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台大枫叶剧社”

作者:佛州老叟 张芸
韩国内藏山枫景美如画。位于全罗北道井邑市的内藏山被称为韩国最美丽的枫景区,大约每年11月初为枫叶鼎盛期。(全景林/大纪元)

韩国内藏山枫景美如画。位于全罗北道井邑市的内藏山被称为韩国最美丽的枫景区,大约每年11月初为枫叶鼎盛期。(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记忆中,民国41到44年间,台湾大学的“课外活动”很是“澎湃”,有一个“长风社”是综合性的,好像以跳舞为主。还有一个“台大摄影社”,一次他们请郎静山先生演讲,笔者去听,得益匪浅,尤其“集锦摄影”对我以后的“照相活动”影响很深。还有一个“登山社”自然常去爬山了。话剧也相当活跃,原因是有一个“枫叶剧社”。

敝人是“枫叶剧社”的发起人之一。另外的三位发起人是:张镇海,傅宗懋,曲克宽。张镇海后来也来美国了,一直住在纽约市,从事房地产与家俱店生意,是一位成功华侨领袖,大约六,七年前去世。傅宗懋是学者从政,北京市人,北大政治系肄业,1949赴台,转入台大政治系。台大毕业以后,考取政大研究所,毕业论文的指导教授是王云五先生。1965年,获博士学位。后来曾任文化大学校长,考选部长,最后自政大退休,民国87年(1998)过世。曲克宽是名记者,曾驻韩国、日本东京、非洲(伊索比亚)和美国,最后是中央社副社长,多年前因癌病故去。

“枫叶”二字是张镇海提出的,有怀念“故都枫叶”的含义。一个社团有如此出众的人士领导,不成功才怪!

民国41年11月15,台大校庆我们演出“天涯若比邻”。主角是曲克宽,傅宗懋,跟一位大一新生,一女中毕业的邱丕君。导演是崔小萍,灯光是杨坚,布景是铁路剧社的林若铻。我跟崔小萍早在花莲就认识,因为我也喜欢“戏剧”,因而成莫逆。我本来不认识林先生跟杨先生,他们都是崔小萍介绍的,他们是抗战时期“国立艺专”的同学。

演完“天涯若比邻”,后来还演出“香岛春梦”,好像是王平凌先生的新作,排演中,王先生常来观看,带着女儿王惠珍,她是台大外文系高材生,跟敝人同班。

在这一段日子里,还记得演过“鼎食之家”。一个外文系的学生,大名是吉铮,当任女主角,她演什么样的角色,已毫无记忆。只记得在“小楼”排戏。“小楼”如今一定无影无踪。当年可是“劳苦功高”,每个“台大枫叶剧社”的戏,都是“小楼”的出品。

除了台大校庆,好像3/29青年节也演过。什么剧名,60多年了,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我们最轰动的一出戏是“新红楼梦”,该剧是赵之诚编剧。演出地点是台北市中山堂。敝人的同班同学台益坚(其父是当时台大中文系系主任台静农先生)演贾宝玉;外文系的张炳璋演林黛玉;外文系的韩国侨生闵咏华演薛宝钗;农学院的许明群演贾琏;外文系的朱巽赞演王熙凤;张培丽(曾在中央社任职)演秦雯,敝人演贾政。用“家法”(皮鞭)打得贾宝玉哇哇大叫(他在幕后哇呀哇呀地大叫)。可谓人才济济,台下掌声跟笑声持续不断,非ˇ常感人。

闭幕以后,台下摄影人士,专业跟非专业之多,听说打破了中山堂多年记录。

演完“新红楼梦”不久,我们计划参加台湾大专院校学生暑期劳军活动。我们觉得一定要去金门,跟台大广东同学会一起向课外活动组申请。(报名先后关系到劳军节目内容与目的地)课外活动组发表结果,我们是去马祖。大家非常失望,张镇海(他不喜欢上台演戏,只做总务,也做队长)立刻到课外活动组,找到组长高先生,彻夜长谈。第二天,先前贴出的文告上面,用剪刀把我们“改成”去金门。(因为广东同学会是报名第一,“枫叶”的“新红楼梦”是无可匹敌的)我们被编成“台大第九队”。

