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晓:救了毛一命的延安保卫处长凄惨下场

曾担任中共延安保卫处长的陈泊(网络图片)

曾担任中共延安保卫处长的陈泊(网络图片)

人气: 52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6日讯】中共1949年建政后,为其夺取政权立下巨大功劳的众多中共党员,在其发动的一次次运动中,不是惨死、家破人亡,就是被迫害的身心俱伤,如此迫害为自己夺取天下之人的中共,古今实乃罕见。本篇就说说所谓“红色福尔摩斯”陈泊的下场。

失去左臂 投奔中共

根据大陆媒体的相关报导,陈泊1909年出生在海南岛。受中共蛊惑,1926年加入共产党,其后参加当地红军。暴动失败后,流亡到印尼,住在开餐馆的舅舅家。后来,他又辗转来到了马来西亚,与马共接上了头,并成为马共中央执行委员,化名“布鲁”。

在马来西亚期间,陈泊受马共中央指令,于1932年参与了诛除“叛变”的新加坡区委书记李锦标的行动。在准备炸药期间,发生意外,陈泊左手被炸飞一截,医院给他做了截肢手术。面对警方的审讯,陈泊一口咬定自己是无辜的,并要求警方查清作案人,赔偿医疗费和损失。案件在查了近一年都没有结果,警方遂将陈泊与其他政治犯一起驱逐出马来西亚。

1936年,从马来西亚回国后,陈泊来到了广东。中共广东省委情报部门决定让他前往延安。到了延安后,中共根据其特长,安排他在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担任侦察科长。

破获“汉中训练班”案 获毛赏识

抗战期间的1939年9月,国民政府由戴笠将军掌控的军统局决定,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战时游击干部练训班之名,选择陕西汉中东郊十八里铺陈家营一大院落为办班地址,招收学员,专业培训。毕业后接受派潜任务,打入延安,收集中共高层情报。这个由军统局直接控制的训练班又称“汉中特种技术训练班”,对外绝对保密。从1939年9月成立到1941年3月停办,共一年半时间,训练班共招收学员9期,毕业8期,培训人员631名。

1939年底,经系统培训的军统人员相继派往延安及各根据地。至1941年,由“汉训班”毕业生组成的军统特别侦察组,已渗透到中共领导下的陕甘宁、晋察冀、晋冀鲁豫、冀鲁、鲁苏、豫皖苏、鄂豫皖边区,以及赣、浙革命根据地。不久,又按戴笠批示,将这些成效卓著的军统“特别侦察组”扩编为军统“特别侦察站”。军统陕甘宁边区特别侦察站下辖延安、府谷、环县、韩城等18个特侦组,打入要害,长期潜伏,搜集情报,伺机“行动”。行动是军统实施“暗杀”的隐语,即刺杀中共高官。

然而,军统百密一疏。由于一名特别行动小组成员被捕,陈泊伪装成该特务,套取了更多的情报,抓捕了40余人。1942年,“汉训班”教官陈兴林在潜入中共边区时被捕,陈泊连夜与之秘会,并通过中共惯用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手段,使其供述了其潜入的目地是联络潜伏的军统人员,配合胡宗南攻打延安。

由于陈兴林的反水,60多名军统“汉训班”成员被捕,一些被中共利用,成为中共的卧底。

陈泊破获“汉中训练班”案轰动了整个边区,毛十分兴奋,赞陈泊是“延安的福尔摩斯”,并说要用这样的人保卫延安。不久,陈泊就被任命为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

当上保卫处处长后,陈泊还救了毛一命。一天,他在查看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时,发现6月22日上午10时,毛要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后经查实,这个田守尧是军统派来刺杀毛的高级情报人员。

后来,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的康生,怀疑陈泊的伤臂是“王佐断臂”,于是下令撤了其延安边区保卫处长一职。陈泊后前往东北、江西工作。“王佐断臂”出自《说岳全传》,乃是苦肉计之意,是说王佐自断手臂诈进金营,劝说本是将门之后的陆文龙回到宋朝,帮助岳飞效力朝廷的故事。

