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学温哥华很贵? 中介饱私囊 政府无监管

图说:留学潮方兴未艾,图为人头簇拥的海外留学/国际教育展览会。  (网络图片)
留学潮方兴未艾。图为人头攒动的海外留学/国际教育展览会。(网络图片)
人气: 3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余天白温哥华编译报导)随着国际学生近年加速流入大温哥华高等院校,不少从学校及学生处两头获利的国际留学中介收入颇丰。然而,加拿大政府对留学中介的管辖空白使得这一行业丑闻频出,过高收费甚至敲诈勒索客户的现象时有发生。

国际留学中介通常同时与多家大学或学院签订合约为其招募国际学生,并获得所招募学生的第一年的部分学费作为佣金。佣金占学费的比例根据学校、合约规定和学生来源国不同而通常在10%~40%不等。

温哥华太阳报报导,美国语言学校Bridge Education Group于2016年推出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有高达41%的加拿大国际学生在入学时借助了第三方中介。

大温院校重视国际招生

温哥华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在其2017~2018财政年度预算中,分派167万加元用于支付国际招生中介的费用,与两年前相比上升了二倍多。道格拉斯学院(Douglas College)则在2015~2016财政年度中支出逾110万加元,用于支付国际招生中介的佣金,相比前一年度的开支(57.5万加元)几乎翻倍;2014—2016年间,负责招募国际新生的道格拉斯学院国际学生部的旅行预算从12.2万加元增至30万加元。

兰加拉学院对外发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指出,学院内当前的国际学生中,有六成在入学时利用了招生中介提供的服务。

但如卑诗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西蒙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和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等研究性大学则较少依赖中介招募国际学生。此类大学一般凭借自身雄厚的宣传资源、品牌效应和校内招生部门便可吸引足够的国际学生前来就学。

但与西蒙菲莎大学合作的转分制学院──菲莎国际学院(Fraser International College)则同样广泛利用第三方中介招收国际学生。菲莎国际学院创办方之一、国际教育集团Navitas旗下有180名签约中介,分布在全球130个国家内。

留学中介猫腻多

来自阿尔巴尼亚的国际学生Elsa Leraj于2014年登陆温哥华,在一所私人语言学校内学习英文。她表示,在出国前,阿尔巴尼亚的一名中介曾为帮助自己和姐姐办理旅游及留学签证开价1万5千加元,而阿尔巴尼亚的平均月工资不到五百加元,且加拿大联邦政府收取的旅游签证和留学签证的手续费用分别为100和150加元。“我不知道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Leraj说。

曾为Leraj姐妹办理签证的中介名为Luli Makashi,属于阿尔巴尼亚ANDE-LM Ltd.公司。该中介在2016年4月因有关签证诈骗的指控而遭阿尔巴尼亚警方逮捕,该案件目前仍在当地法院处理中。

另一名来自印度的留学生Rishikesh Bala在接到兰加拉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其家人雇用了印度Eduwings Career Consultants顾问公司的一名留学中介为其申请留学签证,并按加拿大政府的要求在担保投资证明(Guaranteed Investment Certificate,简称GIC)账户内存入了1万加元,作为申请人有能力负担加拿大生活开支的证明。然而,Bala的留学签证被拒后,该中介却拒绝将GIC账户的密码告诉给Bala一家人,直到Bala的父亲付给中介100加元“贿赂”。

Bala随后找到了另一家名为CANAM Consulting的中介公司为自己申请留学签证。虽然签证最终获批,但Bala一家向该公司支付的500加元“处理费”依然远远高出普通印度留学中介收取的费用。

兰加拉学院对外发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表示,学院近段时间没有收到与学院签约中介相关的投诉。“我们的中介批准程序包括一份完整的申请,包括要有推荐人,还有直接面对面的训练以及仔细的审核。兰加拉的工作人员每年都会审核所有中介。中介还需要签一份写有我们相互义务的合约。”

但他也表示,学院对中介在收取学校一方佣金以外另向学生收取费用的做法没有限制,但兰加拉学院并未要求国际学生必须通过中介申请入学,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学生已开始直接向学院申请就读。

道格拉斯学院则表示,其签约的大部分中介都不会为帮助申请留学签证而额外向学生收取费用。

中介起到了重要作用

虽然留学中介行业名声不佳,但行业内人士坚持认为,第三方中介在国际学生进入加拿大的过程中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国际教育事务顾问公司(International Consultants for Education and Fairs)市场部副总裁Mike Henniger指出,来自印度和中国等国家偏远地区的学生的家人并不通晓英文,但却要做出有关留学这一将对人生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此时中介便起到了学生家庭和学校之间的桥梁作用。

“他们花了大钱,对这件事投入了极大的信任。他们需要找人了解信息,而这些学校并不能(在海外)提供这样的顾问服务。中介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个作用往往被低估了。”

加国政府监管空白

印度留学中介公司AKC consultants的创始人Aladi Arun承认,国际留学中介行业内确实有部分“坏家伙”,但加拿大政府也对此有部分责任。他指出,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相比,加拿大联邦政府对留学中介没有制定任何具体规则,几乎不存在任何监管。

目前,加拿大境内唯一对国际留学中介采取监管手段的省份为曼尼托巴省(Manitoba)。2013年,曼省立法要求只有签署行为规章、保证不欺骗或误导客户的留学中介才可从业,并在曼省省府中新设国际学生主管一职。◇

责任编辑:李道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