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空茫,凝白如画 ——纽西兰库克山

作者:筱琳子

纽西兰库克山(Pseudopanax/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

甭多说,纽西兰的山,多不胜数。而换上秋衣后,山容不再清癯。车子在路上驰骋之际,放眼望去,峡谷对叠的几重山,柔光中皆幻出奇异色彩。墨绿的翠绿的浅绿的,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我想,仅是徜徉在这一大片泱泱绿意之间,任疾劲山风在身后推著,再以一个山居者悠慢的姿态行走,步履想必轻捷无比吧!

千里迢迢来到这,自然也不能错过颇有名气的库克山(Mount Cook)。它位于南岛中西部的南阿尔卑斯山脉中,是南岛旅游的重要地标,也是纽西兰最高的山峰,故具“纽西兰屋脊”之称。据考古学家研究,库克山在一亿五千万年前仍沉在海底。地壳开始起了无数次的造山运动,历经漫长岁月重复隆起与侵蚀交替,才成就了今天群峰竞高的景观与起伏有致的地形。

屹立在群峰之巅的库克山顶峰终年被冰雪覆盖,车子再驶近一些,摇下窗,凉意遂从四方涌来。终年积雪的山峰犹如茫茫霭雾开阔在眼前,如梦似幻,壮丽无匹。凝望之,人迹烟尘皆消散。净白雪山傲然在望,冷峻而内敛,壮阔却孤绝。那种气势万千,淡泊中的情致自现蕴藉隽永,自不待言。空寂萧穆的简与净,抹去了人迹,吞噬了声音,却在心尖敲上一记,是难以言喻的悸动呢。

天高云淡的浅致,微凉中见婉媚。苍郁的余韵还回转不绝。壮丽和寒伧瞬间成了强烈对照。瞻仰之,天地间只剩下一腔温柔。倾耳谛听静谧的声音,从感官延至心底都堆叠了沉潜的力量。是不是纯粹的无声最撼动人心?这就是山的姿态吗?它的辽阔、空茫、绵邈,虽深不可测,却谦逊平和。不费吹灰之力,即把生命的豪奢绝艳诠释得如此剔透而决然。 哎,如果我也能分沾一点它的渊沉和淡然,一定妙透了不是吗?@#

纽西兰库克山。(C.M. Lynch/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纽西兰库克山。(Ulrich.hoecker/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转自作家筱琳子脸书

(点阅【筱琳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丰富多彩的地貌和自然景观,为纽西兰赢得了“世界上所有自然景观之缩影”的美誉。
  • 对着这一大片静谧而深邃的大海,这种天气加上一杯咖啡,应该就可以用最慵懒的姿态放肆地领会慢慢暗去的天色。
  • '爱琴海上的白宝石' - 米岛得此称号,当之无愧。依山傍海而立的白色小屋,配搭著缤纷色调的门窗相映成趣,精致得让人特别容易迷失。因此'忘'了它也以风车闻名,也被称为'风车岛',这并不为过吧?呵呵,这个风车景观位于卡特米利山丘上,可算是俯瞰全市美景的最佳地点。听说从市中心广场向北,沿上山的小路约行十分钟即可到达此地标。
  • 在音乐之都维也纳,咖啡和音乐总是如影随行。可以说,除了音乐以外,喝咖啡也是维也纳人的精神像征之一。据说仅是维也纳市区,已经有2000多家咖啡馆,就算历史悠久的也有50多家,大大小小散落在大街小巷中,各显风情。维也纳名气最大的咖啡馆,正是位于市中心的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它开业于1860年,迄今已逾150年的历史。
  • 有个人正领着一只大嘴鸟,大摇大摆地走在街道上。瞬间,所有的目光都定焦在它身上。大嘴鸟密而短的羽毛,浅灰褐色中带粉色,光滑而柔美,漂亮透了!这难道是卡通片里的--Flamingo 吗?
  • 有一回朋友在脸书上问我:“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尽管我多爱咖啡,却没有太敏锐的舌尖去评估咖啡豆的优劣。
  • 原来,真有那么一种蓝,澄湛盈满,精致无暇,直入心扉。尽管岁月再苛刻,它从不褪色。
  • 我体内所流动的温热血液是妈妈赐的,正如儿子体内也流着我的血液一样。身为孩子的被母亲无条件爱着;身为母亲的,也被孩子沛然滋养著。这种密不可切的关系,又有谁能取代?
  • 匆匆人生,舍得之道总贯穿期间。舍与得不就像天与地,水和火一样吗?相互对峙下又彷如共一。(Fotolia)
    这辆宝蓝色的福特,忠心耿耿跟着妈妈,竟然也有20年光景了!时光悠忽,它除了见证我们七个的成长,伴着爸妈孙子们度过许多欢愉的孩提时光,渗透了妈妈东奔西跑为家忙的汗水,还有更多更多悲喜交织的回忆。
  • 日本北海道美瑛町青池,水质含有大量的天然矿物氢氧化铝,阳光折射之下遂成了梦幻的蒂芬妮蓝。阳光真是万物最了不起的化妆师。 (elba/フォト蔵)
    不同时段的青池会展现出不同的风情。天气转变或阳光强弱,都会令池水呈现不同层次的蓝。清晨的话,池面或许浮着一曾薄雾,水色也更纯澈动人些。四季更迭会为它上不同气质的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