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纪事》之廿二:后709时代(2)

作者:谢燕益

5月16日上午,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被控代理法轮功学员案违规的听证会,在北京市律协召开。谢燕益律师撰文“516听证会纪实”记述了现场情况。资料图。

人气: 7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2日讯】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有幸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十二、后709时代

(接上文)709事件的发生就像中国其它所有公共事件一样都指向一个问题,就是专制权力的压迫与民间的反抗。从庆安发生截访、铁路警察枪杀徐纯合的恶性事件,嗣后有关方面企图包庇掩盖这一恶性杀人案,倒行逆施,激起民怨沸腾,原本维权律师、正义公民介入给当局纠正错误、依法办事的一次转机,但是傲慢的权力渐行渐远。

历年来的各种事件,基本都是这样一种局面,民间以理性、和平、法治、文明的方法驯化专制强权,而后者则愈发暴力、野蛮、血腥。民间越来越自信,官家越来越恐慌!不过在这些过程中产生了一个既成事实,就是人权律师无论作为个体还是整体上的崛起,人权事业在民间各种力量的抗争努力下得以不断广泛伸张,人权理念也得以进一步地深入和普及。人权事业及人权律师已经日益成为一个无法抹杀的事实。

我有至少300位可敬的同行们一直以来在担当着人权律师的历史使命,无论是个案还是人权议题,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人权事业的执著追求和对人道使命的勇敢担负。当然人权律师不是由谁册封钦定的,每位律师、公民只要愿意,都有权在自己内心中将自己定义为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抱有人权理想并身体力行。事实上在如今的中华大地上,对人权理想的倾心以及普世价值的向往又何止300、3000、30000?

与此同时官方的逼迫以及官民各自的选择决定了民间进一步走向社会运动,政治上的现实诉求已无法回避,后709时代必将走向民间社会的政治组织化、政治运动的历史新阶段。为了回应这一现实需求,在本文发表时,《和平民主100问》业已发表。

《和平民主100问》试图系统清算过去一百年来在意识形态方面政治上的各类专制谎言,展望了和平民主的现实前景及路径,梳理出中国社会近百年来尤其近三十年来一条历史主线,在这条历史主线中,清晰展现了中国现代化进程自始至终都存在的两种意志此消彼长的较量,即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这两种意志进行着一次历史性的较量,这一历史性的较量目前正进入最后阶段。即便后专制时代的到来,历史并没有终结,善恶仍将在的不同层次上展开较量,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但我们却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中,或许人只有在这场考验中才能获得生命的意义。

如果我们仅从表面上看,现实中的这个专制力量似乎无所不能,包括西方的政商精英都可能被专制力量一网打尽。西方世界的政客以及社会普通公民为所谓的中国经济奇迹、中国发展所迷惑,缺乏远见与担当。其实中国的人道灾难和集权专制始终是践踏整个人类尊严压低人类文明的根源。如果没有信仰、道德原则和精神力量,人类的尊严与文明将不堪一击,而真正觉醒的民间力量将扮演历史的主角。

他们无论打压南方街头运动、新公民运动、人权观察、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还是709人权律师、异议人士、公民维权领袖、NGO、各类民运人士、劳工运动、退伍兵维权、下岗维权、征地拆迁、司法冤狱还是宗教信仰人士、访民群体,注定将锻造出一批又一批更加成熟、坚韧、强悍的专制政权的反对派力量,无数无比坚韧、心怀信仰的成熟独立的公民在中华大地上站出来,这个力量从各处崛起,最终汇聚成一股滚滚而来的历史洪流,将专制政权彻底埋葬。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在两种意志的较量中,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中,中国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民主变革的壮丽景象。

从专制极权走向宪政民主的困境在于,宪政民主社会立基于个体主义本位,无论是作为积极追求者、构建者还是将来作为这一社会的一分子,都不可能由一类没有个性的非自由主义、非个体本位者塑造与承担。一个一个独立的公民,谁也不会服从谁,谁也不买谁的帐,大家只是理性的合作者。多元化的社会没有统一性和一统性的关系,它们往往是相互独立、分割的。而在实现现代社会转型建立宪政民主的过程中,一个个个体主义者的对立面恰恰是一个由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政治集团、强大组织、利益集团联系起来的主体,其在意识形态思想方面达到一定的统一、严密的组织上的统一还有利益上的某种联系与统一或兼而有之,是具有一定统一性的专制主义力量。这就势必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宪政民主的力量对专制强权的力量其实质就是个体对集体、个人对整个政权、国家机器或者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并且毫无疑问,这种局面将长期存续,那么个体如何能够对抗一个强大的政权、集体、组织、政治集团呢?

