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平:习近平党内大清洗 十九大强化权力

政论家胡平看十九大,习近平清洗党内贪腐势力,在政治局、中央委员层面换上一半以上自己的人马。(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86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十九大”结束不到一周,具体的人事安排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十九大”的回顾与未来中国政局走向依然是舆论的聚焦点。旅居美国的政论家胡平接受大纪元专访,根据他多年来对中国政局的观察和了解,对此进行分析与展望。

胡平认为,这一次党代会是多少年来历次代表大会中内斗最激烈一次,暗中不满习近平的非常多。当然总体来说,习近平掌控比较大。

他分析,“越是涉及到最高层权力分配,习近平越是不可避免和一些在位、退休的大佬有些商量,这些商量也不能说,这是我的人,我就要上,不会这么赤裸裸讲话,一定讲冠冕堂皇的话,所以你要拒绝也得给他冠冕堂皇、拿得上桌面的话,堵住别人的口。他们之间做交易、做妥协,如果权术很老道、通过博弈,使你的收获最大化。”

常委中习近平优势还不明显,但在政治局委员里头,习派人马显著增加,再看中央委员、中央后补委员,习家军增加比例非常大。一大半都换上习的人,过去从来没有过。”

他强调:“中共建政那么多年,只有在九大,毛泽东1969年开的‘九大’,他通过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搞了三年的文化大革命,在干部中大清洗,从刘少奇到底下很多人,‘九大’中央委员会与‘八大’比较,一大帮人都下去,相差非常大。

十九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委员204名,大批官员被换掉,其中上一届留任的只有78人,126人是新当选中央委员。而“十九大”的政治局委员25人,新换上有15人,包括李希、李强、李鸿忠、陈全国、陈敏尔、蔡奇外,丁薛祥、王晨、刘鹤、杨洁篪、杨晓渡、张又侠、郭声琨、黄坤明等。

胡平表示:“习近平费尽脑汁,想很多很多办法才能够把这些人都刷下去,用他比较信任的人,这部分才五年已经做的相当成功。到现在为止,其他各种明著的或者潜在反对他的势力,基本上处于守势,节节败退。”

但他也认为,习近平的这个成功也有很大危险,都是靠压制成功。被压制的人一定不服气,这个矛盾还依然存在。

政论家胡平还表示,总得来说习近平这一次党代会收获很大,进一步巩固强化他的权力,而且也为“二十大”做铺垫。“第一,他能够巩固本身很不容易,多少人想通过党代表会,把他给搞下去,他能够镇住并把这个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

“第二,他上任之前默默无闻,谁也不认为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人,也没有自己班底,和毛、邓无法相比,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习近平这个人。居然在五年之内,‘十九大’和‘十八’相比,习近平色彩强太多。”

“七上八下”潜规则成事实

胡平介绍,宪法规定国家和政府领导职务连任不能超过二届。党章上并没有规定党的领导职务不能超过二届。但中共在2014年通过了关于干部退休新规定:担任同一个职务不能超过二届。

此前胡春华和陈敏尔两个60后的入常呼声颇高,但最后都没有入常。胡平表示,习近平是废除了中共接班人制度,“二十大”他并不想下来。

胡平还表示,根据上述规定,在“二十大”上,习近平不能再担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如果他在‘二十’还想继续掌权,就只有改制,或改主席制,不然二十大不能再担任。”

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原来只是一种潜规则,胡平介绍,按2014年新的规定,必需“七上八下”。按照这个规定,王岐山必需得下,不可能再留任,不然违反规定。

“因此王岐山、孟建柱七十岁,他们必需得退,根本就不可能留。当然新的规定还提到,一些国家职务退休年龄可以到七十五岁,因此如果王岐山想要接国家副主席、政协副主席没有妨碍,跟他退出常委没有矛盾。”

他进一步分析:“因为国家副主席、政协副主席连党外人士都可以,所以王的退休,并不能解读成爆料受打击。所以他到龄退休都得下,已经不是潜规则,而是明确规定。”

理论家来担任政治局常委

这次政治局常委中,王沪宁的入常令外媒颇有点感到意外。胡平表示:“‘六四’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现象,由理论家出任政治局常委。此举说明习更重视意识型态方面工作,他需要这么一个人,第一,帮着他包装、充实所谓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充实肯定由王沪宁来包装,不可能让习近平自己去动脑子。”

“因为毛时代意识型态非常强,到了邓以后意识型态越来越淡,现在习近平想重新强化意识型态色彩,所以他启用王沪宁理论家出来担任最高级别职务。”

坊间流传王沪宁相对比较开明,胡平介绍,在八十年代时王沪宁就崭露头角,“六四”之前就算是一个后起之秀。“虽然他的东西在我们看来还是官方色彩太浓,但是整个八十年代气氛比较宽松、自由化。他的思想虽然被归为官方正统,但是在当时整个大气候之下仍显比较开明色彩。只是现在经过二到三十年之后,现在想法是不是会有些变化?他现在一定同样那么开明,那可不一定。”

“未来中共政权遇到更大危机,逼迫习近平作各种各样的变化”,胡平表示。“但爆发是什么形式,习近平将来会以什么方式应对危机,目前很难预料。”

他分析,很大程度危机是用什么方式爆发,是不是互动关系。“如果社会反应很淡、很轻,是不是居高临下基本上可以不理睬社会反应;当社会反应很强烈,就会逼迫着他对民间、对社会或者党内斗争矛盾,做出比较大回应,可能做一些大改变,也可能变的更坏,很难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0-31 9: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