怎么可能呢?’”

他还说,“尹卓(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审讯他的其中一个警察)等人还拿我老婆孩子的生命威胁我,原话是‘你老婆孩子开车的时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现在这个社会交通事故比较多’。”

除此之外,这些审讯的警察还以谢阳的哥哥、侄儿、周边的朋友为要挟,甚至以诬陷谢阳在外有女人等子虚乌有的东西迫使谢阳认罪。在会面时,谢阳谈起这些曾失声痛哭,但是表示自己不会认罪,“我是无罪的,完全无罪。我虽然在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做过一些自污的签字,这都不是事实,也不能说明我犯罪。”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中共用家人,尤其是老人、妇女、孩子来威胁维权律师或异议人士是很擅长的:“就是你家里哪里是软肋,就从哪里开刀。哪怕人在海外,在中国的亲人也会被上门骚扰。”他说,中共在迫害人方面做的是最“专业”的。

对于谢阳的迫害除了以家人、朋友要挟外,“吊吊椅”、长时间不让睡觉、烟熏、殴打、引诱诬陷他人、被逼认罪、不给水喝、不给手纸上厕所、不给水果吃造成严重便秘、不给钱用,还用孤立的手段迫害谢阳律师。

审讯的警察让谢阳坐在几张叠加起来的塑料凳子上,脚不着地,腰不能弯,双手放膝盖上,一动不动,长达20个小时以上的折磨。谢阳的右腿曾受过伤,但是那些警察却说:“你说的不是个事儿,别给我们讲条件,让你怎样就怎样!”谢阳告诉律师:“吊吊椅”让人腰肌劳损,会让双腿吊得疼痛,看不出来有外伤的,再加上不让睡觉,“他们就是用不会落下痕迹的折磨人的方式来迫害我的。”

关于不让睡觉和超长时间审讯,谢阳是这样描述的:从7月11日一直到7月12日晚上12点,超过40多个小时没有让休息;从13日到19日,这七天当中审讯人员在24小时之中分了5个班来审讯我,陪护人员分三个班,每个班8小时,每次两人同时陪护。第一班:早晨8:00—13:00;第二班:13:00—18:00;第三班:18:00—23:00;第四班:23:00—凌晨3:00;第五班:3:00—8:00。这七天,审讯一直拖到凌晨4点以后,能让我休息一会儿,但6:30肯定会被叫醒,我每天只能休息两个小时多一点。

他说:“我必须按照他们的要求写自述材料,如果不写就是永无休止地折磨我。那些记录是我被逼迫的状态下写的,如果我不写、不签字,我当时就会死在那个宾馆(颐天宾馆),他们故意折磨我已经超出了我能承受的极限,我当时想自杀。”

“我今天没有认罪,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声明,我谢阳本人无罪。如果日后,就是在今天,2017年1月13日以后出现我任何认罪的书面材料或者录音录像,那都不是事实,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即便是有一天我认罪了,也是迫于交易,迫于对我的折磨,我完全无罪,但是就是因为我发表了一些自由言论、我参与了一些为民维权的案件,长沙市公安局就这样折磨我,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和凶手。”谢阳说。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开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和传唤各地的维权律师。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陆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强迫失踪,涉及23个省份。

最新消息:北京时间晚间7点,大纪元记者于终于打通陈桂秋的电话,她表示自己刚刚回到家中,孩子当时是有人把她接到学校办公室(和陈桂秋不同的房间)。由于孩子哭闹和她本身今天一天就比较劳累,陈桂秋只是简单的向记者表述校办和谢阳专案组找她谈话全是关于谢阳案子一事,也包括昨天曝光丈夫被酷刑迫害内幕。另外,她表示没有受到威胁,目前已经安全到家,并谢谢大家的关注。#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7-01-20 6: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