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云之乡

作者:筱琳子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你是否知道,“纽西兰”其实来自毛利语Aotearoa,(音译为奥特亚罗瓦),意即“长白云之乡”?据悉早年航海家驶近南岛东岸,极目远眺时瞧见一列高耸入云的雪峰,故将此定名为“长白云之乡”。

另外,又传在公元800年,有一名为库普(Kupe)的男人爱上一个村人的妻子。有一天他把其丈夫杀死后,深怕被村子里的人发现寻仇,疾速乘船离开。好几个昼夜后库普看见一片陌生的新天地。这个岛特大,而且天空有很长一片白云。所以他就把这个美丽的地方称为“长白云之乡”。这些都是美丽的传说吧?然而,它却像一支婉约的曲子,偶尔轻哼著就驻进了心头,经久不忘。

诚然,这是一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丰富多彩的地貌和自然景观,为纽西兰赢得了“世界上所有自然景观之缩影”的美誉。俊俏的山峦、宁静清澈的湖泊、罕见的火山地貌奇景、雄伟壮观的雪山和冰川、险峻的峡湾,还有那许许多多的珍稀、原生动植物等都吸引了来自不同角落的人们前来探个究竟。

纽西兰的长白云,在不同的时段似乎都有不同的面貌。比如当空气里还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天空被涂了一层浓墨,遥远的天际还漫着寥寥残星的气息。薄雾冥冥,带着几分诡异,铝灰天色夹杂着几许迷茫,仿佛在思索著拂晓的曙光是否会依常报到,揭去夜幕轻纱,开始新的一天。

等终于盼到了晴空万里的那刻,长白云的面容终究不再清癯,渐为豁然开朗起来了。本来嘛,牛乳般洁白的云朵要有明丽的蓝天相托才是最振奋人心的景致啊。可没太久,夕阳已经耐不过时光磨砺,长白云缓缓披上梦幻紫的裙裾拢鬓轻挽,高贵而脱俗,漫空铺染了炫丽色彩。当厚重的云雾开始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乘丝丝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但随着落日沉没,银灰色的暮霭已笼罩着大地,霞光渐淡,深红成了绯红。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地平线。待晚霞逐渐消退后,银灰色的一大片几乎铺天盖地而来。最后的一抹余晖也被吞噬了。长白云的身影终究,被吞没了。@#

翡翠湖,新西兰 (Marcus Holland-Moritz/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转自作家筱琳子脸书

(点阅【筱琳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唱歌的确令人快乐,这可不是纸上谈兵。我们一般只把‘唱歌’视为一种再普遍不过的消遣,殊不知它其实隐藏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秘密’。孔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声音可以表达思想感情,晓之于理,动之于情,感之于心,寻之于行。
  • 庭聚餐完美结束,大伙儿浩浩荡荡回到外公外婆家喝咖啡聊天。“亮亮,要不要弹首歌给大家听听?”亮亮七岁开始学琴,十二岁就以优越的成绩考获钢琴八级了呢!既然妈妈已经开口了就别再扭扭捏捏了吧?
  • 美妙的音乐,听着听着,不期然的,心情就飞扬起来。在我们恣意享受这份美好的当儿,殊不知它却默默承载着一项任重道远的使命。像复健科里的复健器材一样,音乐是一项深具潜力的治疗工具。
  • 班兰叶-我们总是Pandan, Pandan 的唤它。除了那缕天然芳香,它还能当绿色染料,自然成了我们最爱使用的香草料理了!
  • 有没有一些记忆中的味道,会让你念念不忘?像栀子花瓣落在岁月的长河,隐约透著沁人芳香,尽管岁月年轮渐次厚重,仍不断散发出金灿如新的光芒。
  • 夏天的北海道,夜晚总是提早打烊,好让步给白昼。某个清晨起身解急的时候,我还反复揉着惺忪睡眼:这……到底是几点了?时针明明指著四,分针指向十二,难道太阳就已迫不及待赶着上班了吗?外头一片晃亮亮,我还以为怎么才阖眼没多久,再睁眼的时候就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 在音乐之都维也纳,咖啡和音乐总是如影随行。可以说,除了音乐以外,喝咖啡也是维也纳人的精神像征之一。据说仅是维也纳市区,已经有2000多家咖啡馆,就算历史悠久的也有50多家,大大小小散落在大街小巷中,各显风情。维也纳名气最大的咖啡馆,正是位于市中心的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它开业于1860年,迄今已逾150年的历史。
  • 在我眼里,形形色色的甜品,都是魔力无法挡的小精灵。不论在橱窗里、餐桌上、灯光下,它们都不怀好意抖尽浑身解数,誓让每一个驻足的人都神魂颠倒,方可罢休。
  • 有个人正领着一只大嘴鸟,大摇大摆地走在街道上。瞬间,所有的目光都定焦在它身上。大嘴鸟密而短的羽毛,浅灰褐色中带粉色,光滑而柔美,漂亮透了!这难道是卡通片里的--Flamingo 吗?
  • 有一回朋友在脸书上问我:“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尽管我多爱咖啡,却没有太敏锐的舌尖去评估咖啡豆的优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