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歌舞升平的日子──宋朝的乐舞(2)

作者:仰岳
南宋,刘松年〈博古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南宋时期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这是民族英雄岳飞的经典作品《满江红》中的一段,“靖康之祸”中原王朝两位皇帝被外族俘虏北上,这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中空前未有的变局,南宋建立初期国难当前百废待举,宋高宗无心于用乐。

《宋史乐志》
高宗南渡,经营多难,其于稽古饰治之事,时靡遑暇。建炎元年,首诏有司曰:“朕承祖宗遗泽,获托臣民之上,扶颠持危,夙夜痛悼。况于闻乐以自为乐,实增感于朕心。”

在艺术上,文人悲愤的心情也显现在艺术作品上:宫廷画院画家笔下的山河也从巨幅的大山缩小成微型的半山、断壁,戏曲也出现了许多国破家亡的历史剧,文学上相较北宋更增添了几许慷慨激昂。之后岳飞率岳家军站上历史舞台,在短短的几年间就收复了中原大半江山,局势开始转危为安,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宋高宗于名堂祭祀天地开始用乐,此时南宋已定都临安府。

临安府海外贸易兴盛,遍及五十余国,为当时世界第一大贸易城市,城内各国游客来往不绝,酒肆茶楼、艺场、教坊、夜市兴盛空前,比起北宋时期的汴京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时音乐形式主要已流传于民间,说唱艺人张五牛创“唱赚” 形式的歌曲风靡了整个大江南北。

都城记胜:“赚者,误赚之意也;令人正堪美听,不觉已至尾声。”

这时宫廷不置教坊,过去在宫中的音乐家及舞蹈家走入民间,在大街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说唱人与队舞者到酒家或达官贵人居所游玩的盛况。

周密《武林旧事》卷二“元夕”条:“都城自旧岁冬孟驾回,则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绾者数十队,以供贵邸豪家幕次之玩。而天街茶肆,渐已罗列 …”

戏曲舞蹈已加入对白与情节,这种叙事性更强的舞剧也登场亮相,当时有位鞠夫人因为善歌舞,为仙诏院第一, 称为“鞠部头”,后世因称戏班为“鞠部”,舞台艺术的表演奠基于南宋时期。

宋高宗绍兴十一年(公元1142年)民族英雄岳飞遇害,宋金签订绍兴合议,自此后已注定北伐无望,南宋灭亡之局已定,然留下“忠”的精神已让后人成为永世效法的典范,其不朽词作《满江红》为千古传诵的名篇,后世文人范成大、文天祥、文徵明、夏完淳都以为基底创作出许多经典词句。

岳飞像。(公有领域)

这时期的词人以辛弃疾陆游为主,其作品充满了对朝廷现实的不满及悲愤。

辛弃疾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但也有描写田园风光及在逆境中充满着坚忍精神的作品:

陆游《游山西村》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当时的作品几乎都有曲谱可传唱,惜绝大多数都已失传,词人姜夔著有《白石道人歌曲》六卷,是流传至今的唯一一部带有曲谱的宋代歌集,堪称音乐史上的稀世之宝。

相对于政治及战争的现实,南宋空前的繁华令人暂时忘记战乱的痛苦,从国都的格局便可看出南宋富丽、繁华的文化,在艺术上的表现相较于北宋更平民化、世俗化,书画或陶瓷等艺术品比起前朝更加精细,典雅及坚韧的精神。

南宋的文明成就也影响四周诸国,北方的金朝也仿南宋制定雅乐做四海会同之舞,这时南宋为孝宗在位期间,他上任后沿袭前代用乐,作徳寿宫舞谱,扩编乐工人数,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舞蹈家小刘婉容进自制《十色菊》、《千秋岁》曲破,与内人琼琼、柔柔对舞并奏清乐。

之后的宋宁宗时期宫廷音乐无大进展,音乐家姜夔上书朝廷论雅乐,又做《大乐议》、《琴瑟考古图》,理学家及音乐家朱熹也上奏给朝廷,希望复兴远古时期的礼乐之风。

《大学衍义补》
宋儒朱熹上疏:“遭秦灭学,礼乐先坏,汉晋以来诸儒补缉竟无全书,其颇存者三礼而已。…若乃乐之为教,则又绝无师授,律尺短长、声音清浊,学士、大夫莫有知其说者而不知其为阙也。”

