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巴黎 前国企高管的坚守之路

10月1日,唐国魁在巴黎凡尔赛会议宫参加2017年欧洲法轮大法交流会。(安琪/大纪元)

10月1日,唐国魁在巴黎凡尔赛会议宫参加2017年欧洲法轮大法交流会。(安琪/大纪元)

    人气: 4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法国巴黎报导)走在巴黎街头的唐国魁,谦卑祥和,乍一看就像邻家和蔼的伯伯,并不引人注目。无论是给路人发传单,还是和中国游客聊天,他总是面带微笑,语气平静,好像生活总是风平浪静。甚至在和记者谈及自己人生中的大起大落时,他还是面带微笑,好像在谈论一部令人难忘的电影,和现在的自己没有关系。

唐国魁1955年出生于上海,儿时家境不错,父亲经营一家布行,全家生活其乐融融。无奈中共搞公私合营,父亲的布行被堂而皇之地充公,全家的生活从此陷入困境,全靠母亲时不时去当铺当点首饰来维持生计并供给儿子上学。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唐国魁暗下决心: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天道酬勤 事业有了 身体完了

1972年底,唐国魁被分配到了隶属于上海豫园商场的永青假发店上班,他注意到戴假发的人往往有诸多心理上带来的不便,就想到将卖假发和配戴假发业务结合起来,这样客户可享受到更方便的服务。

于是他找到名店拜名师,学习理发美容等专业技术,花了大量时间研究业务,最终在上海首创了假发整型的配套专项服务,获得最高级别美发整型师职称。由于工作努力、服务热情,他连续两届被上海市政府评为青年模范标兵,连续3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连续两次被评为全国商业部劳动模范,为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在企业内部,他也一次次得到领导的赏识和提拔,最终被任命为上市公司副总裁。

就在事业上春风得意的时候,唐国魁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由于18年来每天都工作12到13个小时,长年不休假,1990年前后,他身体积劳成疾,出现了严重病变:风湿性心脏病、心血管缺血、肾脏病,颈、胸、腰椎盘变形脱节等,百病齐发,无法正常工作。他先后向中西名医求治,得出的结论是:保持日常生活自理已经不错了,要恢复健康是不可能的。

山穷水尽时 幸遇法轮大法

就在唐国魁心灰意冷的时候,1995年9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巧遇一位老同学。这位同学向他介绍了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书《转法轮》作为指导,还有五套功法,简单易学,而且不收费。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唐国魁开始修炼法轮功

经过十多天的学法炼功修心性,他的身体便奇迹般康复,并且充满活力,他又能去上班了。同事们看到他又出现在公司,并且像换了个人一样,都来问他找到了什么良药,区政府部门有两位领导不相信,特意跑到他办公室来一探究竟,也是目瞪口呆。

看到他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来自企业、社区和政府部门等很多人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唐国魁和同修先后在上海豫园旅游区成立了炼功点、学法小组,组织地区交流会等,人数最多时达1,500人。

1998年9月,唐国魁幸运地到瑞士参加了全球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会上,来自其它国家的大法弟子分享了他们的修炼心得,他听后倍受鼓舞,尤其是听到师父的现场讲法后,越发对大法坚信不移。回国后,唐国魁在修炼上越发精进,决心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每一个人。

9月30日,唐国魁在巴黎参加欧洲法轮功的反迫害大游行。(大纪元)
9月30日,唐国魁在巴黎参加欧洲法轮功的反迫害大游行。(大纪元)

遵循真善忍 浊世中自清

在国内作为副总,有很多人来找唐国魁,拉关系走后门。在修炼之前,他也会在不影响原则的前提下做一些“灵活处理”,算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修炼后,他在自己职权范围中之内尽己所能帮助他人,对于请客送礼一概拒绝,时间久了之后,同事们都了解了他的为人处事,再有这类事情也就不来找他了。

家里人不理解,说他傻,唐国魁说,该是你的,一样也不会少,不该是你的,一样也争不来,不属于自己的如果强争来了,迟早也得还回去,天天吃不好睡不好,到最后落得一身病;像这样得失顺其自然,活得轻松自在,身体健康,到底哪样划算?为什么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敢去实践‘真、善、忍’,因为他们发现炼功人才是最聪明的。家人听了无话可说。

由于表现出色,领导对他很信任,让他领导一个小组负责公司的资金运作。内行人都知道这是个“肥差使”。作为资金小组负责人,他率先把自己在公司的股票账号封掉,不给自己犯错误的机会,其他成员也纷纷跟着把自己的账号给封了,结果一年下来,他们做得很出色,领导要给他额外奖励,被他婉言谢绝。

据说当时在这个行业中,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出问题”的总裁。按照他的话讲,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使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一次次的诱惑,自始自终洁身自好。

1999年7月迫害发生后,国保大队层试图想找出他经济上的问题,到公司里查账,一笔一笔地查,最后空手而回,临走时扔给唐先生一句话:你们炼功人都是“傻子”!

