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欧观点》 中共是现在才变坏的吗?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4日讯】(文:浩然)前两天我打电话给国内的朋友祝贺新年,不可避免地谈起雾霾、腐败、遍地的黄赌毒。朋友一阵唏嘘,最后说了一句:“都是邓小平、江泽民这些人把国家搞成这样。毛泽东那时候就没这么多丑恶现象。”

放下电话后,我一直觉得朋友的结论不大合理,但似乎国内有不少人坚持这个观点。他们的依据就是:五六十年代,社会上的盗窃、抢劫比现在少,黄赌毒也比现在少。
但是他们都没有回答过我,那时为什么治安问题和丑恶现象比现在少?

流氓地痞去哪儿了?

每个社会都有不同类型的人,其中必然有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者。那么这些人在中共统治时期是不存在了吗?恰恰相反,他们不但存在,而且很多还生活得很好,甚至还有权有势起来。因为他们被中共“收编”了。

这种“收编”不是从1949年开始的,而是从中共成立后不久就开始了。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事件就是毛泽东1927年3月发表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其中对以无业游民为主力的农会运动大加鼓励,在其中“清匪”一节中更是明白地写道:“会党加入了农会,在农会里公开地合法地逞英雄,吐怨气,‘山、堂、香、水’的秘密组织,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会党”就是当时黑社会性质的团体。

当毛坐稳了中共的头把交椅,又窃取了中国的大好河山。当然这些痞子们更可以堂而皇之地“合法”抢劫,“合法”杀人了。

我们的错觉如何形成的?

可是明明在五、六十年代遭遇抢劫的家庭和被殴打、侮辱和被杀害民众的数量是古今中外首屈一指的。但为什么现在许多大陆同胞却认为那个时期的治安很好?

这就是中共的狡猾之处。它不是任由那些痞子暴民去乱抢乱杀,而是在不同时期划出不同的一小批人,作为迫害的对象。供那些被收编的痞子流氓们发泄他们思想深处最阴暗、残忍、毒辣的魔性。而这些人又都是有一定财富,有学识、有名望的社会精英。对他们的摧残更能让那些穿着制服的痞子和流氓们有一逞兽欲的快感,当然就没必要去骚扰平民百姓了。而现在认为那时候治安好的人大多都是当时没受冲击的普通百姓的后代。他们当然没有特别屈辱和悲惨的经历。

中共在各种运动中都要划定一批“斗争对象”,罪名很多,如:地、富、反、坏、右,还有名目繁多的“反党集团”。连习近平的父亲也“有幸被拥有”了一个“习仲勋反党集团”。这些直接被迫害的人多达数百万人,受牵连受间接影响的人达数千万。

但是因为被迫害者还会被抹黑、搞臭,就算是没有被迫害致死,也对当年遭受的痛苦经历羞于启齿,更是不会向自己的孩子们提及。所以在网上很少能看到“我家当年如何被抄家的,我父母如何被羞辱、毒打的”这类帖子。

丑恶现象是被消灭了?还是被收归“党有”了?

另外,很多人认为五六十年代色情和毒品等丑恶现象被消灭了,其实不是“消灭”了,而是收归“国有”了,确切地说是收归“党有”了。众所周知的妓女改造运动,被共产党标榜为政绩之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确实起到了欺骗的效果。但是如果对比几个时间点,也许能发现一点问题:

1949年11月21日北京警方突然查封所有京城的妓院,开始了妓女改造运动,1951年全国的妓女改造运动基本结束。

1950年空政文工团成立,1950年10月铁路文工团成立,1951年5月海政文工团成立……。其实这些文工团都是在战争年代就有了,只是规模不够大、名号不够响、选择面不够宽而已。到1951年各级文工团都得到了充实和发展。当然,这绝不是说妓女进了文工团,因为党的高级干部是看不上妓女的。妓女进不了文工团,但进了文工团的良家少女会变成什么?——现在网上曝光的内幕已经足够多了。

至于说禁毒,当然也是共产党掌权后要做的。虽然在延安时期,党用三五九旅种鸦片,张思德所在的中央警卫部队烧制鸦片,再由任弼时担任鸦片专员向国统区销售鸦片。既毒害了国统区的“干部群众”,又赚回了大笔的资金用于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起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党真正掌权后,情况就不同了。基层党员是党的“驯服工具”(刘少奇语),基层群众那就“驯服工具”控制下的“工具”,如果工具都被毒品折腾坏了,还怎么为党魁去“解放全世界”呢?
但是就像党的特供体制一样,对普通党员百姓是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对高级干部却是另一套做法。

咱们还是对比两个事实:

1、“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我国开展声势浩大的禁烟运动,禁绝了为患百余年的鸦片烟毒。”(见《中国警察网》)

2、刘青山(天津地委书记)、张子善(天津专署专员)因贪污被调查时,办案人员发现他们都有严重毒品上瘾的症状。果然以吸食毒品作为条件,他们立即放弃抵抗,全都招供。

但是请注意,审查他们的时间是1952年初,也就是说他们是在“声势浩大的禁烟运动”中,吸食毒品成瘾的。

而且,他们的部下李克才(天津专署副专员,大约相当于副厅级)在1950年发现刘青山吸毒后,刘青山干脆当着李克才的面吸毒,李专程去向当时的河北省第一书记反映此事,但结果是刘吸毒变本加厉,吸毒成瘾到了不顾工作的地步。

最后李克才在1951年底的河北省的人代会上当着824名参会代表的面,公开揭发刘青山、张子善的贪污行为,才迫使省委组织部出面调查。(关于李克才的记述见《乡音》2013年第一期)

这些记述说明虽然全国在禁毒,但在厅局级以上的官场里,吸毒是被默许的,甚至是被纵容的。而且最终扳倒刘青山的理由也不是吸毒,而是贪污。顺便提一句,刘青山的附加罪行里也有一条:生活作风问题。(在党的语言体系里这是淫乱的代名词)

所以说,对淫乱和吸毒等等丑恶现象,党从来就没打算消灭,而是“收藏”起来独自“享用”。直到邓小平改革,这些特权阶层的“特供”也流入民间,而且正是因为有了“党”这个靠山,这些丑恶现象才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肆无忌惮,以致现在泛滥成灾。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童景

评论
2017-01-24 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