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九大前中共炫耀网络政绩 唯独不提信息封锁

官方公布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显示,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出局。(Getty Images )

官方公布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显示,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出局。(Getty Images )

人气: 98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萧律生采访报导)十九大前,中共为了盘点“政绩”,在网络上宣称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有全球最长的光缆线路,唯独不提中共对中国网络的封锁。据大陆民众反馈,最近两天中国的网络封锁非常厉害,以至于多省出现无法使用翻墙软件的现象。

11日,大陆“瞭望”微信号转摘“超级北京”的一篇文章,吹捧大陆造了多少桥、修了多少路、建了多少港,声称看完中国5大类工程—— 中国桥、中国路、中国车、中国港、中国网后,就更懂中国了。至于“中国网”中的“互联网”,该文章声称中国拥有7.51亿互联网用户,全球第一;拥有3,041万公里光缆线路,全球第一;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4G网络,并将在2020年实现全球领先的5G网络。

只是,该文章对中共在网络上的封锁只字不提。

“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徐秦告诉大纪元记者,她现在不仅翻墙难,连用国内的社交平台,比如微信,给朋友发小窗消息都很难。她表示,中共对像她这样的所谓敏感人士监控很厉害,但是她认识的一些其他朋友,也同样无法翻墙。“它所谓的网络覆盖面,在自由度上是选择性的,像‘依法治国’一样都是‘皇帝的新衣’。网络全覆盖再大,完全没有言论自由,这叫什么网络?”

徐秦认为,中共现在的网络封锁太过分了。不仅让年轻一代学生接受中共的洗脑宣传,沉浸在电玩游戏中,不去了解外界自由世界的真相;还把一些了解真相,能够通过翻墙软件等办法获取自由信息的渠道给断掉。

“但是他们做的都是什么事情?他们的祖师爷毛泽东说言者无罪,把人打成右派,现在的当局也说可以提意见,结果呢?把敢讲真话的人都抓进去了。他们在撒谎,尤其在网络上他们在自己脸上打大嘴巴。”徐秦说。

其实不只是身在江苏的徐秦用不了翻墙软件看外面的新闻,安徽的前检察官沈良庆、被关押在佳木斯的内蒙古访民马波也如此。“我用的赛风最近也上不了,换用其它的翻墙软件也不行。一到敏感时期,它就封锁得比较厉害。”沈良庆说。

他认为这跟中共一贯的控制手段一脉相承,只不过现在延伸到网络。“以前对报刊、宣传的控制也是如此,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共为了它这个政权统治,为了给老百姓洗脑,一直如此。到它政权最后危机的时候还有可能断网,就像新疆那次那样。”。他表示,中共现在还不敢轻易用断网的手段,因为经济代价太大,除非到倒台前的最后挣扎。

据2009年1月《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披露,新疆有625万网民,在2009年7月到2010年5月间,经历了长达312天的断网生活。而此期间发生了七.五维吾尔族民众抗暴事件,旅居澳洲的新疆维吾尔族学者雪合拉提曾说,新疆7.5事件是一场对3万维族人一夜间的“扫荡”。

除了各种翻墙软件在十九大之前都比较难以突破网络封锁,还有民众向大纪元透露,中共一些地区的宽带网络电信部门在做“升级改造”。在这个升级改造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切断国外部分的端口,即断外网。

“从双十节之后,我的网络就不行了。我在广东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们那里的一个电信部门经理跟他透露消息说中共要对宽带端口进行改造,说把通往国外的端口断掉,还说这个只有管理层的经理级别的才知道。”宋先生说。

另外一位在海外的梅小姐表示,这几天她国内在广东、湖北、西安、北京的朋友都突然和她断了联系,因为无法翻墙。而后好不容易联系到她,梅小姐的那些朋友也告诉她了一个消息,“我的朋友说这个只有装网线公司的经理才知道。就是政府要给他们提供免费网线了,但实际上就是要断掉他们翻墙的那个端口。”

不过,动态网公司总裁比尔.夏(Bill Xia)曾介绍说,中共要想让它的防火墙升级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从开发到应用的所有环节跟周期测试,同时还要担负其中巨大的风险。“它要违反规律做事情,要投入的必然是一个完全不对称的人力物力,而我们只需要很少的人力物力就能对抗他们。”

对于断网,Bill也曾告诉大纪元记者,这种现象只是可能在局部、短时间的出现。因为现在的社会运作和经济运作都要用网络,尤其对很多外企,断网将造成很大影响。

由动态网公司开发的、专门针对网络封锁的自由门和无界,“一直在不断升级,使用业界最强的加密方式,可以让软体永远不会被封锁”Bill曾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0-12 1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