还有一件事,唐国魁曾经出钱通过公司的服装厂为大家做炼功服,共1,500多套。国保大队的人认准他会从中赚一笔钱,一查,账目清清楚楚,挑不出一点毛病,前来调查他的人不得不服:都说法轮功这儿是净土,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这些炼功人不贪不占,还自己出钱为别人做事,当今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呢?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唐国魁时不时能感受到大法带来的超常。有一次,他的团队要运作一笔1,500万人民币的款项,就在出手前夕,他忽然感觉不妙,最后决定放弃这个机会,后来才知道,对方只是个皮包公司,专门骗人。“我暗自庆幸,多亏及时撤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所涵盖的智慧和神奇,只有亲身实践这三个字的人才能感觉到”,真可谓“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风云突变 高管一落千丈

没想到风云突变,就在唐国魁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中体验幸福人生时,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全方位镇压,一夜之间,全国一亿多法轮功学员被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他的命运也因此戏剧性地大逆转。

作为大型国企高管,7月20日之前,唐国魁就已经多次被政法委,区政府,区党委,区组织部找去谈话,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但是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修炼?他感到奇怪,或许是他们还不清楚法轮功的情况?于是他把自己修炼炼法轮功之后的身心变化和盘托出。

7月20日,受大家委托,唐国魁和其他5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上海市政府接待办递交了有关法轮功修炼的情况,当面谈得挺好,他出去跟大家说,没事了,回去吧。

看着大伙散了,唐国魁和也准备回家。谁知刚一转身,就被抓到车里,送到了公安局。5天后被送回,晚上回家睡觉,白天被单位关押、洗脑,并被非法抄家。豫园集团纪委、豫园区公安局“610”办公室在没出示任何凭证(证件和收据等)的情况下在他家翻箱倒柜,拿走了大量私人物品。

7月26日,唐国魁被公司停职。四个多月后,还没到董事会的换届日期,就被解除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并被开除公职,被迫离开单位。

面对所发生的一切,从小就对生活持审慎态度的唐国魁冷静地问自己:难道我真的错了吗?回想几年来修炼法轮功带来的巨大变化:生活中努力提高道德修养,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工作中刻苦提高业务水平,尽心尽责;家庭中努力做个好丈夫,好父亲;身体上重获新生,获得超越寻常的精力能干好工作。

唐国魁想明白了:不,我没错,难道做个好人中的好人还有错吗?他拿定了主意:我要把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人们——修炼法轮功没错,大法的师父没错;目前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污蔑,遭受前所未有的迫害,我必须站出来说话,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不管遭受多大的魔难、迫害、打压,修炼法轮大法这条路我走定了!

9月30日,唐国魁在巴黎参加欧洲法轮功的反迫害大游行。(大纪元)
9月30日,唐国魁在巴黎参加欧洲法轮功的反迫害大游行。(大纪元)

从离婚到复婚

此后,公安部、派出所、街道办、居委会、“610”办公室天天上门骚扰并限制他的行动自由。当时正逢他唯一的儿子考大学,天天不断的骚扰严重影响儿子的学习。为了让孩子能有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他和妻子被逼无奈只能协议离婚。没有了家,他从此居无定所。

离开家之后,他先是去了年迈的老父亲家,看到父亲满脸发愁为他担心的样子,他呆了一会就匆匆离去。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受到监视、跟踪、骚扰。2002年10月,他在三姐家刚住了一星期,上海奉贤区公安局、地区派出所就在他三姐家对面专门设立了监控室,24小时监控,他只要一走出家门就会被跟踪。

有一次,公安局专门出动了警车警员,历时15个小时,路程120公里,专门跟踪他,从上海奉贤到塘桥,到徐家汇,再到七宝他二姐家,最终返回三姐家。第二天他找到当地派出所长质问: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所长说他们也很累但是没办法,因为这是上级的规定。

离婚后没了经济来源,唐国魁四处找工作,先后去了四个单位。但每次公安局都会来单位找老板谈话,并派专人在他工作单位门口监视,一番折腾,每次找工作的结果都一样:被老板辞退。

唐国魁算是明白了:这就是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实施的经济上断绝。因为无法正常工作,离婚后的五年里,他没有任何收入,这场迫害给他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更是上千万之多。