因为去金门是努力“争”来的,大家非常高兴,加紧排练歌舞,彩排“新红楼梦”。有的日子,午饭都不吃,埋头苦干。在台北火车站授旗后不久,大家坐火车从台北到了高雄,又坐船到了金门,一路兴高采烈。到了金门,住进一个“师部”,有一位联络官照料我们,为我们解决问题。

记忆中,到了师部休息一下就要开饭,敝人一直惦念如何演出“新红楼梦”,事前我们曾跟师部联络官通过信,告诉布景的大概情况,在等吃饭的时候,敝人告诉联络官:“我想先去看看布景,吃饭不要紧,回来再吃”。那位联络官表示非常“感动”的样子。

坐上吉普车,到了演出地点,看了布景,我大失所望。告诉联络官我们得“大兴土木”重建布景。回到饭厅,跟队长张镇海商量一番。决定“迟后”两天开演。这两天,不演戏,部分同学帮忙制作布景,部分队员只做歌舞表演。

师部人员非常配合,找来锯子,锤子,钉子,油漆,并且派来“工兵”帮忙,两天以后开幕,灯光是“煤气灯”。舞台是地板,可是连接不密,有一次,林黛玉的高跟鞋卡入地板缝里,几乎摔了一跤。

演出结果非常成功,闭幕后,台下任然人头转动,黑压压一大片。

因为舞台布景不能搬动,别的“队”在一个师部只待一周,第二周必须“换防”,但是我们“台大第九队”两周都在同一师部。别的师部人员每夜坐大卡车来看戏。一时传为美谈。

从金门返台途中,大家有点依依不舍。到了校园,开始听熟悉的“傅园”钟声了,各返教室,聆听名师教诲。演完“新红楼梦”,“枫叶剧社”开始走下坡了。每年照样演戏,如“樊笼”等,可是气派跟剧情不能跟“新红楼梦”相比。四个发起人,都进入大三、大四,开始写论文了。下一代接班人当中,敝人只记得有张文中(毕业以后是外交官),杨国枢(曾在中央研究院任职),张柯玔(毕业后成了哲学家)。@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麻婆豆腐(龚安妮/大纪元)
    我从台湾来美国住了52年了。这是第二次跟警察打交道。第一次,是刚搬来这个小城,三个孩子很小,一家五口,买完东西,半路遇上倾盆大雨,一位警察“叔叔”(当年我们这样给孩子们介绍的)让我们上了他的车,送我们回到家。
  • (fotolia)
  • 色彩新信箱,鲜艳夺目。(作者提供)
    最后一个工作,做得比较久,一直到退休,到今年已经三十九年了!从1976到2015,在这三十九年当中,没有换房子,房子老了,门口的信箱也老了。
  • 作者与妻子合影。(作者提供)
    人们总关注于夫妻这个概念,却忽视情人的意义。五十年后,是否还是夫妻?其实不如说是否还是情人!
  • 从此以后,每次活动,北佛州中华会馆的消息都是佛州新闻的一部分,我变成“特约记者”,如有特殊事件,我也以特写稿寄去…
  • 话说我这个老人,近日“经了一事”,当然“长了一智”,正如俗语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关于此事,不大不小,是一起车祸,还好,没人受伤,包括我自己!
  • “五百完人塚”(摄于1971年,照片由柯锦良先生提供)
    山西人,尤其山西太原人,成千上万人忘不了民国38年──1949年4月24日“太原陷落”的悲痛与恐惧。
  • 我的“老爷”车最近又出毛病了。事实上他还不够资格称“老爷”──才11岁啊!
  • 回家途中,看见一个修车行正在开门。那时车不多,我一个急转弯,开到里面。 修车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车厂,一个穿蓝色修车制服的大个儿向我走来:“我可以帮忙吗?”
  • 老晋华纺织厂的大门,门后可见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厂房和库房。前面老人是作者的妹妹 张文采,她左右各一人,是她的孩子及孙子。(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那次跟葛林见面,餐会上谈了很多关与阎锡山的事绩。葛氏是学者,研究深入,态度客观,使我对阎锡山有了更深,更客观的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