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友情

作者:清芷

平淡才能透过人世间的繁杂,让友情变的简单、真诚,从而历久弥新。(fotolia)

    人气: 420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曾经看到世界上有一份友情平淡得如同一杯水,却历经五十年的岁月,真诚如初。

去年,年已七十的姑姑回乡下老家祭祖。姑姑十九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乡,因为奶奶家那时穷,供不起爸爸和姑姑两个人上学,所以爷爷就不让姑姑读书了。姑姑学习成绩好,不想留在乡下种地,一赌气便去了千里之外的黑龙江,投靠早年过去的亲戚。

姑姑在那边吃了不少苦,考上了一个学会计的学校,毕业后当了会计。然后又认识了姑父,姑父当时是学校老师,后来被提了领导,之后一路高升,官职显赫。姑姑也很努力,由普通的会计提到会计师、科长。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我去姑姑家的时候,从来没见过姑姑奢侈,我的印象里,姑姑是一个朴素、低调的人。

在我们祭祖回来的路上,姑姑说想去看看曾经的中学,还有一个当年关系很好的同学,但是几十年没见,也不知道在哪里。我们率先去了姑姑的中学,那所中学离老家很远,姑姑上学的时候,得走好几个小时,我们开车开了近一个小时。到了那所中学,姑姑先下了车,眼睛里满含深情,一个看门的大叔过来询问,姑姑说这是她的母校,几十年没见想来看看,大叔就让我们进去了,那天刚好放假,学校里没有人。

姑姑带着我往里面走,告诉我这里之前没有楼房,我们又朝教学楼的后面走,看到了一排荒弃的房子,房门前种着地,房顶上长著草,姑姑说最里面的那间房子就是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姑姑走到跟前,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

看完之后,我们返回学校大门口,看门的大叔很愿意说话,跟我们介绍了很多这所学校的事情,姑姑问他认不认识她同学,大叔一听,说姑姑的同学就是这所学校的老师,现在退休了,住的离学校不远,姑姑高兴极了,说想见见同学,大叔就赶紧打电话联系,辗转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了姑姑同学的儿媳妇,然后那个儿媳妇就回家报信去了。

我们在门口等著,我想:姑姑和她同学五十多年没见了,她们见面的情景会是什么样呢?是生疏淡漠?还是激动流泪?

我静静地等待,二十分钟后,一个老太太一路小跑从路口奔我们这边过来,姑姑看到之后,挺了挺后背,头稍稍向前探了探,笑容慢慢地出现在脸上,等老太太走到离我们三、四米远的时候,姑姑也向前走去,我以为两个人要来一个热烈的拥抱或者像电视里一样激动地大喊起来,就在这时她们都停住了,两个人默默地看着对方,半天没说话,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在控制情绪,平衡著岁月带给她们久别重逢的激动。

一阵沉默之后,她们几乎是一起说道:“你也没怎么变呢,一点都不老。”我在心里说,你们都七十了,还没变,难道友情真的可以穿透七十岁的皮囊而直达十九岁的灵魂?

两个人就在学校的门口轻声地聊著,她们讲到了当年一起努力学习的情景,讲到了姑姑同学带给姑姑的咸菜,讲到了姑姑离开家乡之后邮给她同学的圆规。我不知道在她们那个年代,咸菜和圆规在经济上意味着什么样的份量,但我却感受到,那是一份至真、至诚的情谊。

说着说着,就到了中午,姑姑同学说,去饭店吃饭吧,然后她凑到姑姑身边小声地说,她儿子是富翁,再也不用吃咸菜了,姑姑笑着说,时间紧,不吃了,再聊一会儿吧。于是,两个人又聊到了现在,姑姑家达官显贵,姑姑同学家富甲一方,但是在她们的眼里,这仿佛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互相之间没有炫耀,没有攀比,只有对看到彼此都很幸福的由衷欣慰。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的是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正在谈论着她们之间单纯的话题,随便聊着什么都好,只要聊天的是彼此。

离别的时候,她们还是默默地看着,或许,这是她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了吧。但我想,就在她们默默相视的时候,她们的心应该是满足的,这份友情终究没有被厚重的岁月阻隔,而可以笑着回首。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被一种情绪感染著,那个热情好客的看门大叔,那些帮忙找姑姑同学的人们,从他们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什么叫淳朴,而姑姑和她同学之间那份友情,虽然不像大海那样激情澎湃,不像大河那样欢畅奔腾,但是却像一汪湖泊,波澜不惊却宁静怡人。

或许,就是这份平淡才能透过人世间的繁杂,让友情变得简单、真诚,从而历久弥新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发现了这些,我更内疚,但是,内疚大了也是对自己的不宽容,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倒把自己困住,所以我很艰难的选择了原谅自己,并以此为教训,提醒著自己从此不要记恨别人,要学会原谅。
  • 透过他们之间的友谊,以及小王子的遭遇,表达了作者对生命,友谊和爱的思考。
  • 金斯利.艾米斯(Sir Kingsley Amis,1922年4月–1995年10月)英国小说家、诗人、评论家、教师。艾米斯一生写作了20多部小说、六部诗集、一部回忆录、多篇短故事、多篇广播及电视稿,以及许多社会和文学方面的评论文章。 金斯利.艾米斯的儿子,马丁•艾米斯也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2008年,《泰晤士报》评选出了自1945年以来英国最有影响力的50名作家,艾米斯父子都成功当选。金斯利.艾米斯排在了第13名。
  • 中国的菜系繁多,各地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不过,人生有两道菜,窃以为必须吃之。
  • 我们一起聊到了我们共同渡过的岁月,那些美好、那些艰辛、那些希望;也聊到了在云南旅行度假的亲人,在东北不能回家的儿子,还聊到了我的大学同学和大学生活……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断断续续的聊著,往昔的生活情景不断浮现在眼前,时空在不断变换,人物在不断闪现,思绪在不断翻飞,而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 歪打正著的,是憨厚、朴实、善良的霍元甲,最后,却被后人当成了抗日的武神。
  • 高雅文化,是社会运行的航标灯,意识形态中,艺术属于上层建筑,居社会阶层金字塔的顶端,是高于生活的,这个层面人不会很多,但是会对社会文化有导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关系紧密。
  • 人们对社区的泳池通常没什么好印象,有时水比较脏,有时会遇到霸道的人,最糟糕的情况是,小孩子还发生点小意外。但对美国密苏里州两个男孩来说,他们在公共泳池的相识则十分动人——他们的巧遇成为一个团圆故事。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苏轼《水调歌头》中的名句,是中秋的名句,也是人间有情人的心愿。而对苏轼而言,他的人生、他的婚姻、他的爱情,则恰恰与之相违,好景不长。他的结发妻、续弦和侍妾,都先他而去。尽管好景不长久,苏轼和发妻王弗浪漫的结缘“唤鱼联姻”,两人夫唱妇随,留下千古佳话。
  • “我来对了!”林靖文最后开心分享体悟,“人应该也要这样,不要被框住,要懂得突破格局,之后就会有很多的创意。原来人生的空间、想像、天空都是无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