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馨:无神论者最迷信

人气: 11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6日讯】所谓的无神论,不是承认没有上帝的理论,而是一种人主观否认上帝甚至抵挡上帝的理论。所谓的无神论者其实也不是在认知层面认识到没有上帝的人,而是执意宣称没有上帝和被无神论理论洗脑的人。

如此,无神论者便有一种最普遍的现象就是比任何有神论者都迷信,甚至比农村老太太都迷信,首当其冲的迷信就是盲目的相信没有神,并以无神论者自居。

谈到迷信的成因,不外乎人自我的狂妄和对上帝存在即作为的无知,当然故意的成分更大。在这种扭曲的反人性的理论教唆之下的人必然活在无有安全感的胆怯与无定当中,这就是虽排斥对上帝的信仰但却要迷信。

人,被定义成一个离开神不能活的有灵活物是最合乎人性的定义。而无神论的理论恰恰是反人类的,是践踏人性的,是违背人的尊严与根基和发展的,此处笔者暂先不讨论“真神”“假神”这样具体的问题。但是,当人类社会自从出现了无神论这样的魔鬼理论,人便在“认贼作父”的热心中越来越像魔鬼。

当我们骂日本人,我们说日本鬼子。当我们骂西方人,我们说洋鬼子。但是事实是凡是任何一个无神论者一个不敬畏上帝的人,都有“鬼子”之嫌。何为“鬼子”?顾名思义:魔鬼的儿子。

“魔鬼乃说谎之人的父。”如此你叫一个“鬼子”不说谎,不用谎言为手段统治,那真是“强鬼所难”了。整个的理论基础就是迷信和谎言,岂有不慌之理?

无神论者是一般迷信没有神的人,这是他们消极的方面,那么积极方面是什么?就是迷信没有真正的上帝的同时,制造出各式各样的“假上帝”,比如:共产主义,权力意志,个人崇拜,人定胜天的人本张狂都是如此。

GCHD人没有真神,他们在拜“假神”,其实就是“拜鬼”。违反了人性之中人灵性的需要,扼杀在共产主义的迷魂汤里。杀人身体者是人,杀人灵魂者是鬼,自称为无神论者之人并灌输无神论理论与别人者,是彻彻底底的“鬼子”。

如果认了后爹并当亲爹对待,虽然从DNA上我们不认同如此盲目,但是从情感上我们起码会是被感染的。但是实实在在的讲今天有几个无神论者是拿着后爹当亲爹侍奉的?其实还是鬼在作祟,随之这等人必是“心怀鬼胎”。

怀的不是共产主义的胎,怀的是“鬼”的胎,是私欲的胎。这般“认贼作父”必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必然导致“做贼心虚”。这等人的意志坚定肾不虚,但是心一定是虚的,所谓最高领导人的“不信邪,不怕邪”其实就是:我们就是往死里作,我们绝对不去敬畏上帝。

既心虚,又不敬畏上帝,何以解忧?靠迷信武装头脑是也。笔者叹服这等人那是多大的信心啊,因为笔者知道相信二加二等于四所用的信心远没有相信二加二等于五用的信心大。诸如:大跃进,文革,今天,真都是大有信心的时代呵。这样的信心到底用得着吗?对于外强中干的体制是用的着的。

别人去医院是为了开刀治病。无神论者去医院只是为了打麻醉药,然后更加打扮漂亮的出来,然后大有信心的宣称“我没病”。这真是太大的信心啦!就像我们看到的标语诸如:中国精神,中国方案,中国模式,最近有出了个“中国信仰”,连信仰都成了国产的了。

笔者唏嘘,心中暗暗纠正,不是“中国信仰”而是“中国迷信”。

见过信心大的,没见过信心这么大的,见过勇敢的,没见过这么勇敢的。难道真是迷信使人勇敢迷信叫人热心吗?笔者最后将这句古话放在这,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个无神论的人,而是针对每个人: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共勉。

--转自微信号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10-16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