五年离婚的时间里,妻儿也同样没能摆脱中共的骚扰。唐国魁和发妻当初离婚是为了保护儿子,没想到离婚后,警察继续去学校找他儿子谈话,做笔录,给孩子内心造成很大压力和伤害,一向很活泼的儿子变得孤僻抑郁起来。

儿子长大成人了,2006年7月,前妻知道唐国魁到处流浪、居无定所,主动提出复婚,要和他一起面对中共政府的迫害。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家中。

7月27日,他回家的第一天,就有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综治办、居委书记、“610”办公室五个政府部门来他家盘问:你住在哪里?还炼不练?他说:“炼!为什么不练?法轮功哪点不好?你们到原来的单位打听打听,我炼法轮功的整个变化,有目共睹,难道做个好人还有错吗?你们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你们才死心吗?”他们无言以对,只能灰溜溜的走掉。

在摄像头下生活

他们派了六名工作人员在唐国魁家门前两侧、过道和转弯处安装了五个摄像头,并在他家所在居住楼地下室设立监控间,配备了专人对他全家进行24小时的摄像、电话、手机监听监控,同时指派配备了自行车、助动车、小汽车等交通工具的六名专职人员来监控唐国魁,连退休老人都被派来盘问监视他。

他们要求唐国魁:外出必须在门卫处登记;不许法轮功学员前来串门;离开上海必须先行报告;每周要到公安派出所报到谈话。他们威胁说,如果不遵守规定,他们会越过法律程序,把他直接送去关押、劳教、判刑。

在没有蒐查证的情况下,这些警察还不定期地闯进唐国魁家非法搜查。连家里来的亲朋好友都会被盘问。

唐国魁很不解,对他这样一个没有工作,没有正常社交,更没有信仰自由的弱者,政府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纳税人的钱来监视迫害,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后来发生的事情才解开了他心中的疑问:他们要置他于死地。

喝毒茶 逃脱死神之手

2007年8月底的一天下午,半淞圆派出所张警官打来电话要他马上到派出所去谈话,还威胁说,如果不去就上门来抓人。

当天13点40分唐国魁来到了半淞圆派出所,随即被“请”到一个又闷又热的小房间里,等了2个多小时也没看到警察过来,当时气温很高,就在他又渴又累站起来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出现二个便衣警察,拿了一杯茶水和张警官一起进来,让唐国魁喝茶。他口渴难忍喝了一口,让他们赶紧问话。他们却说你先喝完茶吧,他当时突然警觉了,不肯再喝那杯茶。看他不再喝茶,他们居然也不问话,找了个户籍警直接送他回家了。

回到家二个小时后,唐国魁突然感到全身难受,火烧火燎,他顿时明白,茶里下毒了!

当时他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内脏像翻江倒海一样,两眼发黑,上吐下泻不停,胃里象有钩子在勾,黄胆汁都吐了出来,接下来就是吐血,泻血水,身体极度虚脱,全身剧痛。

可能因为只喝了一口毒茶水,唐国魁总算活了下来。他在家整整躺了五个多月,体重一下减少了五十多斤,人脱了形。一直到他能坐起来炼功之后,才慢慢恢复过来。后来他才知道,上海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张志云在公安局内喝了三杯茶水,回到家发生了和他一样的症状,拖了半年不到就离世了,就是这样被他们毒死的。

唐国魁分析,自己曾长期在上海大型国企上市公司任高管,在同行业及市政府有一定的影响力,在上海及周边地区学员中也有一定知名度。再加上,他曾在中共“维稳”部门工作过,对中共内幕了解甚多,包括对正义人士的整治手段和中共内部的相互倾轧。中共一直担心他将其罪行披露出去,所以长期对他进行监视,甚至要暗杀他。

只有一个想法:告诉人真相

逃过死关,后来几经波折,唐国魁终于有惊无险来到欧洲。这位历经了磨难和风霜的老人依旧平和、豁达,意志更加坚不可摧。

谈到对未来的生活有何打算,他笑咪咪地说:“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每天24小时太短,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发生,我自然有义务和责任去帮助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同时还有很多人对法轮功不了解,甚至被中共的造假宣传所欺骗,我要让他们知道真相!”#

责任编辑:周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住在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Kathy马从事会计工作,与跟大家分享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的神奇故事。
  • 许淑瑛修炼法轮功以前,有长达25年的偏头痛,用尽所有方法就是没有用,但现在都好了;从爱生气抱怨计较的太太到放下配合退让的温柔妻;从打骂逼迫的虎妈到小孩的好姐姐、好朋友。许淑瑛说,“现在的我,身心灵感到非常的满足。”透过炼功及修“真、善、忍”,使她彻底地改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