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炼:世界冠军吴则霖的咖啡人生(三)

作者: 吴则霖, 卢嘉琦

手冲咖啡比赛。(Pixabay CC0 1.0)

  人气: 1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练习场地尘埃落定

虽然二○○九年初次体验比赛后,我信誓旦旦地要再参加比赛,但专利事务所的工作说忙不忙,也占去我俩大部分的时间。不过这次我有了上次的体悟,决定早一点开始准备,而且不管什么冥想练习了,没有实际多跑过几次流程练习,再怎么冥想都只能称作幻想罢了。

但是跑流程对我来说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我得先找到一个场地,备有比赛用的商用义式咖啡机,场地的配置也要和比赛一样。桌子的高度,和评审之间的距离都要比照比赛。这样的练习场地当时不多,透过阿彰,我认识了在景美夜市外围开早餐店的简嘉程,我都叫他简哥。简哥那年刚在木栅开了一间咖啡馆,因为他自己也要参赛,所以在那间咖啡馆的后方布置了一个练习场地。

知道可以租场地练习之后,我简直热血沸腾。我在新店工作,下班回景美家里快速扒完晚餐,载着练习所需的器材,再到木栅练习个一、两个小时。这几个地点离的都不远,再加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选手一起在那里练习,有人可以讨论,有讨论就表示有进步!

工欲善其事

场地搞定,练习用的咖啡机搞定,那磨豆机呢?我看了当时世界许多顶尖好手都是使用一款叫做Robur的磨豆机,就嚷着想要买一台,我觉得我只要买了这台要价不菲的磨豆机,我的咖啡就会变得好好喝。Chee考虑了很久,答应我买的时候只说了句“那这就当你今年的生日礼物”。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之后开店我买的每一台磨豆机,都被她归类在生日礼物,而不是生财器具。

Robur就和它当时的价格一样,非常重。虽然每次要将它搬来搬去都快闪到腰,但我还是非常爱它,练习累了中场休息时,我很爱环抱着它放空,觉得有满满的安全感。

至于咖啡豆,之前摆摊也好,初次参赛也好,我都是用自己烘的豆子上阵。但是这次参赛前我认识了立裴米缇的谭邦彦大哥,他当时已经帮好几届台湾冠军选手处理比赛用豆,我觉得有他帮我调制配方豆,这次比赛一定可以有更好的成绩。

但跟谭大哥购买熟豆就表示除了租场地、买磨豆机,我又多了一项比赛的支出。每一剂测试的浓缩咖啡、每一次练习完剩下的卡布奇诺,都是钱!不能浪费!所以我们统统冷却之后装起来带回家给家人喝。在那段时间里,家人都没有现煮的咖啡喝,都是喝我们练习完,比例不太对劲的咖啡牛奶。

咖啡机器人,非我莫属

第二年的比赛准备,我下定决心要好好跑流程,所以也花了最多时间在这上面。台词加动作只要有一点卡住,Chee就会要求我重来。她希望我在流程的演出上做到丝毫不差,甚至希望我每一个动作都能跟音乐搭得刚刚好。前奏下到几秒的时候我要开始演出;这首歌进入副歌的时候我刚好应该去打牛奶……等等。但是对我来说,如果卡住就重来,却不想办法熬过去,是没有经验值的。也许是第二次参赛,我俩的得失心都多了一点;又也许在正常上下班之余还得紧凑地练习流程,因此整个过程中我俩有不少争执。常常在练习完回景美的路上累到无法交谈,也小心翼翼地不想挑动对方已经很紧绷的神经。

好处是,在这种高强度的练习下,我很快就对台词倒背如流,也很快建立起肌肉记忆。坏处就是对于练习的过程非常容易感到疲乏,每次想到要练习就意兴阑珊。跑流程的时候呈现自动导航模式,很容易精神涣散,心不在焉。

无缘上场的苹果

由于自己在流程上顺畅很多,因此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在初赛中顺利煮完浓缩咖啡和卡布奇诺,然后挺进复赛。挺进复、决赛就得呈送创意咖啡啰!我精心思考了一款饮品,加上日本来的青森苹果,一颗就要一百元!味道酸酸甜甜的真好。心里想着到复、决赛的十一月就没有这些苹果了,还事先买了一箱起来放。为了保持新鲜度,每一颗苹果都包上保鲜膜才放进纸箱里冷藏。

一如预期的,我的展演过程比起前一年流畅太多了,甚至从舞台上下场到后台,我都感觉轻松自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失误,心里还想着终于要拆封我的苹果了。

结果宣布进复赛的名单十二人,怎么刚好就跳过我的名字!这次的挑战仍然止步于初赛,我和Chee则吃了那无缘登场却“贵森森”的苹果吃了一个礼拜。

夜冷心更冷

那是十一月的傍晚,沿着熟悉的路线我们失望落寞地骑着机车,湿冷的风非常刺骨。Chee在后座戴着全罩安全帽,一开始忍着不出声,我担心这样的沉默,于是转头看她,只见她咬牙呼着气,眼眶里都是泪,面罩上起了微微的雾气。然后她大哭了起来,说她觉得好不甘心,明明这次这么努力了,怎么成绩还是不好?

其实我又何尝甘心呢?虽然不够好就表示有进步的空间,但是花了那么多额外的时间、金钱、心力,两个人每天都累得只想放空。却没有如预期进入复赛,好像一切都是在做白工一样。

但是,看过评分表之后的我,知道自己在浓缩咖啡和卡布奇诺所有的加成项目上,拿到的分数都很低。这让我意识到,或许,我们喝自己的咖啡很多,喝别人的咖啡却太少。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既然如此,在咖啡这条道路上,自己不足的地方还太多,我们的脚步还不能停。@#(节录完)

──(节录自《淬炼:世界冠军吴则霖的咖啡人生》/皇冠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Gwilym Davies在萃取浓缩咖啡,便流畅地将把手锁上后,按下冲煮键,接着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双手再抱胸,不发一语,专注地看着浓缩咖啡整个萃取流程。整个过程流畅到了极点,没有一丝丝多余的动作,连专注的眼神都那么炯炯有神,实在是帅呆了!
  • 我和Chee在那次聚会中认识了各行各业喜爱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认识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们每个人生命里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点燃了相遇的火花,
  • 但是打从我们相识开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厨艺绝不限于料理的前置作业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处,放慢脚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一开始我也是极度讨厌雨天的。只是在东京这个城市待上一阵子之后,我发现雨天其实藏了好多小惊喜。而这些小惊喜在晴天是看不见的,就像是那种装了热水才会浮现图案的杯子一样,东京也藏许多秘密,需要雨水来解开
  • 存在于东京这个都市的传说不少,撇开那些有点灵异或是恐怖的传说外,两个和恋人相关的传说,就是“井之头公园的天鹅船”以及“东京铁塔的点灯”了。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