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生活(310)剪发

作者﹕文、图/邱荣蓉

淡彩速写 / 街景:路口的新颖发廊(图片来源:作者 邱荣蓉 提供)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再过几天就是中国新年了,过年当然要有个新气象!几乎大家都是这样,趁年前到美发店剪发、染发、烫发,好让自己“从头开始”焕然一新。尤其烫发的女性,担心刚烫过的新发式看来生硬呆板不自然,不少人会利用年前的十天半月烫发,这样到过年时梳理起来,就显得格外俐落好看了!

我遗传了母亲天生的自然卷,从不烫发;这一辈子只上美发店烫过2次头:第一次是结婚必须烫发,美发师说:“就算是自然卷也要烫发来固定发型,这样子新娘妆才会好看持久。”因此婚后只好经常去美发店整理,我觉得实在太麻烦了,所以婚后仅仅一个月就剪回学生头。

第二次是生完老大回公司上班前,做完月子的我想给同事耳目一新的感觉,原本只是剪短就好,没想到美发师又用三寸不烂之舌鼓励我烫发,就这样又过了二个星期,我实在无法忍受烫发的自己,下场又和前次一样将头发剪掉了!

为了自己不能享受烫发的美丽,所以只能在剪发上下工夫了,从此我一心寻觅会剪我这一头自然卷的美发师,成为自己当时最在乎的一件事;在台北承德路上班的那些年,公司附近就有一间不错的美发店。虽然是开在巷弄里的家庭美发,老板娘手艺好、价格公道,我最常利用午休时段报到,享受剪发前老板娘会先帮我按摩一下肩膀和颈后的贴心小动作,这样子放心、安心地从洗头到剪发的一时片刻,几乎变成我闭眼午睡的时间,就这样一晃眼八九年过去了。

后来全家搬回桃园乡下的眷村创业,对自己的三千烦恼丝,初时还斤斤计较,一定要到市区名店找名师剪发,每回预约好专程前去,设计师却从来都没有准时过,排在我前面的客人总让我耐心的等啊等啊!当然,我的耐心终于被磨完了!只好在眷村附近的美容院剪了几回头发……不知道是因为彼此沟通不良?还是我的卷发先天失调?每次剪完头发回家,揽镜自照总会生很久的闷气!

某一天,我的转机来了!无意间看电视上介绍一位,在日本赫赫有名的美发设计师,他边替女客人剪发、边向节目主持人解说:如何用一把剪刀就能剪出好看又有层次的发型。这时候,我的脑海闪现出一道光来,家里有一把裁布用的上好剪刀,那是过去做家饰布生意时,偶尔需帮客人做客制化窗帘用的,如今事过境迁已成废物,这一把现成的进口钢制利剪,不用白不用啊!就这样变成我自行剪发的工具:慢慢对镜自剪,一回生、二回熟,一路剪下来,至今算起来差不多快20年了。

往年不论在平常或是年节日子,我都自行剪发和染发,从来不上美发店!这样做的理由不是为了省钱、而是每回剪发、洗发只需花20分钟,省下许多宝贵的时间。只要带着大钢剪和另一面镜子到浴室,让两面镜子互照反射一下后脑勺,利用两手掌和指间触感,就能剪出我需要的长短和层次,说真的整颗头型,左右前面的头发很容易剪,倒是后脑勺这个区块的发量,因为看不见最难处理,尤其发丝的层次感无法随心所欲剪得恰到好处。

两个月前,是我最后一次给自己剪发︰那天夜里有点累了,睡前一如以往对着镜子剪发,边剪边想事情不够专心吧……一不留神右手的长剪刀的刀尖画到了左手的中指关节处,不妙!好疼!赶紧停手、仔细的瞧瞧,还好只是画破了一点表皮、淌一滴血。我这一惊吓,忽然间十分感喟起来:“毕竟,我不年轻了!已迈入老年前期,凡事都得慢慢来、不用急啊!”

上星期经友人介绍:到我家附近的黄昏市场旁边剪发。美发店很小很小,只有半个店面,另一半是修理手机的工作室。设计师是个很有妈妈味道的中年女性,体态粗壮、手艺轻巧,我只拿发型书给她参考我想要剪的发型,没想到她两三下就剪出来了!我非常满意喜欢,当下好生感动;等了20年,终于在2017年的现在,找到我的“千里马”了!原来,设计师帮人剪发已经20几年算是老师傅了,隐身在巷弄里正在等待寻觅有缘的“伯乐”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整理书桌,忽然翻到一叠旧照片,那是8年前在宝庆路的旧家拍的;有些事虽然事过境迁,往事却不会如烟消逝,不经意的旧照片浮现了过去那几年的记忆。
  • 眷村是自成一格的小社区,村里村外的生活机能食十足,有幼稚园、小学、篮球场、美发院、杂货店、菜市场、早餐店、馒头包子店。午后或傍晚会有面包车来叫卖面包和蛋糕。也有卖爆米花和棉花糖的小贩,或卖水果和酱菜的推车。
  • 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喜欢吃“三明治”这种简单即食的便餐,无论作为正餐、下午茶、消夜或出外郊游都十分方便。尤其早餐吃三明治,营养可口又容易消化,不管是吃早餐店现做的、或便利超商微波加热的,只要搭配一杯热咖啡,就让我觉得精神百倍、心情愉悦!
  • 喝完咖啡在回家的路上,我总是静默开心的回味这一天“美好咖啡日”的余韵。后来,彼此相约每月忙里偷闲,找一天专属我们的“咖啡日”:一起喝咖啡、画画、拍照、聊天。
  • 今年冬天似乎特别温暖,明明已经是12月下旬了,却没有寒气逼人的气候,眼看着一年一度的耶诞节即将来临,市区的商家和街道却显得异常冷清寂寥,完全不似往年般的缤纷热闹。
  • 附近的黄昏市场里面,有一家老字号的“牛排馆”,它其实是市场角落的一个摊位,开放的环境完全没有隐密性,料理铁板的煎台和工作空间,直接让人一目了然,就连店里每道菜单也都简单明确的高高挂起,老远就能让人读得一清二楚。
  • 微凉的秋冬,偶尔想煮个热汤来暖暖身子,去黄昏市场逛了一圈,无意间发现有个摊子,桌面铺满了属于这个季节的滋味:煮熟的菱角、花生、玉米、还有我最爱的小芋头,像座小山似的堆在一起。
  • 从初中时代我爱上了西洋歌曲,除了准时挨在收音机旁听广播节目外、三不五十也会寄张“明信片”给电台主持人,点播我想收听的曲子。但是光听怎么会满足,自然也会想学唱啊!
  • 我认为打工生涯,就像一列行驶的火车,沿途上有让我惊艳的美丽风景,身历其境的同时也能沉淀自己的心灵,欣赏旅途间来来去去的不同身影,犹如转换著不同的打工环境。
  • 假日中午家中面馆生意客满,我挥汗如雨的在厨房和桌间穿梭,忽然有人在身后唤我,回头一看是友人小翠,她带了2包水果,后头还跟了一个人,竟然是我念初中的班导——夏老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