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雯:1964年的一桩惨案

人气: 73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23日讯】近日,一位修炼人入定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以及所造的罪业。以下是他的叙述:

那是在中共建政后,我是中共部队中的官,没有多少文化,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谁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脸,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带着部队去执行秘密任务,因为那里要修建军事工程,工程不能公开,工程所在范围内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这些人必须得灭口。在夜间杀人时,我看到这些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殷红的血浸染了他们的白袍。

完成任务后,部队撤退途中,我们在一个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觉,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在闭目养神。突然,我听到了异常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见了我的手下在强奸一个女人,我没有理睬,因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这样,苏联士兵在东北也是这样,中共的长官和士兵从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我转身要走,听到那个女人说:“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一下,告诉士兵,完事了,带她见我。当这个士兵带着女人出现时,那个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脚下,说她是来投奔亲戚的,在一个小土沟睡觉,醒来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结果士兵小便时发现了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杀她。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请求?”她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女人会被杀了灭口。”我问:“你要去哪里?”她说出了村子名称。我一听,正是我们刚刚灭口的村庄。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我俩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到那个村庄去,因为我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有许多不成文却通用的潜则,知道如何对上级的命令负责,要保守秘密,杀人是按照需要杀人。如果这个女人活着,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带走女人,那个女人对我说:“我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说:“以后我一定帮你。”那个女人被带走了,我想:为什么我听了女人的话,觉的这话很熟悉,我这样心里冷酷的人,还会有人熟识我吗?我只是个执行杀人任务的工具而已。

我继续躺下,还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女人的惨叫,杀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空气中飘来一股气味,我激灵一下起来,找到士兵,发现他不但把女人杀了,还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来。他用油纸把心脏包好,说回去后把心脏抹点盐,用火烤着吃。

这件事发生在1964年。杀人的那个士兵,从那以后开始得皮肤病,皮肤发痒、疼痛,红起一片,上面有许多的小疙瘩。我也是如此。无知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在遭恶报,因为那个女人死了后,在另外空间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业力,就源源不断的在往我俩身上来。我和士兵后来又参加了对外的战争,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惨的死在了战场。#

(编注:这位修炼人入定后看到的无疑是一件不为人知的中共的罪恶,而这样被中共掩盖的罪恶何止这一件呢?!)

——选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10-23 4: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