这个看似无解的挑战其真相却是,在世俗社会中,没有任何组织比个体更强大、更有力量。当然这一个体必须是觉醒了的有着坚定信仰的个体。无论一个国家还是政党、政治集团都不是个体的对手,都无法改变个体的信仰。一个暴虐的专制政权可以消灭一个个体却始终无法战胜他。只要个体足够坚定,他可以战胜一个时代、整个世界!如果一个社会中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随之改变。

少数人创造历史,一个社会当中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极少数这样的个体,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其坚强的意志就足以带来这种改变,并带动更多的人站立起来。当一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个体是不可战胜的,比如谭嗣同、甘地、曼德拉、金大中,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可战胜个体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必然要发生改变。与此同时,专制政权由于自身不断腐败堕落,其溃败瓦解将不可避免。对于觉悟了的个体来说,这正是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

当有更多的个体生命愿意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克服人性的弱点,愿意面对异常艰苦的生命磨难,不甘平庸的活着,而这个时候,他们作为生命的强者和命运的主宰一定是内心充满光明的,在内具有向善的普世价值情怀,受到至善、爱与慈悲的感召,对外秉持对世界的和平、坚忍、宽容与爱的担负,宽宥那些作恶者、爱他的仇敌,抵抗不义,坚守正道乃至牺牲救世!那些真正的强者对专制统治者必然也内心充满了怜悯与同情,将其作为弱者来对待,即便对于一些暴戾者也不轻易放弃某种救赎的人道使命。

回顾古今中外的历史,从未发生过强权战胜过个体的先例,中华大地上从谭嗣同、徐锡麟、秋瑾、遇罗克、林昭、张志新、李旺阳、彭明、刘晓波到秦永敏、王炳章、胡石根、郭飞雄、刘贤斌、杨天水、魏京生、高智晟等等,还有千千万万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信众,无论暴力专制如何暴虐,何尝战胜过任何一个向往自由坚守正道的灵魂?

由此我们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我们从来不缺乏具有道义力量和道义勇气的生命个体。今天的中国,人民日益普遍觉醒起来,已经具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和群体力量,法轮功群体、维权公民们、“六四”一代、新公民们、非暴力不合作推动者、709的律师和公民们、那些默默无闻的政治反对派异见人士,在各个领域里进行着全面的抗争。一个全民抗争、全面政治运动的大时代已经到来,变革之势势不可挡!

另一方面,就像维权运动一样,民间的联合对整个国家机器看上去似乎很无力,但是国家机器背后也是人,国家机器无意识,从长期来看,专制统治的意志是难以接续的,是不断分化各自为战的。尽管民间的各个主张、各个势力不尽相同甚至有着某种分歧,但是对宪政民主的诉求大方向是一致的,而和平民主的意志不断得到加强与聚合,这就为专制权力瓦解之后的社会重建奠定了基础。

武装到牙齿的专制国家机器,拥有“六张网”──看似无孔不入的魔爪,掌握著巨大的资源,甚至还有看似强大无比的军队与核武器,何以必败?因为人的因素,人心向背决定了这一切。专制统治从经济利益层面上来看,少数人受益,多数人受害得不到利益(少数人的所谓受益也是不可靠的),生利者寡食利者众,而极少数得利者又不平衡,貌合神离,自知其权力利益没有任何合法性、正当性。它的责任、权力不匹配不对应,缺乏一个维系下去的机制,内部的投入与收益不公,导致投机现象普遍长期存在,只有短期行为、短期政策,没有长远的绸缪,专制统治缺乏长久的动力,党天下相较于家天下则无法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时常发生分裂与逃逸。

与此同时,下面通过事件的发生发展来绑架上面,上面的错误政策让下面背书执行来绑架下面。专制社会是一个互相绑架和互害的模式。709事件的发生充分地展示了这一点,从事件发生,让各地公安抓人,到媒体舆论审判制造冤狱、放大其影响把境外因素与内部结合起来,酷刑逼迫以及利用家属相要挟,不择手段制造民间的恐惧,无所不用其极。

中国近七十年的历史从血色政治、血色经济(以革命之名直接抢劫杀戮、镇压剥夺)到改开之后的黑色政治、黑色经济,既权贵资本主义通过维稳体系来维护权贵特权既得利益,应该是一次反动势力的历史性进步,就是从革命乌托邦极权专制主义走向和平专制维稳专制主义发展。但在这个过程中,每一点尊严的获得和人权的改善都并非专制统治者的恩赐,都是在专制统治者严酷镇压下,靠人民的觉醒尤其靠那些高尚的灵魂先行者们的一次一次行动、抗争与牺牲换来的。今天,维稳专制政局的进一步失序、失控,说明其已走入败亡的最后阶段。#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10-15 4: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