坐监十年

1949年中共建政后,全国很多地方还处于混乱之中,中共政权并不稳固,时任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兼广东省委书记的叶剑英为了应对广东的国民党潜伏人员,请求将陈泊调到广东,担任省公安厅长兼广州市公安局局长。

陈泊到广东后,重手抓捕国民党潜伏人员,共抓捕1500多人,缴获电台13部,各类长短武器逾千支;此外,还破获了国民党潜伏人员爆炸广州市军管会办公大楼的案件,获取了军统机要文件,截获了蒋介石给李宗仁赴美的3万美元,等等。也因此,叶剑英对陈泊的工作非常满意。

但是陈泊万万没想到,自己所信奉的并为之贡献自己能力的党有一天会将其打为阶下囚。1951年1月24日,正在家里办公的陈泊,被从北京赶来的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宣布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副局长陈坤。3天之后,陈泊与妻子吕璜及两个孩子,陈坤与妻子高华及3个小孩,都被武装押送到北京并被软禁起来。

不久后,广州市公安局中有300多人被抓,而在广东省公安厅被抓的人数超过了700人,这成为了中共建政后公安系统的第一大案件。

陈泊、陈坤的罪名是“暗藏的英国特务”、“中统特务集团的黑后台”。由于这个罪名出自公安部长之口,人们虽有疑惑,但不敢有什么异议。于是,广州公安系统掀起了“大揭发,大批判”运动,人人都要表态过关,受牵连的人更是被连番审讯。一些人熬不住酷刑,被迫承认了罪名。

就这样,广东省公安厅两个多月下来打出了一个“中统特务集团”,上报到公安部。1951年4月底,被软禁在北京的陈泊与陈坤,被戴上手铐投入监狱。8月,根据公安部的指示,广东省公安厅从700多名“人犯”中挑出224名为陈泊、陈坤任用过的情报人员,包括历史复杂、有过劣迹的“要犯”,作为“中统特务集团成员”,集体解押北京,由公安部直接审理。

1953年5月,北京市军管会军法处,以陈泊“丧失革命立场,包庇反革命、特务”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对已在1952年10月,因精神折磨加上病后得不到医治而死去的陈坤,也以“包庇反革命、特务”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

听到判决的陈泊,痛苦得几乎要疯掉,但他无数次的申辩和表白都无人理睬。有一次,其申诉材料被罗瑞卿看到,罗大为光火,明确批示处理。最终当天值班的看守被处罚。那个心怀怨恨的看守提着皮带将陈泊从牢房拖出,狠狠的毒打一顿后,骂着说:“你贼心不死,总想翻案,给老子惹麻烦。你左手残了,右手还不老实,好哇!”骂完一手将陈泊死死按在地上,一手将陈的右手臂向后扳,只听得“卡嚓”一声,陈泊的手臂完全脱臼了,他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死于劳改农场

1961年,坐了十年监牢的陈泊被释放出狱。回到家中的陈泊才知道,在全国妇联工作的妻子吕璜去山东出差,一周后才能回家。然而,没等见到妻子,刚在家中呆了两天的陈泊,就被警察带上前往湖北的列车,之后被押往离武汉数百里外的荆门沙洋劳改农场。

身在农场的陈泊,在繁重的劳动和低劣生活条件中苦度时日,受尽折磨。其后,他又被秘密押送到另一个远离公路的劳改分场,吃住、劳动与其他劳改犯人一样。此时的陈泊已近花甲。

1972年2月,一身是病的陈泊,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下凄惨死去,时年63岁。而此时他的妻子正在五七干校进行改造。夫妻临死前也没见上一面。

结语

为了保卫中共安全而尽心尽力的陈泊,最终在中共的监狱(包括农场)中度过了人生最宝贵的21年后死去,虽然是中共公安内部人员谗言所致,但莫非不也是其助纣为虐报应使然?虽然在文革后其被中共“平反”,但这笔账该如何和中共算呢?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0-26 3: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