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律援助机构缺钱少人 律师吁更多拨款

律师费高昂 低收员工遇不公吃哑巴亏 华裔律师:如果有更多的资金可以做到更多

市议员兰斯曼(Rory Lancman)呼吁市府更多资助低收入雇员寻求法律援助。 (王新一/大纪元)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周一上午,市议会“法庭和法律服务委员会”(Committee on Courts and Legal Services)举行有关低收入雇员法律援助的听证会。会前,多名非营利法律援助机构的律师来到市议会门口召开发布会,与市议员兰斯曼(Rory Lancman)一起呼吁市府通过更多拨款,帮助低收入人群获得雇佣关系问题上的法律援助。

根据“全国就业法协会”(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简称NELP)出台的报告,纽约市有21%的工作者收入低于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同时77%的工作者拿不到加班费。违反最低工资标准的现象在许多华人集中的行业尤为突出,例如餐饮业和护工业。在看护儿童的保姆行业,NELP发现了有高达66%的工作者收入低于最低时薪,90%的人都在超时工作。此外,由于语言能力有限或害怕老板开除报复,许多移民面对工作中的不公待遇都不敢发声。

根据纽约州目前的法律,工作者的最低时薪是11美元,在今年12月31日之后会上涨到13美元,且法律规定雇主必须在雇用发生10天之内,以书面形式和雇员的母语文字,通知雇员薪资是多少,违反规定的雇主将面临高额罚款。

付不起律师费 低收员工哑巴吃黄莲

不过,议员兰斯曼和律师们表示,尽管法律保护了低收入雇员的权利。可当权利被侵犯时,许多低收入雇员没有经济能力负担律师费来与老板谈判或打官司。而即使雇员诉讼成功,也有62%的判决没有被雇主执行,雇员还是没能拿到判决中的工资或赔偿金额。

纽约市人力资源局(Human Resources Administration)下属的“民事司法办公室”(Office of Civil Justice,简称OCJ),为七家法律服务机构提供资金,使他们能够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其中今年的市府预算中有74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资助这些机构,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失业保险、就业、房屋、移民等方面的法律援助。不过这些机构表示,他们的资金远远不够。

议员问及是否遇到过符合免费服务标准的委托人,但却因律所人员与资金不足而无法提供帮助时,在座的律师都表示这类事都在他们身上发生过。其中,来自“布碌崙法律援助中心”(Brooklyn Legal Service)的索尔克(Nicole Salk)女士说,总部通常每天会推荐两名遭遇不公对待的雇员委托人到他们的办公室,可是他们经常连提供法律咨询建议的时间和人力都没有,更别提上庭了。

来自美国最大的援助低收入人群的法律机构“法律援助协会”(Legal Aid Society)的卡卡赛(Karen Cacace)女士表示,如果市府提供更多资金,他们除了有能力为更多雇员提供免费服务外,还可以开展多语种的培训项目,让雇员和小商业雇主明白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从而减少法律纠纷的数量。

“法律援助协会”(Legal Aid Society)的亚裔律师李先生(Young Won Lee)向记者表示,因为很多委托人都是移民,所以他们的援助是多语种的,“如果我们没有律师能说委托人的母语,我们会从外面请翻译。这些工作都在做,只是面对纽约成千上万的需求,我们每年有能力处理的案子只有上百个左右。如果有更多的资金,我们可以做到更多。”◇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