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抹黑李洪志先生“敛财”真相

图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二排穿褐黄色上衣居中者)与清华大学部分法轮功学员合影。(明慧网)
人气: 139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6日讯】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全国喉舌媒体齐上,开足马力散布谎言和仇恨,包括抹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敛财”。穿透谎言,背后的真相到底又是怎样的呢?

办学习班

从1992年5月至1994年12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在大陆多个省市地区讲法传功,总计办班56次。

法轮功当时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直属功派。明慧网报导,所有的法轮功学习班都是由当地气功科研会邀请举办,办班收入和气功科研会四六分成。

北京市公安局曾经成立专案组,调查过航天部二院办过的两期法轮功学习班的情况。原法轮功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拿出了清晰的账目:九天的学习班,两个班总人数不到3000人,3/4是老学员,老学员收费20元,新学员收费40元。办班的学费收入要付场地费,还要上缴给气功协会。法轮功研究会只剩下不足2万元,而研究会还要支付自己的工作人员费用、资料、交通等等费用,所剩纯收入更是寥寥无几。

航天部办的班已算是在北京办的大型法轮功学习班,其收入尚且如此,更不用细说其它各小型班的情况。

一位贵州法轮功学员回忆:“一次师父来贵阳办法轮功学习班,与主办方议好,按四六分成,后来主办方嫌六成少,几乎把办班费全部都收走了,结果师父吃、住都成了问题,回北京的火车票也没钱买了,学员们为此愤愤不平,但师父一笑了之。”

法轮功办班的学费是全国最低的,收费是其他气功师的1/2至1/3,因为收费太低,很多气功师对此都有意见。为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曾多次要求李洪志先生提高学费,但李先生考虑到学员的经济能力,始终没有答应。

而且,李洪志先生还几次将气功报告的有限收入捐献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图书馆或红十字会。

二十多年来,各地参加过李洪志先生讲法班的法轮功学员写了不少回忆文章。

一位延边的法轮功学员讲道:“当时师父在延吉讲法结束,准备离开延吉。几位(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去送站,师父和站长们同坐一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到站后,某站长要付车费,师父不同意,执意要拿自己的钱付。看大家不理解,师父说:‘我在延边的事情已经办完,各种费用账目已经结清,在经济上我与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出租车费我要自己拿钱(付账),我不能要学员的一分钱。’”

参加学习班的学员还看到,李洪志先生总是吃穿非常简朴,经常夜里把衣服洗干净,第二天再穿;吃的也是最省钱的,经常一连十几天,天天吃方便面;住的也是最简易的招待所。

而在大陆1994年底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一书出版后,李洪志先生就没有再办班收费,学员都是义务教功。

出版法轮功书籍和音像制品

中共声称李洪志先生靠出版法轮功书籍和音像制品“疯狂敛财”,这也是毫无根据的。

据明慧网的资料,法轮功的第一批教功录像带是由中国气功科研会摄制、出售的,与法轮功研究会无关。第二批教功带是由体育出版社负责摄制、出售的,也与研究会无关。后来通行的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制作、发行的版本,按合同规定,出版社应在以后的收入中拨一部分给法轮功研究会作为版权使用费,这是合法的。

一位长春法轮功学员说:“师父初期传法时很艰难。《中国法轮功》出版前,师父借了8000元钱买书的版权号,首批书发行后,师父看见有缘人没钱买就免费赠送,结果书卖完了,但借版权号的钱都没收回来。”“师父在讲课时还不止一次地讲了,个人的钱和中小企业的钱一律不收,而且辅导站不许存钱,这已成为一条铁规矩了。”

事实上,在大陆正式出版的法轮功书籍,李洪志先生获得的全部稿费只有2万多元人民币。

李洪志先生曾表示,“我在中国正式出版社出版的书,稿费每次几千块钱人民币,所有都加在一起给了我2万多块钱人民币,合几千美金吧,就这么多。因为他的出版社是官办的,他不会像其它国家的出版社那样给你稿费,就是那个情况⋯⋯基本上我就是指着稿费生活。”

在《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遭到中宣部等部门禁止出版之后,社会上盗版横行,在整个中国大陆,李洪志先生再没得到过一分钱的稿酬。

内蒙古赤峰公安局把一个与李洪志先生从未见过面、没任何联系的书商,关押、施以酷刑,强迫其录制假电视新闻,这则新闻在迫害之初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事后,有内蒙古的知情百姓曝光这是造假。

其实,在法轮大法网站上,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讲法音像资料和炼功音像资料全部可以免费下载,只为救度更多有缘人。李洪志先生曾说:“我这一生就是来传这部大法的。”

所谓“住豪宅

与诽谤“敛财”相呼应的,是中共诬蔑李洪志先生在中国长春住豪宅

一位长春学员与李洪志先生住在同一个居民区里,她说:“师父家境清贫,家中最值钱的摆设是一台12寸的电视机。师父出来传法前,有许多人找师父治病,但师父从不收钱财,有时还准备一点水果来招待看病的人。”

实际上,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西门四楼1号的家,是一栋破旧的老式住宅楼的一个单元房。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实所谓的“敛财”是“子虚乌有”。

以下是一位知情人在长春拍摄的照片:

中共喉舌在1999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图为住宅楼的外观。(明慧网)
中共喉舌在1999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图为住宅楼的外观。(明慧网)
中共喉舌在1999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家门口被当局贴上了封条。(明慧网)
中共喉舌在1999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家门口被当局贴上了封条。(明慧网)

觉者风范 言传身教

李洪志先生教导弟子们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李洪志先生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这一标准的真实写照。

李洪志先生传法传功不求名不求利。

在中共正式发动迫害前的1999年5月,李洪志先生在加拿大法会讲法时说,“比如说,我有一亿的学员在学法,如果我现在说一句,大家每个人给我一块钱吧,大家想一想,一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我只要说一句话每个人给我十块钱吧,我就是十亿富翁!这来的多痛快呀!谁都高高兴兴的给我,我还堂堂正正的,我何必费那个事呢?”但是,李洪志先生从未向法轮功学员伸手要过一分钱。

一位学员说,“师父没要过我们一分钱,却给了我们道德的回升和健康的体魄。”这代表了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

天津法轮功学员程科屡遭酷刑迫害,每当有人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时,她都告诉对方:“我一身的病,20多种顽疾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每年都要给国家花去大量的医药费;修炼法轮功后,一分钱没花,就治好了我全身的病。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

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

1999年6月2日,李洪志先生针对中共欲利用减少5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来引渡他回国一事发表了《我的一点感想》一文。以下是文章部分内容: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让我回国是想让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如那样的话,请国家不必损失五亿美元做交换。我自己回去好了。”

法轮功“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至于说‘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畴的就是邪的哪?”

“其实我非常清楚有的人为何非要反对‘法轮功’。就是像媒体报导中说的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一亿多人是不少,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

这一番话,点出了中共惧怕好人、为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0-26 7: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