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

作者:尘埃
曾经,在那思念的地方,我们约定,会再回到此处,细细地对对方诉说,彼此无尽的一切。(fotolia)
    人气: 168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直到有天,你选择了往西走,我选择了往东,你在那方用大理石建造了房子,我在这方用木材建造了居所,你的文字是拼音,而我的文字是象形,在旷宇的祝福下,围绕在我们身边各自的人群愈来愈多,各自成为一个幅员广大的国度。

我们连乘坐的车舆也开始不同,服饰有着各自的特点,装饰、花纹差异甚大却同样具足美丽的感受,我们手中接待着遥远国度而来的信使带着远方的消息,感到新奇、惊奇与神秘,远方各自学问之渊博,无比奥妙,与辽阔的国度,互相交织辉映成一个穷尽一生也走不完的世界。

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你的世界是我用一生也走不完的经历,相对的,我的世界对你而言,亦是。

在我们分离的地方,立着一个石柱和一张旷古的弦琴。曾经,在那思念的地方,我们约定,会再回到此处,细细地对对方诉说,彼此无尽的一切。

终于有天,我们相会于弦琴之前,分别以左手右手,再次合奏著属于我们的乐章,那弦琴竖立于我们之间,发出的乐音如此谐和,宛若一人,包含着从出生到分离前的故事。

当曲子演奏至分离之后,乐音在一段时间内却有些紊乱,你与我不知所措了。

于是,你开始试着弹奏我的乐章,和我弹奏着相同的旋律,我听见那与我相同的乐音,感到被包容的安心,而你接收到我的思绪,瞬间,将旋律转回曲调中,属于你的乐章,我的心带着被你眷顾的喜悦,继续演奏著,此时,却闻见你的乐音中,透着落寞与孤寂,于是,我也试着弹奏你的旋律,为你除去那份孤寂。

你的乐音明显愉悦起来,带着被理解的幸福和喜悦,又和我溶为了一体,而那竖立的弦琴也接收到了这份喜悦,发出的乐音,更沁人心脾。

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不能够永远与你弹奏着相同的旋律,然而对对方的包容与关怀,体现在微小的贴心举动上,即使旋律不同,乐曲却更加动人,使我们的心依然紧紧相系。

我们依然像是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宛如左手右手般存在于同一个生命体中,只是幅员更辽阔,立于东西两方,与互相各自的人群,在蓝天与星光灿烂的夜空之下,一起向宇宙与宇宙之外无上的智慧致敬。@#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 在人生的转折处,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唤“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渐启航。
  • 一个人给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誉,他知道扭转形像需要一段时间,经过这次受伤,可喜的是,他给人的形像渐渐地在转变。
  • 商人都是贪婪的这句话,为此,他远离了出生的家庭,长年与基层人员一起工作,他的工作非常基层,需大量的体力活,收入不高,在那段时间,他学会了如何用不高的收入生活。
  • 当他的分店开到东方时,行销也到了东方,东方许多地方保留了许多民俗传统,其中一个就是相信轮回转世之说,他也去凑了热闹。在那东方的寺庙中,一位事业版图比他小得多的企业主,问那庙中他们的神,什么时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为什么退不了休,而那庙中主持却回答,这位企业主转世前答应天神,要下世完成洪愿,从天堂的财库里搬了太多的钱,转世后,搬下来的钱,太多用在个人享乐上,而没有完成洪愿,因此这位企业主不能退休,得将答应下来的事做完。
  • 天灾及债务没能阻扰当龙,随着时间过去渐渐消褪。当龙开了第五家分店,这是第一家跨国分店,却因为不熟悉当地的民情风俗,而差点关闭。
  • 当龙第一次开分店之前,为了筹措第一家分店的资金,省吃俭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劳心劳力又吃得更简单的情况下,第一家分店虽然顺利开张了,当龙本人却生了一场大病。生病期间,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请人管理了。
  • 在许多许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处,有位年轻人,名唤当龙,拥有一家以自己名字为名的“当龙快餐店”,餐点虽非山珍海味,却也朴实可口,价格平实,吸引了众多来来往往的旅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