然此时的南宋已进入衰亡,同一时期北方的蒙古乘势而起,成吉思汗带领着蒙古大军先败西夏,后破金兵,又西征俄罗斯、东欧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无敌。蒙古于西征班师后先灭去西夏,并与南宋相约攻金,最后宋将孟珙攻下蔡州,金哀宗自杀,历经九主一百二十年的金灭亡,剩下南宋与蒙古的残局。

宋理、度宗任用奸臣贾似道为相,朝政荒废,这一时期乐舞仅能守成难有大的进展,度宗先后用“大昭”、“大熙”乐舞,北方的元世祖忽必烈设置玉宸院、云和署…等音乐机构,执掌协调乐律事宜,并将教坊司提升为五品官位,之后蒙古大军一路南下,终攻下临安,幼主㬎与太后遭掳并收南宋宫内乐器。

音乐家张炎便是处于这时期,他是名将张俊的后代,蒙古大军进入临安时他年方三十,南宋灭亡后他流浪四方,终身不仕官,他的著作《词源》二卷是经典的词论及音乐专著,其中详论五音十二律、律吕相生,以及宫调、音谱..论作词之要法等。宋丞相文天祥在南宋的最后时刻召集四方群英、力挽狂澜,他们二者在这时期的词俨然是宋词的“最后一个音节”,也是宋朝历史“忠”的后演绎。

文天祥像。(公有领域)

张炎《高阳台 西湖春感》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斜日归船。
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
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
当年燕子知何入?但苔深韦曲,草暗斜川。
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
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
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文天祥《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宋代文化虽然不如唐代般的雄浑大气,但却充满着精致、典雅及亲民的韵味,宋代历史虽然外患不断,然而那些曾侵略过中原的外族:如辽、金、西夏..等无不仰慕宋朝的文化,不论在政治制度及教育上都以中原王朝为典范。宋代的乐舞是文明成就的果实,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风气,也述说着一个朝代的故事,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大多是由宋代瓦子、勾栏的演出所流传下来。

宋代历史的主题是“忠”,在北宋有满门忠烈的杨家将,南宋有精忠报国的岳飞,还有着无数忠心为国的仁臣志士,最后在历史谢幕的最后一刻:十余万宋人蹈海殉国,与大宋一同消失在海天之间,演出了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中最悲壮的一幕。@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时期,在大唐盛世之后历经五代十国的纷乱局势,唐代的乐舞已几乎失传,所以宋朝建立后,宋太祖赵匡胤即位后立即恢复太常、鼓吹两署音乐专职机构,并置教坊修正五代的靡乱之音,文舞为《文德》之舞,武舞为《武功》之舞,以十二安为官方乐章,以取“治世之音安以乐”之意,象征着宋朝崇儒尚文之风。
  • 岳飞见滚滚长江,不禁潸然泪下!他淡淡的说:“我怕无法信守跟宗泽的誓约!”“当年东京留守宗泽原本手握百万兵马,然朝廷苟安无法北伐收复河山,临终时犹喊‘过河!过河!过河!’我当年誓言要继承遗志,如今…...”
  • 姜夔与歌姬小红,他们一个专精于乐器,一个专精于歌唱,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不是单纯的男欢女爱,而是彼此成长的伙伴。或许这才是男女的相处之道。
  •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传至今的唯一一部带有曲谱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词的音调及唱法,被视作“音乐史上的稀世珍宝”在这本书收录了十七首姜夔的谱,其中的《暗香》、《疏影》为其代表作。
  • 皇帝对老百姓的态度给主流社会做了一个最好的示范,直接影响、决定了官员和士人对老百姓的态度。
  • 张灵甫 (1903-1947)原名钟麟,字灵甫,生于陕西西安东乡大东村的一户农家。他小时在村中与其他孩童时常玩带兵打仗的游戏,任指挥官时往往领导有方,进退有据,在孩童间彼此有争执时,他必定居中协调,几乎无人不服,表现出了一股领导者的特质。
  • 薛岳,原名薛仰岳,字伯陵,1896年生于广东省乐昌县九峰乡的一个农民家庭。其父薛豪汉,为人古道热肠,每有调解乡民纠纷和筹措赈款之事,必被请去咨商,协助解决。家境虽不甚宽裕,仍乐善好施,远近闻名。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
    在中华民族驱逐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
    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