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所爱的人问起,我快要死了吗?

作者:莉莎‧史玛特(Lisa Smartt)

诚实面对临终的事实,双方才能了解各自真正的感受。(Fotolia)

    人气: 219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父亲病危的那一星期,有回他在床上坐起身来,用锐利的眼神紧盯着我,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快死了吗?”我被这个问题吓得魂不守舍,完全无法回答他。身为女儿,该如何告诉自己的父亲他就快要死了?当我必须面对自己的恐惧和悲伤,更是难以启齿。因此,我对于他的询问毫无准备,以致无法全然进入他当下的现实。当时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也不知道如何坦然而彻底地走进他的世界。

我向朋友芭芭拉征求意见,她是一名治疗师。我请教她,万一我父亲再一次问起,我该怎么说。她告诉我:“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了,与其害怕坦诚相告,不如老实说出来。临终者往往非常孤单,因为大家都不说实话。放心吧,坦白告诉临终的人来日无多,不会害死他的,他不会感到震惊。诚实面对临终的事实,双方才能了解各自真正的感受。”

有些家庭会比其他人容易面对现实。我采访过杰瑞,他是一名经商的中年人,他和我分享了法兰芯姑妈的故事。法兰芯能大剌剌直接谈论自己的死亡,一点困扰都没有。她后来离开安宁照护机构,决定在家安度余日。回到家之后,她就在卧室休养。整个家族的人都从全国各地回来陪伴姑妈,他们聚集在餐厅里吃东西,并逐渐高谈阔论起来,就像以往吃饭时那样。人在卧室的姑妈不得不大声喊道:“拜托你们小声一点好吗?老娘正在这里等死啊!”

有一位父亲在将要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告诉女儿:“我怕死。”她听得出来这话一点都不假,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这么勇敢,能毫无保留地表达或正视死亡。我访谈过众多家庭,发现他们各有不同的方式。有些人能够直白地谈论,因为许多个案的早期诊断已为他们打开了沟通之门;至于其他家庭,临终者和挚爱之人只有极少或根本没有直言不讳的对话可能。

我和安宁护士凯西透过电子邮件讨论问题,她回复说:“当所爱的人问起:‘我快要死了吗?’我们该说什么?这是很棘手的问题。事实上应对方式因人而异,而且要看他们会如何看待你给的资讯。我照顾我的妈妈,她也问了这个问题。如果她心情很好,我会说:‘不是今天。’我也会说:‘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她心里有数。面对自己的父亲或母亲,这是蛮吃力的状况。我才照顾过我的好朋友,她因为卵巢癌去世了。我们都开诚布公地谈论她的病情,因为她知道我会实话实说。”

至于我自己,我从来没有坦白且直接地回答过父亲的问题。当然,就像芭芭拉说的,我觉得他心知肚明。尽管我和他从未因这个问题而有紧密的连结,然而后来的几星期里,我们之间确实营造了融洽的气氛。要在挚爱的人临终前与他们建立亲密的关系,方法和机会俯拾即是。而且,不尽然都必须透过直白的对话。挚爱的人离我们而去之前,在每一个阶段都有许多契机。直到我终于有了答案,那个答案能让父亲和我直接而坦诚地谈论他不久于人世的事实;但是一切为时已晚,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他谈到这个话题。他已经更往前走去,进入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他的话语变得难懂,而且开始使用象征、神秘的语言说话。他是不是快要死了?这个问题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他正处于新的存在状态,已经开始要完整地面对现实,而新的存在状态使他能够心平气和接受那个现实。 ◇#

──节录自《听懂临终絮语:语言学家带你了解亲人最后的话》/时报出版

【作者简介】

莉莎‧史玛特 Lisa Smartt,语言学家、教育家和诗人。创立了“临终话语计划”(finalwordsproject.org),收集和解释生命临终时所留下的话语及其意涵,特别关注照亮与垂死相关的认知过程的语言模式。#

责任编辑:方远

听懂临终絮语-立体书封300dpi(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说:“我只是做了平常的事情。我其实本应该能够救更多人。这份遗憾将留在我的一生,直至死去。”
  • 绍兴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议和终于实现,高宗与秦桧等主和派大臣万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摆酒宴以庆贺。此时忧国忧民的大将岳飞则上表直谏:“今日之事,可忧而不可贺,勿宜论功行赏,取笑敌人。”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近日陆媒盘点了中国历史上6大汉奸,但是难跟中国当代大汉奸江泽民相比。现在还活在世上、曾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江泽民不仅是地地道道的大汉奸,还是出卖160多万国土的卖国贼。
  • 高雅文化,是社会运行的航标灯,意识形态中,艺术属于上层建筑,居社会阶层金字塔的顶端,是高于生活的,这个层面人不会很多,但是会对社会文化有导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关系紧密。
  • 华人社会里,米饭是不可或缺的粮食。我们从小读诗就学到“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能够吃饱喝足其实是我们的福报。日本民间就流传着一个说法:一粒米上有七位神仙。父母从小以此告诫孩子要珍惜食物,倘若不懂得珍惜这点滴之恩,就如同抛弃了神仙的眷顾。
  • 卸下那个完美老婆和妈妈后,我练习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对先生和儿子说,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饭,我需要到房间睡觉,或者去跑步什么的。
  • 这是发生在山东省诸城市密州街道建国社区的真实事例。林树祥,男,今年65岁,曾经是诸城市区建国村的村书记,人品和口碑都还曾不错的一个人。而目前,命运给予他的是一个“植物人”,躺在床上已经6年了,在他苦熬度日的时光里,不知他对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还有记忆,或者痛苦和悔恨?那么到底他做了哪些愧对良知的事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