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办国际刑警年会 被指邪恶侵蚀文明世界

“国际刑警组织”北京开会,外界质疑该组织是否存在权力滥用。(AFP)

人气: 16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唐仙雅采访报导)9月26日-29日,第86届国际刑警组织年度大会已在北京举行,去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已让外界感到震惊,而今次,大会的主办方中共虽然强调要推进国际合作,但外界更担心中共会滥用该组织。有评论认为,这是邪恶力量对文明世界的侵蚀。

来自158个国家和地区的执法人员、国际刑警组织负责人、相关国际机构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为期四天的国际刑警组织年度大会。

国际刑警组织权力或被滥用

美联社上周二报导说,外界更关注,中共是否试图利用该组织打压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而许多在欧洲举行抗议的活动人士批评国际刑警组织与中共合作迫害异议人士。

旅美时事评论员曾宏对大纪元记者说,国际刑警组织是一个没有强制执行力的组织,中共这几年以非常空前的密度去渗透国际刑警组织来完成其党的意志,反对中共极权及党的敌人。

“中共在反腐方面,它有很多政敌要去所谓的追逃,另一方面,它把很多政治上的反对派当作国家的敌人,定位为恐怖主义要进行追逃,利用国际组织来完成他的意志。”

曾宏表示,中共对国内,包括整个东南亚施行非常强烈的全球唯一的警察统治,到了国际西方社会,它利用国际刑警组织来施行警察统治,“这是一种邪恶力量对文明世界的侵蚀,这是一种到退。

国际刑警组织的耻辱

去年11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当选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外界担忧,国际刑警组织已经沦落为帮助中共把迫害人权的行为,从中国扩展到国际。

曾宏认为,孟宏伟当选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是国际刑警组织的耻辱。

他说:“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极权统治的国家,它的警察头子之一做了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这无疑让民主国家都会感到一种恐怖的威胁。一个结果就是滥用红色通告,各种国际刑警的资源,去迫害国内的异议人士,国家敌人;第二个就是试探各国国际组织里的情报、信息。”

以经济手段达到政治目的

美国华府人权律师叶宁告诉大纪元记者,国际刑警组织虽然名气叫的很大,但它每年行政开支的预算只有8千万美元,日子过的很紧。

“国际刑警组织和中共挂上钩以后,从此至少可以保证过上锦衣肉食的好日子了。因为中共是全世界出手最阔绰的利益集团,它在各国大撒币是闻名于世的。”叶宁说。

曾宏认为,中共试图通过经济影响力来主导国际刑警组织,进而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他说:“中国大陆现在经济有所增长,中共一定会用财力对外扩张,去影响很多自由世界里的国际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当然还包括联合国。中共为自己的目的在这些国际机构施以极强的影响力。”

“红色通知”变“红色通缉令”的背后

中共多次使用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知”(Red Notice)在海外进行追逃,并且大陆媒体常把“红色通知”称为“红色通缉令”。

“其实国际刑警组织,既没有抓人的权力,也没有通缉的资源和权力,它实际上是在信息上、情报上,各个成员国之间进行互相司法协助的多边国际组织,起的是秘书处的作用。”叶宁表示。

曾宏说:“明明是个红色通告,它要把它翻译成红色通缉令。中国也有刑事犯到国外来,但也有些是政治犯,所以它为了加大它恐吓的力度,就把它翻译成红色通缉令。”他认为中共这种做法有时候是自欺欺人,有时候是愚弄民众,有时候是达到一种政治上的目的。

红色通知曾被滥用

人权律师叶宁一直在与国际刑警组织就个案进行接触和交涉,他曾经向该组织提出红色通知被滥用的问题。他提到,此前对成员国提出散发红色通知的要求,国际刑警组织比较疏于实质性的审查。

叶宁表示:“中共发出的红色通知,有的时候非常混乱,有的时候会把政治犯搞成刑事犯。或者把一些很小很小的案子⋯⋯你像有一个叫王在刚的小青年,大概对他的指控只有8万块人民币的,居然也到国际刑警组织去,搞一个红色通知,这样的乌龙做法让人觉得很不可理解。一个红色通知搞错了的话,实际上对当事人造成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是一种毁誉性行为。”

目前总部位于法国的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成立于1923年,是联合国以外最大的国际组织,拥有190个成员国。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通报以七种颜色标示,最高级别为红色通报,表示需要逮捕和引渡,红色通报并不具备“通缉令”的法律效力。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7-10-01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