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庞有亲属忆王全璋律师庭审辩护

王全璋律师资料照。(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人气: 12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1日讯】按:本文作者为北京法轮功学员庞有的姐夫。庞有曾任北京朝阳区建委官员,因信仰法轮功于2000年、2010年两度被中共当局投入监狱达12载。2014年末,庞有在陕西延安访友期间再遭绑架,并被非法批捕。当时有消息说,北京方面要求“从重处理”。

2015年4月,曾为多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王全璋为庞有进行了庭审辩护,庞有随后被“免于起诉”。7月9日,王全璋在“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中遭非法绑架,半年中音信全无;2016年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关入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至今情况不明。

庞有于2016年又两度遭非法绑架。本文据庞有姐夫胡燕春口述录音整理。

* * *

2015年1月,我内弟庞有在延安访友期间被宜川县公安局逮捕,之后他因为在当地发放了十几张法轮功宣传光盘而遭到起诉。我不炼法轮功,当时给我内弟请律师,心里是有一点压力的,但我知道庞有不是坏人,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样,警察都得下岗了,所以我去帮助他没有错。

被抓捕前的庞有与儿子。(大纪元)

“为当事人争取权利是本分”

开始我找了很多律师,大都不敢接案子,好像因为司法局对给法轮功辩护的律师施加压力吧。后来我找到了王全璋律师,他说可以为庞有做辩护,他说自己就是个律师,从法律角度为当事人去争取权利是本分。开始接触的时候,感觉他不太爱说话,说话也细声细语的,很平和,不是那种很张扬的人。

接下来为了庞有的案子,我和王律师一起去过四次延安。在一起时,他从不聊些没用的,也很少有闲着的时候。在飞机上、车上,他老是看资料。有时候晚上,我看见他经常和他的小儿子视频聊天,问儿子一天都干什么了、乖不乖什么的,那时他儿子应该也就一岁多点吧,那时他也说过,说自己的电话是被监控的。

王律师吃饭不讲究,因为时间太紧。他总是说,不要花很多钱,随便点,快点就行,能吃饱就行。有时在机场,我们每人就吃碗面条。他那么一个大个子,拉着一个大箱子,走路老是匆匆忙忙,箱子好像也用了好几年,很旧。他在人群里也不显眼,普普通通的像个体力劳动者。

开庭把他们镇住了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庞有开庭,那是2015年4月27日。宜川法院外面都是警车,武警特别多,戒备森严,院子的车里都坐着便衣。进去时,看到满楼道都是武警法警在溜跶,因为离北京很远,庞有北京的亲友也没去几个,法院旁听席上也没几个人。

那时我和检察院、公安他们沟通,他们那意思就是,法轮功没有不判的,而且庞有过去就被判刑两次了,五年以内属于“累犯”,发一张光盘都是3年以上,“累犯”再加上半年,最理想是3年半;称庞有的案子“上面也非常重视,估计要判5到7年”。王律师也跟我说,案子不乐观,但他会为庞有做无罪辩护。

宣布开庭之后,王律师指出,合议庭里多出一个人,请审判长把她请出去,因为合议庭没有她。结果那人站起来说“今天我是书记员”,意思是她不参加合议庭,其实那人是宜川县检察院起诉科的科长。王律师当时没说什么,但后来那人一站起来说话,王律师就说,“你住嘴!你今天是书记员,你就管你的记录!”那人只得坐下,这下就把他们镇住了。

有理有据 感染每个人

他们念《起诉书》,拿那些《人民日报》啊、新华社社论什么的说法轮功,庞有一下就站起来,说:“你住嘴。你是法律人,你不能这样说话,法律人说话要靠证据。”他说:“你今天说的全是社论语言。你又不是媒体人,你应该把证据说出来。没有证据,念这些东西,不是很荒唐吗?我看你不懂法。”

他说完之后,法警就吼他坐下,庞有问审判长:“有规定被告人说话不能站起来吗?”审判长说没有规定,于是庞有就对法警说,“如果你再碰我,你就违法了。”于是法警再不敢碰庞有了。

开始王律师也不言语,静静听着他们说,轮到他辩论了,他就滔滔不绝,说话气势如虹,听起来有理有据的。他讲到依据法律,法轮功不违法,起诉庞有就是违背法律、庞有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等等。王律师在法庭的状态和平时大不一样,他特别亢奋、有激情,非常自信,声音特别大,反应特别快,思路特别严密,无懈可击。他的状态感染了每个人,好像他就是法庭主角一样。

记得当时他们还把一些光碟拿上来,说是庞有违法的“物证”,他们直接抓过光碟,要书记员放录像。王律师又站起来,说:“停!你们懂不懂法啊,如果今天审的是杀人案,这是一把刀,就是证据啊,你们怎么对待啊?你们都得戴手套、拿个拖盘,下面放一块布搁上吧?这是证据啊。你们根本不注意,随便就拿物证,你们敢这么随意,就证明你们都知道当事人是无罪的!”

那些人一下全都傻了,对答不上来。

法警静听 法官像蔫了

庭审的气氛慢慢就变了,审判长、检察官他们基本不说话了,好像蔫了,坐都没有坐相了。我看见好几个人腿都哆嗦起来,法庭由审判庞有,变成了审判他们一样。楼道里也没人溜跶了,法警都坐在旁听席后边,瞪着眼睛安静地听着,就听王全璋和庞有两人说。

开始法庭还录像呢,后来我看他们把录像给关了,哎,那天的录像如果能公开,真是太精彩了!连我这不修炼法轮功的人,听着都振奋啊!

那天庭审很长时间,从下午2点到7点吧,最后说隔日宣判。

到了6月11日,王律师打电话给我:“明天你去宜川接人吧,庞有可以回家了。”我很惊奇:“不可能吧!?”不敢想像庞有能被放回啊,延安那边一直说只要是法轮功就得判,而且这次要“从重处理”啊。但第二天我赶到了宜川,真的接回了庞有,那时他已经被关押半年之久了。后来听人说,那次王律师的庭审辩护,使我内弟能免于起诉被放回,真是奇迹了。

一个月后,就听说王全璋律师被抓起来,听说是“709”案……唉,我老觉得对不起王律师,连一次像样的饭都没有请他!#

录音整理:陈莉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7-01-25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