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交部披露澳洲怎样与朝鲜沟通

外交部北亚分部负责人弗莱彻(Graham Fletcher)在参议院评估听证会上解释了澳洲是怎样和朝鲜进行沟通的。(视频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朝鲜日前十分罕见地给澳洲发了一封“试图分化国际社会”的信函,但澳洲外交部表示第一次看到这封信的内容却是在报纸上。10月26日,外交部在参议院评估听证会上解释了澳洲是怎样和朝鲜进行沟通的。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导,在10月26日的参议院评估听证会上,澳洲外交部承认,他们是在部长毕肖普(Julie Bishop)把信公开给媒体之后,才在报纸上第一次知道这封信的存在。

外交部次长孙芳安 (Frances Adamson)解释说,虽然澳洲和朝鲜的关系非常不友好,但是仍偶尔需要进行联系。“有几种不同的沟通方式,通常是用传真联系,偶尔也用信件,所以并不像是有长时间的不相往来。”

澳洲外交部长毕肖普在10月3日收到了朝鲜的信函。朝鲜是通过其驻雅加达的大使馆给毕肖普发的这封信,但澳洲驻雅加达大使馆对此事却并不知情。

当时毕肖普公开了朝鲜的信函,并指朝鲜在信中试图“妖魔化”美国总统川普,她说这显示在国际社会的制裁下,“感到绝望”的朝鲜已经“孤立无援”了,还试图“分化国际社会”。

目前,澳洲在平壤没有大使馆,而朝鲜在堪培拉的大使馆也在几年之前就已关闭。

外交部北亚分部负责人弗莱彻(Graham Fletcher)对参议院评估委员会说:“我们看到这封信后,马上去了解信是从哪来的,怎么过来的。并与我们驻雅加达大使馆和外交部长办公室进行了通话。”

弗莱彻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外交部会不知道这封信,通常这种信息会被传递过来,一定是中间有什么疏忽。“我们大约每一两个月会和朝鲜就一两件事务进行沟通。”

孙芳安表示,澳洲和朝鲜沟通的方式“通常有点不太寻常”。对他们来说,采用不太寻常的方式基本上就是寻常的。“9月3日朝鲜核试之后,我们通过纽约、北京和雅加达(渠道)发送了数条信息,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表示抗议,也试图通过我们在首尔的大使馆获得访问许可,但是他们没有同意。”

责任编辑:尧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