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神居书店:幻本之夏(1)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9
【字号】    

雪白光芒的尽头,绿色小径的前方,

有一间如梦似幻的书店。

那里有“神”栖息,

照看着每一本被“灵魂”寄居的书……

【书评】

获日本达文西杂志第2届“书的故事”大赏!

读书网站Meter“读者最想读的书”排行榜第2名!

【作者简介】

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1985年生于日本宫城县,东京农业大学毕业,目前担任大学图书馆馆员。

2014年以《一刀两断的琥珀色之吻》获得“GA文库大赏”奖励赏,并以《欢迎来到青春国标舞社》赢得“Sneaker大赏”特别赏,再以《神居书店:幻本之夏》荣获第2届达文西“书的故事”大赏,一年之内囊括三项大奖,一鸣惊人。

【主文】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蒸笼般的热气从几乎可以煎蛋的柏油路面传到鞋底,闷热的暑气让人感觉汗水开始不停地从毛孔里冒出来,读美融入从大宫站东口满溢出来的人潮里,沿着高楼大厦的边边往东北方走。人称“武藏一宫”的冰川神社就座落在这个方位。

穿过高楼大厦的丛林,眼前突然冒出一条绿意盎然的漫长参道。

冰川神社的参道整个纵贯住宅区,从称为旧中山道的县道一六四号线往南北延伸约两公里。据说这条参道以前叫中山道。

本来就有很多人会去神社散步,所以今天虽然艳阳当空照,走在参道上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于途。或许也因为这一带种了很多树,浓密的绿荫遮蔽了天空吧,这里的阳光没有那么毒辣。

穿过会让人联想到翡翠鳞片的树冠,读美“横贯”了这条参道。她已经来冰川神社参拜过好几次,但今天的目的地并不是那里。

读美今天的目的地是典子告诉她的某个秘密基地。

钻进宛如树枝般从参道岔开的羊肠小径,再穿过左右两边高耸入云的竹林。

走着走着,街道的景致幡然一变,不见宛如两座鸟居矗立在参道入口的大楼,也不见林立在参道上高耸入云的树木。看样子,参道附近是个住宅区。蝉鸣犹如海浪般发出微微的声浪。

“这一带变成这样啦?”

读美从未从参道钻进小径里,不由得自言自语了起来。参道的各个角落都有不同的风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感觉像闯入另一个世界。

读美从短裤的口袋里拿出前几天典子老师写给她的纸条,老师很贴心地把接下来的路线写下来给她。

“呃……从这个转角往左走,在下下个区块往右走,然后右转,再右转……”

真是复杂难解的路线。由于前方的羊肠小径愈来愈窄,读美也愈来愈不安,简直像是闯进迷宫里。

左手边是一整排长长的雪白围墙,围墙上隐约可见内侧有排像是生长在参道上那两排绿意盎然的树木,围出一块相当大的腹地。

“顺着围墙直走……直走……”

一望无际的围墙看来终于走到尽头。

读美在门前停下脚步,等门自动打开。

“接下来呢?‘直接走进去’吗?是这里对吧?真的可以进去吗?”

门上没有类似门牌的东西。读美从门口往里头张望,只见有一条铺着红砖的走道,宛如英国庭园般地通往绿意盎然的拱门里。

读美鼓起勇气踩进去。

蹑手蹑脚地往内走,走着走着,看到一座貌似鸟笼的凉亭,里头有张小巧的圆桌和两张椅子。

有个人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

读美吓得停下脚步。

坐在那里的是个大学生年纪左右的男人,天气这么热,他却穿着黑色的长袖衬衫。但是让读美吓到的并不是他的穿着,她的视线钉在让她大吃一惊的原因上。

男人留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在树荫下闪闪发光。还以为他是外国人,但仔细一看,他的五官还是日本人的五官,所以让读美更想与他保持距离。

满头金发的日本人……不是不良少年,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吧!不会错的。最重要的是,男人散发出来的气质再加上那俊俏的五官,让人完全不敢靠近。他肯定很讨厌人类,这点也是绝对不会错的。

读美得出这个结论后,决定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地走过。总觉得万一被他缠上,事情肯定会变得很麻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读美的目光宛如被吸走似地望向男人的手边。

书……?

男人手里拿着一本非常精美的书,光可鉴人的黑底硬皮封面上有金色的螺钿烫金,闪烁著晶晶亮亮的光辉,整个装帧有如散布在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好漂亮的书……!

心脏开始砰砰跳的瞬间,正以忧郁的表情看着书的男人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交接。

糟了……

读美连忙把眼神移开,三步并成两步地离开。为了不想被缠上,她小跑步地往庭院深处前进。

“话说回来,没想到头发染得那么夸张的人会看书……”

读美想起刚才那个男人,情不自禁地嘟哝。因为那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会阅读的人……先别说人不可貌相,用外表来判断一个人也不太好吧!读美一向认为喜欢阅读的人都不会是坏人。不过,比起那个……

“那本书好漂亮啊……到底是什么书呢?”

想起那本书,胸口再度悸动不已。就连热爱阅读的读美,这辈子也还没看过那么精美的书。好想再靠近一点……如果可以的话也想看看内容。早知道就试着向男人打声招呼了。不过,她没有这个勇气。那个人好恐怖,完全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啊,可是…… ◇(待续)

——节录自《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待续)

责任编辑:陈孟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心脏到底有没有记忆? 心若封存着原主人的回忆,当它移植到了另一个人身上,是冲击或相融? 而当别人的心脏在自己身体里跳动,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全欧洲最畅销女作家——《莎拉的钥匙》名家力作!
  • 明治二十七年,老板岩治郎突然撒手人寰了。
  •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 我拉开束袋的绳子,有两颗普通、小巧鹅卵石这就滚进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轻抚著石头,一颗是灰色带着黑色条纹的石头,一颗则是象牙色的。丝绒布料发出了沙沙声,我拉出折了又折的纸条,就像幸运饼干里的签诗。
  • “搞什么鬼啊?”我高声问道。瞬间,我意识到自己失去了该死的奥斯卡奖,我这种毫不雍容大方的反应,吓到了自己。事实上,我毫不害臊地表达了自己的火大。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