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作者:唐莲

作者以幽默诙谐的夸张手法,塑造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大鱼形象,表达了自己严肃的生活原则。(fotolia)

    人气: 389
【字号】    
   标签: tags:

李白〈下终南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注解】
终南山:即秦岭,在今陕西西安市南,唐代士人多隐居于此。
过:拜访。斛(读胡)斯山人:复姓斛斯的隐士。
却顾:回头望。 翠微:草木翠绿繁茂的山坡。
及:至,到。
相携句:指路遇斛斯山人,就携手同去其家。
荆扉:柴门。
青萝:即女萝,松萝。一种蔓生植物,枝叶常自树梢悬垂。
行衣:行人的衣服。所憩(读气):休息的地方。
挥:这里指举杯。
松风:古琴曲名,即《风入松曲》,此处为双关用法,有歌声与松风交响的意思。
河星稀:银河中的星光稀微,意谓夜深。
陶然:欢乐的样子。
忘机:忘掉世俗的巧诈心机,即不计名利,与世无争。

【赏析】
前人说,“李白诗不专是豪放”(《朱子语类》),也有冲淡清新,自然恬静之作。这首五言古诗,色彩清丽,自然天成,极有情趣。
诗的开始即把山月拟人化,明月有情,伴随着诗人,在夜幕降临时,从终南山返归。接着依次写来,诗人眷恋地回顾下山走过的小路,在月光下展望青翠、起伏的山峦;山路崎岖,已经看不太清,自然产生一种月夜迷茫之感。这时诗人和斛斯山人相遇,被他热情地邀至家中做客。此情此景在诗人笔下,展现出一幅幅色彩清丽的图画:童子打开柴门,主人陪同诗人走入庭院,在皎洁明媚的月光下,穿过翠竹丛生、林木幽深的小路,青萝轻轻地从行人衣服上掠过。一幅多么清幽、寂静、美丽的山庄画图!诗人陶醉在洁白的月光下和苍松翠竹之中,心旷神怡,留连忘返;和主人举杯畅饮,酒兴情浓,放声高歌,直唱到银河星稀,夜寂更深。

诗人当是酣饮沉醉,主人也因有这位胸怀坦荡、性格豪放的佳宾,而无限喜悦,共同浸沉在无比欢乐之中,都忘却了世俗的多乖巧诈,各自返于淳朴,显得淡泊而恬远。

全诗依秩叙述,层层递进,不假雕饰,有景有情,情景交融,浑然无迹,诗意浓郁。而“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是此诗的主题思想所在。

【今译】
傍晚从终南山上走下来,
山月好像随着行人而归。
回望来时走的山间小路,
山林莽莽苍苍一片青翠。
遇斛斯山人相携到他家,
儿童出来急忙打开门扉。
穿过竹林进入幽静小路,
青萝枝叶拂掠行人衣裤。
欢快说笑,得到很好的休息,
主宾频频举杯,敬酒施礼。
慷慨高歌风入松的曲调,
曲罢银河星光已经很稀。
我喝醉了,主人非常高兴,
大家都抛弃了世俗的心机!@*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