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玷污的奖牌 中共逼万名运动员服兴奋剂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还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图为北京一个“介绍运动员服过兴奋剂”的展览。(Getty Images)

人气: 3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前奥运名将李宁的指定运动医生、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透露,中共系统性兴奋剂项目涉及所有运动和1万多名中国运动员。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大型锦标赛中,中国所获得的每一个奖牌均和运动员服用强化药物有关。

据英国《卫报》报导,79岁的薛荫娴目前在德国寻求庇护,她还表示,中国运动员在11岁时就被强制加入兴奋剂项目,该项目涵盖足球、田径、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潜水、体操和举重等,任何反对兴奋剂项目的个人都会被监禁。

中共所获每一枚奖牌 都被兴奋剂玷污

薛荫娴告诉德国广播公司ARD:“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共)国家队的运动员广泛使用兴奋剂。”

她说:“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有一万多人遭强迫性参与,任何使用兴奋剂的人都被视为是在捍卫国家。(事实上)那个时期中国运动员赢得的所有国际奖牌都应该被收回。”

薛荫娴早在60年代就进入了中共国家体育委员会(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长达数十年,期间一度担任国家队11个队的医务监督大组长,并被中共国家体委安排为李宁、娄云等奥运名将的指定运动医生。

薛荫娴自从公开反对兴奋剂后,她在北京的生活便不再安全,于是在2012年和儿子逃离中国。她表示,当年一名教练发现13岁至14岁男孩运动员身体变化后告诉她,她立刻意识到了中共使用禁药这个问题。

她说:“起初,青少年团队使用这些药物,最小的是11岁。”“如果你(运动员)拒绝服用,就必须离开团队。我对此无能为力。”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Getty Images)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Getty Images)

反对兴奋剂的人 都会遭到迫害

薛荫娴表示,因在1988年首尔奥运会期间,她拒绝帮助一名体操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从而被从国家队解职。

薛荫娴此前曾对大纪元表示,那是1988年7月13日,当时国家体委训练局的一把手李富荣召集了11个国家专项队的总教练、班主任、组长,召开会议,会议的内容主要就是谈论兴奋剂怎么用、怎么打。

薛荫娴当时是医务组组长,本应参加这个会议,但薛荫娴说,他们特意“让我手下一个大夫去参加这个会议,这个大夫给我传达,在会上布置了好多运动员要吃兴奋剂,李宁就是其中一个。”

总教练高健找到薛荫娴,说起要给李宁打兴奋剂的事情。薛荫娴当时就对高健说:“你给李宁打这个针,李宁可是名人,如果查出来,你、我、李宁的人格没了,中国的国格也没了。第二个是对李宁身体的损害。因为他的女朋友也有病,她打这个以后肝也出现毛病。我当时没同意,拒绝打这个(兴奋剂)。”

薛荫娴对ARD表示,任何反对兴奋剂的个人都被视为危及国家,这些人现在都在坐牢。“他们警告我不要谈论兴奋剂。他们要我退让。我说我不能这样做。他们想让我沉默,我的两个儿子都失去了工作。”

她还说,运动员被反复测试(兴奋剂),直到他们可以毫无痕迹地参与国际比赛。

马家军运动员:多年来被迫大量服用毒品

ARD记者试图联系中共奥委会和中共体育部,对此要求回应,但从未收到答复。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因使用兴奋剂遭到指责。今年二月,曾受教于田径教练马俊仁的中国运动员表示,她们被迫服用增强体能的药物。

这些运动员在腾讯体育发表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是人类,而不是动物。多年来,我们被迫大量使用非法毒品,这是真的。”而马俊仁则宣称,他的运动员的成功归功于在西藏的高海拔训练、海龟血和毛虫真菌等。

作为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对兴奋剂的危害一清二楚。薛荫娴曾对大纪元表示,兴奋剂的伤害非常多,可引发脑癌、严重损害肝脏,还会引发肝癌,对心脏、血管也都有影响,对全身上上下下的组织,包括运动系统都有影响,比如肌肉拉伤、肌腱断裂都是使用兴奋剂的结果,最厉害的是骨头酥松脆弱容易断。更可怕的是,女性还可能出现变性。

德国联邦政府前人权专员勒宁表示,兴奋剂案件中最不应该忽视的就是人权问题。运动员的权利和抗议者的权利都应该受到保护,不择手段的中共应该被谴责。#

责任编辑:张洁

评论
2017-10-24 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